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金山2018年3月硬诗歌作品  (阅读1135次)



金山2018年3月硬诗歌作品
 
《在这个早晨》
 
我选择在这个
早晨给你留言
窗外雨声依旧滴答
天光却已经大亮
哗啦一声照进屋子
选择早晨
当然黑夜还会再来
光明和黑暗的交缠交火交割
自是创世纪以来平常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我给你
写下几个字几十个字
只是简单告诉你
早晨已经临到窗前
尽管我晃着一张熬夜的
惨白的脸
 
2018/03/01
 
《孩子运动员》
 
一上幼儿园
我就进了专业运动队
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阿公阿婆
逼着拖着推着击打着走
过了年,我九岁了
我想自己做主
退役专业队
做一个自由运动员
训练比赛时奋力跑步
闲下来,有时也散散步
实在感觉累了
也能在路边石头上
分着腿坐一会儿
看一下身边的风景
 
2018/03/04
 
《元宵汤圆》
 
民国洪宪时候
袁世凯手下有个谋士
爱吃元宵,一天
正眉飞色舞说元宵
被袁皇帝撞个正着
一听袁消,火冒三丈
马上一道手令改元宵叫汤圆
前门大街正明斋
少东家忙生意
不小心叫了一声元宵
被东厂特务偷听到,一顿
毒打,罚贡献汤圆几百颗
庆幸不久洪宪驾崩
第二年灯节,正明斋门口
挂出一块红纸黑字大牌子
本铺特制什锦元宵
元宵两个字
斗大,显眼得很
 
2018/03/03
 
《春风春雨》
 
一路春雨
满屏春雨
细如牛毛
润湿发丝
运河堤上草皮上面
嗤嗤抽长的芽子
脱了帽子
微风摸上他的脸
他直想举起自己这只手
拉一拉那只看不见的
已经伸出的手
叫一声同志
 
2018/03/07
 
《雷声响了》
 
雷声响了
很多人听见了
三年级的女儿没被吓着
抓着作业本跑过来
叫着爸爸,一脸欣喜
雷声响在下午三点多钟
很多人急急往家里走
六十岁的老父亲戴了帽子
抓了雨衣,往运河堤上去
这身影,他最熟悉不过
战斗就要打响,首长
风尘仆仆,进入前线瞭望所
手抓一个道具望远镜
 
2018/03/07
 
《运河堤上》
 
雨下得小了
风吹得软了
运河堤上
柳条开始摆动起来
蹲下身子,我仔细看
呵,草皮上面满是
米粒大小暗绿色的芽子
有几块灰黑的斑秃
嵌在中间,我知道
这是冬天的痕迹
歹人放火烧荒留下的
春天的手,会一下
把它抚平抹绿吗
我相信
 
2018/03/09
 
《忐忑》
 
一听见,嚯嚯嚯
浓痰滚动在喉咙的声音
我就闪躲一边
这个自称初级的社会
年纪已经很大了
我爱他
极愿意他好好活着
不想看见他
拍拍胸脯强打精神
又把秽物乱吐一地的
难看的样子
 
2018/03/09
 
《像,像》
 
一阵大风
或某个恶作剧小子
一阵手痒,几十辆
共享单车齐刷刷
趴下卧倒
像听见枪响马上接敌的
一队士兵
它们不知道发生了
什么情况,敌人又在哪里
像某次战争里
那些个服从命令听指挥
打了很多硬仗消灭很多敌人
最后喊着向我开炮倒下的
可怜的
大头兵
 
2018/03/09
 
《问答》
 
陪一个
外国朋友去江南
某地,车过某农民新村
成排的一律式新房子
引起外国朋友的注意
不禁问身边的他
这些房子是兵营吗
他听了颇显尴尬
回答道,不,那是我们
比兵营更漂亮的农民新村
他提高声调,装作
很自豪的样子
 
2018/03/12
 
《红色臂章》
 
形势吃紧
到处都在安检
红色雕塑们急急聚在
一起,讨论安全问题
唾沫喷吐,费了好多口舌
最后做出决定
让每个雕塑胳膊
都套上大红安全臂章
像当年闹革命一样
也是学本命年的人们
防邪束上红兜肚
新时髦么
 
2018/03/13
 
《乡下的父亲》
 
每天一早起来
早饭前后
父亲都会哼哼地叫上
几声,像屋后的老牛一样
上大学回家的妹妹听见
朝我眨眼睛,开口问
和父亲一起这么多年
当然我知道这些
妹妹,你问一头老牛
为何哼哼
它会回答你吗
 
2018/03/14
 
《选》
 
农民兄弟对选最在行了
选种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好种孬种稻谷稗子
一选就知就中
他们的经验是
好种要选
选要真选
所以前些年某些地方
村官选举
不识字的村民就用
红豆黄豆黑豆做选票
对自己中意的人
直接在他脚下
丢一颗豆子
 
2018/03/15
 
《任何奖》
 
一个奖
只奖一个人
这样,混混南郭先生
就没有办法混在里面
因为千夫所指一个人
不扒下这人一层皮
至少也能扒光他整个衣服
让他赤身裸体
面对这个世界
 
2018/03/16
 
《诗歌日》
 
1、
昨天接受了
某晚报的一个采访
才知今天是世界诗歌日
一早起来走上阳台
我破例望了望远方
又两手交互,抱紧自己前胸
这世界,真正的诗歌
不在不可描述之地
它就在我臂膀内侧
我时时感觉
那种激烈震荡
几欲冲出来的
冲动
 
2、
诗无用
诗有大用
 
2018/03/21
 
《扫墓》
 
选一个
细雨蒙蒙的早上
独自到父母墓上去
不念叨祖宗保佑
点三炷香,培几把土
叫细雨拍打头发
在一生正直勤勉的
双亲面前忏悔
清扫一下自己
 
2018/03/23
 
《隔墙有耳》
 
屋子外面墙缝里
一只蟋蟀㘗㘗叫了
接着,第二只蟋蟀
第三只蟋蟀叫起
忽发童心,我拿了一根
小竹竿,悄悄跨出门去
摸进院子,摸向
这一阵又一阵的叫声
刚一接近
蟋蟀马上哑了喉咙
嘿嘿,这些个小虫子
真够机灵的,我的赞叹
还没出口,一阵笃笃敲击的
声音掠过我的耳朵
哦哦,它们明白的
是这世间的秘密
 
2018/03/26
 
《相惜》
 
孩子从邻近小区
池塘,抓回来十几条
小蝌蚪,养在玻璃瓶里
没有河水可换
两三天下来,瓶子里的水
浑浊起来,傍晚我和孩子
一起呆呆望着
小蝌蚪们起劲地摆动尾巴
玩得这么开心,不禁着起急来
一早看微信,当地
发布雾霾黄色预警
心头别别一跳
赶快叫了孩子,拎上
蝌蚪瓶子,跑出小区
跨过街巷楼群马路
把小蝌蚪们放归河里
 
2018/03/28
 
(小传)
金山   男。江苏武进人。现居江苏无锡写作。 诗观:口语,语感;硬诗,诗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