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春风不可留(12首) (阅读880次)



逍遥经

 

在福泉山

看到一块石板

隐约有字:逍遥经

我以为找到了

让人快乐的秘籍

走近去读,只剩两行:

“本无逍遥事

何来逍遥经”

我揉了揉眼睛

赶忙抱紧石壁

怀中什么也没有

不知还有多少事物

正匆匆消逝

 

 

读流水

 

黄丝江边

我闭目,读流水

雨水在天上流

江水在大地上流

时光在镜中流

它们朝一个方向

奔流不息

而泪水不一样

带着咸味,和温度

从大海

倒流而来

 

 

抱鱼记

 

我从福泉抱回两条鱼

它们也抱在一起

一白一黑

一雌一雄

一静一动

一文一武

一呼一吸

一虚一实

把它们养在心里

倾斜的世界就平衡了

 

 

春风不可留

 

在福泉,我挽留

临别的朋友

在阳戏里,我挽留

出征的刀兵

我挽留过世上

每一个要走的人

惟有春风不可留

它们还要

去更远的地方

 


 

夜访太极宫

 

太极宫的傍晚

有流动的

不可触摸的静穆

道士在大殿内晚课

市民在殿门外习太极

他们与楼阁,钟鼓

铜像,仙人

林木,山风

一同活在自然的秩序里

远道而来的人

路上奔波了半辈子

此刻,是归林的鸟群

一进山门

便没入空寂的诵经声中

 

 

宿平越记

 

住平越驿站

这家酒店
在古老的凉意里

王阳明在此歇脚

此时,若不在院中观天象

定是掩卷观自我

疗脚伤的徐霞客

在隔壁哼哼

用药草敷住坏心情 

我欲推窗望远

对面的福泉山上

张三丰在雨中打坐

山下的沈万三

在重修自己的后半生

夜色凝重不容打扰

只有我无所事事

忐忑地,把这一夜

过得像一生

 

 

观浮云

 

从一座府邸

一个广场

到一口空墓,十来分钟

就走完沈万三的一生

有人感慨,为何

富可敌国,却敌不过

国家短短的舌头

有人开悟,等着

千金散尽之后

重新回到怀里来

有人高论:

“财神不是拥有财富的人

而是济世利人的精神”

一路上,我不言语

看着头顶的云朵

从天边慢慢聚来

又向天边缓缓散去

 

 

饮泉记

 

当地人说,到福泉

一定要喝福泉水

一口,便可延年

消灾,我相信

传说有博大的善意

排队取水时

我在最后面

看着人们饮水的样子

觉得胸中

也该有一口井

轮到我了

我将水瓢拿起

又放了回去

我想把它

留给打井的人

 

 

遍地灯盏

 

雨后来到双谷村

梨花就开好了

每一朵都是含泪的表妹

等着游客拍照

等着诗人吟咏

她们满山怒放

我却无言以对

直到树下的村民

笑着相邀:“秋天来吃梨”

我才猛然醒悟

花开千万树

并非纸上落雪

那是他们

在大地上点亮灯盏

 

 

过葛镜桥

 

福泉桥多,路就长了

每过一座,我扳一个指头

到葛镜桥,指头已不管用

葛镜桥与赵州桥齐名

架绝壁,跨麻哈江

在天险之上

为断裂的驿道接骨

接广西、贵州、云南
通盐道、茶道、商道

修桥的人叫葛镜

曾屡建屡毁

他在对面的悬崖上立誓:

“桥之不成,有如此水”

为此罄尽家资,耗时三十年

桥成时,人已枯老

立于桥头半晌

我突然想喊他一声

便往江中扔了一块石头

久久不见回应

 

 

怀白秀才

 

李家湾的古银杏

当地人叫做白秀才

一位因谏获罪的状元

流放路上冤死此地

葬而长树,是其化身

历经风暴,雷击,火烧

某年,有人家居于树洞

某年,又有人家圈牛其中

心掏空了,春天依然是绿的

到了秋天,则披甲而立

甲散,给人一地黄金

此树载入吉尼斯世界之最

我不知,是因其胸怀之大

因其美,因其刚直

还是包容和隐忍

我们十九个人牵着手

围着它转圈

边转我边想,世上还有没有

叫白秀才的人?

离开时,风摇树冠

我朝古代

匆匆鞠了一躬

 

 

洗乡愁

 

用江水洗乡愁

越洗越深

用春风洗,越洗越远

在布依寨里,洗出

大棚,基地,农家乐

文化长廊,田园综合体

市领导介绍乡村振兴计划

镇干部讲美丽新农村

村干部给我们透露

农民的新收入

那一日,我在微信里

只写了几句话:

黄丝江边,乡愁十里

品草莓,有牛奶味

还没吃到葡萄

但我相信,到了秋天

它们都是甜的

 

 

2017、3、28-4、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