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新作(2018年1月)之三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 ◎ 新作(2018年1月)之三 (阅读267次)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217)》
 
我身体的左侧
是原始的非洲
我身体的右侧
是富足的欧洲
哦,我的位置
在地中海上
叙利亚难民船上
 
 
 
《梦(1218)》
 
李白诗歌奖颁发地
要从四川江油
迁往新疆吐鲁番
蒲永见从天而降
乘坐降落伞
降落到我面前
递给我一个大哈蜜瓜
说:"抱住,照张像
随这个消息一起发出去"
 
 
 
《梦(1219)》
 
我在卧室睡觉
父亲先是在门外叫:
"天亮喽,起床喽!"
又跑进来叫:
"天亮喽,起床喽!"
我非常生气
又不便发作
只好高声朗诵《嗥》
以泄愤:
"我目睹我这一代最优秀的头脑毁灭于疯狂,饥肠辘辘,歇斯底里,赤身裸体⋯⋯"
 
 
《梦(1220)》
 
 
我在导一部电影
一部战争片
没啥特殊才能
一个一条腿的
残废军人
坐在公园长椅上
逢人便讲
自己入侵越南的光荣
这个我很得意的镜头
显然是从《阿甘正传》中
偷来的
 
 
 
《梦(1221)》
 
 
梦真是一个
最不拘一格的诗人
在一个短暂的午觉中
它让我见到两位不搭界的故人
一个是我刚分到西外
在院刊编辑部做编辑时
同过事的电工
(后来升任后勤处的科长)
热情问我:
一周几节课?平时来不来?
一个是我大学已故同学叶世祥
他是在温州大学副校长的位子上
过劳而死的
我听说他所有的职务都被上面撸了
连教授、博导也被取消
就劝他说:
这不是好事儿吗?多活几年
做做学问或者游手好闲
 
 
《梦(1222)》
 
诗破万首之夜
睡得格外香甜
仿佛回到婴儿
我梦见了一本书
是我即将开写的
新诗集
一部散文诗集
我的《野草》
 
 
 
《梦(1223)》
 
同一个少年
身背画板
从八条道路上
走向远山
 
我梦见了我的少年
 
 
 
 
《梦(1224)》
 
我在梦中闻到一股子焦糊味儿
醒来把所有的电源都检查一遍
 
 
 
《梦(1225)》
 
妻的梦呓:
"吴文健!地震啦!
快跑!你怎么还低头看手机⋯⋯"
 
 
《梦(1226)》
 
我在参与创作一部
名叫《过年》的系列电影
在策划会上发言说:
"把除夕这天做成动画片⋯⋯"
 
 
 
《梦(1227)》
 
我在法国旅行
在高速公路上
向着巴黎
徒步进发
心中高兴
便唱起歌来
"你唱歌
真好听!"
有个女诗人
从路边蹿出来
"我最爱听你
唱歌了⋯⋯"
"假话!"
我说
看她不高兴了
我便安慰她说:
"不过你也有优点
在你说假话时
我敢说真话
不怕得罪你⋯⋯"
她咯咯咯笑起来……
 
我们一起向着巴黎进发
 
 
 
 
《梦(1228)》
 
报废的汽车总动员
绕逆时针方向旋转
转得越来越快
转成一幅八卦图
 
 
 
 
《梦(1229)》
 
有人来通知
愿意捐献遗产的
到东边小树林集合
我不愿意
但想看热闹
看看都有哪些熟人
觉悟如此之高
我就要走进小树林时
看见中学同学
于志全钻出来
我惊问:"咋?
你捐了?
不给咱闺女留了?"
于志全说:"屁!
我是来看热闹的⋯⋯"
我一拍老于肩膀:
"咱俩想的一样!"
 
 
 
 
《梦(1230)》
 
 
神秘消失的古国
是一个所托社会
人与人之间是一种
相互托付的关系
有人将马
拴在酒肆门前
留下一张字条:
"我有急事
离开一会儿
我的马
还没吃饭⋯⋯"
等马主人
办事归来
马儿已被喂得肚儿圆
 
 
 
 
《梦(1231)》
 
网上有五个小故事
能够表现我们家
我很希望儿子的女朋友
能够读到
喜欢我们家
 
 
 
 
《梦(1232)》
 
上跑道时我就满腹狐疑
怎么起跑线上全是女的
难道我也是女的
 
跑起来就顾不了别的了
全力以赴冲向终点
视野之外不见有人
 
 
 
 
《梦(1233)》
 
 
一座地下停车场里
住着一头雄狮
很多车辆上
都有它的爪印
到了夜深人静
这座停车场便吼叫起来
是这僵死的城市
惟一有灵魂的东西
 
 
 
《梦(1234)》
 
在旅行中
我把我的两件行李
全都搞丢了
心中非常沮丧
为了惩罚自己
我把我的手
伸进一条狼狗的嘴里
 
 
 
《梦(1235)》
 
渴渴渴渴渴渴
渴渴渴渴
渴渴
中午在新粤餐厅
吃咸了
粤菜竟然也
这么咸
要有一瓶
冰峰汽水多好啊
罐装的也行啊
有吗
家里有吗
过年一定备一箱
 
 
 
 
《梦(1236)》
 
我和徐江
同游动物园
有一截路
要穿过
狮子们
暂时被关起来的
草原
徐江大喝一声:
"冲啊!"
然后冲过去了
我也奋力跑
但却跑不动
黑夜降临
狮子们
出来觅食了
 
 
《梦(1237)》
 
我在策划一项
诗歌马拉松活动
除夕跨年24小时朗诵会
心中很纠结
我自己并不想搞
但又怕无人响应
 
 
 
《梦(1238)》
 
我以送柴人的身纷
潜入一位大汉奸的府中
准备行刺
 
我的内应
是一位年轻的厨子
面孔有些陌生
 
我的武器
是一把柴刀
和一腔热血
 
我是重庆方面派来的
我的老板
姓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