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8年2月11首 (阅读1884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怀念手写》
 
再给我手写一封信吧,视同
庄严的产院与己出,视同你的第二张脸
万中无一,近似胎记或者步伐
每一笔的手感,一出手
就是独自的小脾气,显示着,谁都爱
我行我素,但没有谁说这是错的
被你涂改过的,证实雪地上
有人在犹豫,脚印乱了,却有了
第一时间的足迹,该分行的地方
你没有分行,这也好
大珠小珠落玉盘或泥沙俱下
一堆混编的文字更显出果决与声势
某处的感叹号,你特意加重了笔力
神仙在一旁微笑,还有小意外
你手画的一个小表情,促使春风
延长了十公里,接着你落款
有如当面卸衣,让我验明正身
接着你去邮局投寄,那天人间祥好
在你的城市与我的城市之间
有了一次史记般的事件,有体温的事件
2018-2-10
 
 
《神仙一直在边上发笑》
 
我正在做与做过的许多事,神仙
一直在边上发笑
 
比如那天,我装作一只蚂蚁
躲在草叶下睡觉,那头狮子
正一路追赶羚羊
被我伸腿一绊,狮子便栽倒在路旁
 
又比如现在,我作为狮子
正一路追赶羚羊
睡在草叶下的蚂蚁,突然伸出一腿
我便一下子栽倒了在路旁
2018-2-12
 
 
《一想到那些邻居》
 
一想到空气中还有许多我看不见的邻居
麒麟,九尾狐,英招,飞廉,当康
这些蒙着脸或者被传说
抽去影子的精灵,我对我所拥有的
修辞学,又信心不足
一想到我模拟的仇人正在
为所欲为,将月光一平方一平方的拿走
我越来越陷入黑暗
明知不够用,我还是动用了
不够用的修辞学,一声声叫喊
“谁快来帮我!快快帮我”
坚信有人总不会背信弃义,将我看作
处在弱势的人,哭了很久的人,不能舍弃的人
2018-2-6
 
 
《我与世界再也不是给与不给》
 
手捏两颗小石,神谕在我掌心
丹药是随时可以出手的
雾中的鸟鸣,知道一个人还有别的出手
 
巨大的粮仓已空
饥饿,盯着这两枚豆子
神也知道我同时领取到了自己的节省
 
我与世界再也不是给与不给
我与人间只剩最简单的数字
一加一,二。或:一减一,零。
2018-2-6
 
 
《听海涛》
 
我知道,那些老虎,那些大象,那些更远处
非洲平原上的狮群,以及
作为小鱼小虾的麋鹿,獐,猕猴,獾,猎狗
活不活都在这片云水苍茫里,听话
与不听话都活在自己的命中
奔突,起哄,结结巴巴或大声喧哗
永远也没有水落石出
只有我,脱离出来,听它们一阵阵低吼
沧海横流,我泪流满面,不知怎么是好
2018-2-3
 
 
《血月》
 
因为我们对爱不信任,爱用手指头
对天上的星群戳来戳去
每次天象呈现异常,便如临大敌
指鹿为马,并呼之欲出
关于这次血月,人类的哀愁
再一次乱了秩序。残酷的爱
好像又要生变。你难道比我更要铁了心?
不会的,我的兄弟
这只是再一次证明
我一生所推演的游戏,再次的又被谁推演
在那人所共望的黑白之间,不是白就是黑
2018-2-1
 
 
《情人节》
 
今天二月十四号,情人节,一个爱情大舞台
许多人在准备表白词,服装,发型,鲜花
下跪的姿势,浅吻,舌吻,初吻,老道的吻
 
隔壁老王当过多年演员,深谙
台上分割法,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暗暗哭,又偷偷笑
他们不知道,今天赶往舞台中心的
都是群众角色,哪里最热闹,哪里越没戏
 
有戏的地方在老王的被窝里
一盏孤冷的光打在台上的边角落
在老王被窝里,只一句旧台词:我有不能表白的爱
2018-2-14
 
 
《我与狮子几乎没有区别》
 
我与狮子几乎没有区别
我爱看天空,它们没事时也经常看看星空
我看星空时经常发呆,它们偶尔也会发呆
我与狮子最大的区别是
我看到的是经文,天国,街灯,另一个家
它们看到,那么远的一群麋鹿,眼神变了
2018-2-18
 
 
《我这是怎么了,老要与谁比快又比慢》
 
我这是怎么了,他们用飞机,高铁,电子邮件
甚至升火箭去另一个星体
但我只要抬头看一眼月亮
便知北方的叶那北,又犯间歇性头疼,想吐
 
反过来,那谁又要慢。我才不怕慢
关掉身边的马达,脱掉鞋,剪指甲
修身上的体毛,煮饭用文火
大猪头在锅里没有乘除加减,只有冬夏秋冬
熬烂的光阴,香气沁人
 
作为天生慢人,又想到北方的叶那北
看她根治间歇性头疼慢,还是我写一首诗更慢
2018-2-21
 
 
《回乡偶书——再致母亲》
 
这是由我说了算的送别。只有我一个人
在这个叫东家头的城门中
恍惚地走进又走出。身边的那个人
有没有已混为一谈。或者
能不能混为一谈,我根本不顾也不管
 
你在世时,是世上唯一一个
每次都要把我送出城口的人
城内满城人,城外只有一个你的儿子
现在是一双空的鞋,空的肩并肩
自己对自己空对空对接的叮咛,母亲啊!
 
一遍遍,穿过这城门,再模拟地
由两个人一起走出来。
这也由我说的算
有时我就是你,在送那个已经空掉的我
有时是我自己,在送另一个自己
2018-2-23
 
 
《雄鸡》
 
经过一番铁心的观察,我终于认定
即使怀有禽兽之心的人
也不敢伸出这般舍我其谁的利爪
来容纳谁也帮不了我的忙的方步
再靠近点评论
甚至生就百媚而屠宰场就在附近。
再看看我们的地面
千声万色的人,有哪个不是边走边丢下
一地鸡毛。不是走着走着
便感到下刻就要挨刀子的样子。
它只要一打鸣
便有人自许:是不是这一天中还有一天
2018-2-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