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满意的十首诗歌 (阅读206次)



因为有不少微信公众号推出最满意十首,其实对自己是一个严格的操练。过去几个月写了一些,选一下自己觉得满意的,不是最满意,回顾一下。

2018-4-10



克莱门蒂协奏曲


他弹的时候,没有听见其中的跳跃
“你看这是初春时分,我们来到山上
看见松鼠觅食,野兔雀跃,
水流(非真实的,不如星球大战
或堂妹的婚礼真实,抑或庆婚表伯
毛体的书法飘逸,遒劲)欢畅,也许这里
或此刻,我们累了,坐在山巅休息
山风吹来,远方一片寂静
安静的古城堡,以及农家
延长的青烟从烟囱升起”
他的曲子和我的叙述几乎同时
抵达终点(随着诗歌也近了
文字的虚拟,因为音乐和节奏
还有想象力的无知,显出准确的
诚实),翻译的习惯
让我分辨不出来谁在剧场
等候他的情人,哈瓦那还是西子
湖畔




慰籍
 

现在懂得雪埋葬的是什么,
那埋葬不了的,
惟有那无人问津的铁轨
冰冷的,从我的悲伤延伸到你的

你的悲伤,还是悲怆
无处判定,冰凉的光线
照亮加州的窗台如此陌生

一切属于他人,这个世界亦变得陌生
泪水,稀少的黄昏,多余的慰籍





 

墓地


因为要选墓地,
我们来到梅岭,那些竹子冬天的早晨是安静的
山顶人家开了一个餐馆,
有麂子肉,兔肉,还有米糠汤
我们坐在路边的木头桌旁,
看着阳光拨开竹林头上的云雾
清凉的风拂过,哗啦啦作响
身上挑着扁担的山里人,
在给过山车辆让路。
我忽然想起这一片风光,
在若干年后
梅岭隔着时空依旧说话
米糠汤水香浓,麂子肉香
喝酒的人还在那里,
那个山顶餐馆应该还在那里

 




每到除夕


我都觉得坐在一条漫长的黑夜火车上
车上人来人往,
时髦,以为时髦,不太打扮的人们
操着各地方言,吹牛声音最大,
肆无忌惮地大笑
还有人打牌,喝酒
靠窗户的低头吃着泡面
黑夜让窗户变成镜子,
把外面留给沉默,习惯的咣当咣当
车轮滚过铁轨的呻吟
那些陌生的人群,束缚在回家的期盼当中
一年就在火车的调头往返中过去
一生在来来往往的滚动中,
每到除夕,我都坐在那列车上
准时出发,无法抵达



宝贝


博尔赫斯翻译的福克纳,
是一个小小的帝国
穿越了语言的限制。
太慢的人,住在伟大的国度
他不晓得一切都是语言
也不是语言,雨伞的灵活
挡不住词语汹涌降临
只是喜欢雨的节奏,
打在屋顶的旋律,令人安静
意外的激情的事物如潮水退去
拍打他的记忆海滩
孩子们与狗在那里散步,寻找贝壳
还有纯洁的迟钝,
果然不假,对面的遥远彼岸
什么宝贝也没有



烛光


看见你的臃肿,
知道你肢体里面各省都已糜烂
你的那些人民成了哑巴
有钱的那些成了虫
过些日子,你会遭遇苦难贫瘠
我陪着,看着,也只能吞下泪水




柳树


雪消失了,沉睡的绿草回归
这个城市承受很多的雪水
也无法成为雪山,
他北方路过同一棵柳树
潸然泪下,也许历史重演它自己
柔软将军在空中飞行
从东晋一直环绕的桓温,
理解人世之间的悲凉


 

 

耳朵


雪蒙住大地的耳朵,
我们都听不见彼此
声音冻在出口的那句空白
诗锁在花苞里,
喻体被冷漠剥离枝干
黑鸟展翅如迷失空中一只狼
雪也遮住天空的嘴巴
云不云,日无曰
你成了哑巴,我是聋子
却可以彼此沟通,
如同路灯和潮湿土地的对话
无人问津,却安静执着



梨树


门口三棵梨树,
开始开花就是一些类似樱花的小花
不同的是颜色,是没有落樱
也没海棠,普普通通并排支持自己的白
没有寓意,雪下了一天
白色的花开在白色雪里,
显出双重的单纯




米开朗基罗


听到一堆石头,叙述卡拉拉白的雕塑
听见雪山山顶白云,梦见卡拉蒂,
这是谁的梦?
从坚硬变成柔软,如同一个词语
可以将声部与韵母分开
是一股大象穿过沙漠的缓慢悠扬
那是听不见的一种缓慢,
几十里传递的重音,一个思想没有出发
就已经结束,列维坦的白桦林
在舞动,缓慢的人比自己的记忆还慢
思念还没出发,
人已经离去,龙井茶的苦涩
不多不少,恰好穿过你的芬芳
在灰色星期三没有转身之前
人已经离去

20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