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五首 (阅读208次)



《影响》

这么多人在中原路
她影响我
她以路旁泊车的车窗为镜
我走过时也不禁照照
没有来得及看清沧桑

在人间有很多脸已经没法再看
微雨中天空飞着燕子
在熟悉的中原路会想起开过的花
念及紫薇、玉兰如少女名字

什么都不用做
在中原路
将等来它们再开


《桃花还早》

天光还亮着
不去想这仍是太阳的光
太阳不见了
明天还会回来
天天都回来
只是人会消逝

想起是同一个太阳照在吴山上
梅花开放
梅花旁就是生态墓地
还没有一位花浦村的乡亲选择生态葬
我和父亲只是讨论了确实是梅花
桃花还早

吴山古越窑遗址只是遗址了
小时候我和母亲翻过吴山时还是一片油桐
如今只有梅花开放和生态墓地空旷

吴山下总干渠流淌
我觉得骨灰喂鱼或给梅花做肥料都挺好
搞个坟吓人不好
亲人的坟也吓人

我希望我消逝后能像太阳
无论亲仇无论人动物和植物都得到好
越瓷残片一旦出土
也闪烁光芒
真的毫无用处了吗
也照拂到我母亲的坟上


《月亮这么近》

每到空旷处就会望天
天上有星
看见一颗星就知晴
看见一颗星会找又一颗
能看见的我们都命名

只有月亮每次都不叫错
月亮这么近
看得见月亮山
地球上的山一座都不见

想见的人
活着死了的都还在地球上
天上群星全说没人没人

想见的人越来越少了
当然独自亮如明月


《春》

外面很多鸟鸣
报告有很多鸟
偶尔听成鸡叫
确实全都是鸟

听不出是什么鸟
我熟悉的喜鹊这时没叫
我不担心喜鹊去了哪里
它们都在春天里

春风中展翅
与自己一如初见

 
《春》

大门口的樱花树开花的时候
我在想这不是我喜欢的品种
樱花树边开边落
很快开完了这一种

院子深处的樱花树开花的时候
我在想怎么不如记忆中的漂亮
樱花树边开边落
很快开完了又一种

樱花树不到哪里去
当开光了樱花时
就叫人忘记是樱花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