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惠秀和桃贤 (阅读1204次)



 他只知他怕冷
 
后来,弯曲的笛子声再也没有听见
悲伤的少年消失在夜的黑,群山之外,大雪纷飞
 
后来,白衬衫再也没有遇见过牛仔裤
公共巴士里的塑料人多了起来, 体温不算冷落,但疲惫渐渐趋同
 
后来,有人迷上了钓鱼,准确的说是野钓,但没有人能准确地预言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杆会是什么,即便是有方向盘的生活
 
后来,航班延误把颈椎疼痛和炎症反复带回来
但我又不想跳舞。我只想说,没有比机场更密集的罐头
更没有比书房更密集的墓地
 
后来,我无数次梦见我覆盖两层旗子在草地小憩
不惑之年,我梦见黑森林和小蜜蜂
是戳还是被蜇,没有交代。 他只知他怕冷
                                                                         (2017年8月1日)



惠秀和桃贤
 
惠秀和桃贤从小就玩得好好
墙角边一个紧挨着一个,像两朵花儿
 
惠秀五岁的时候,桃贤也五岁
山坡上的过家家玩了一遍又一遍
 
惠秀发育的那年九岁,爸爸死了
桃贤看着自己的飞机场,很羡慕那两只小桃子
 
两个人吃一个馒头,放学一块儿回家
穿不了一件裙子,就喜欢一个男生
 
惠秀没考上大学,她在工厂支取了工资
请桃贤吃火锅,那个小餐馆里,墙角边还是两朵花儿
 
在床上桃贤抓着惠秀的胸,感觉像橘子糖
惠秀就挠挠桃贤的脑袋,手指长长的,绕着黑发
 
等第一封信等了很久,惠秀想着工厂里明天的事儿
等第一场雪等了很久,桃贤在秋天终于恋爱了
 
惠秀的儿子不听话,屋檐的雨滴滴答答
桃贤的四年过得很快,大城市的月亮摇摇摆摆
 
惠秀再见桃贤的那一年,胸前只剩下两朵茶壶盖
桃贤已经换了四个男人,胸间春光无限
 
惠秀死的那年长江水汹涌澎湃,儿子结婚四周年
桃贤翻翻手机,在QQ里找到了她
 
那一年《七月和安生》刚刚上演
桃贤压着自己的胸,手指长长的,但橘子糖不见了
                                                                       (2017年8月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