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遗传考》 (阅读89次)



《遗传考》
 
早春烧荒时候的火苗燎到了
半截榆树桩。但是一场春雨之后,
焦黑的根处依然抽出了一截嫩枝,
依然像它的父亲。那断桩——
多像我半颗坏死的尖齿,行二,
上边曾经有一个哥哥,但是三个月时
殁于脑水肿。如此牙齿,我父亲
没有,我母亲没有,最后旁逸出来
的一根枝条也没有,他的学生时代
过得无比顺畅。我父亲说——但是
他也不是很确定,更大的可能来自我的
祖父,我父亲的父亲。大概他也有
这样的一颗尖齿。或者,这就是隔代亲?
或许我的祖父更喜欢我。虽然他殁于
我父亲九岁时,虽然我九岁的父亲
还不能生下我。我父亲甚至清晰地记得,
每年秋天他都长住到养船的大户人家去,
每天把粗壮的铁钉夯进拼接的龙骨木。
偶尔是松木和柏木,更多的是榆木。
有一次,他几乎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未来,
半颗锈蚀的铁钉,怎么也无法用牙齿撬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