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春天是最后的底线(12谣) (阅读1182次)





刘术香:《节气谣》(立秋——大寒)
 
 
立秋谣
 
闪电收拢光芒,
折成扇子,轻轻一摇,
凉风吹向山脚。
 
村庄指着村庄,
一条街的宁静,
一池水的宁静,
人来人往,宁静。
万物宁静凝成气流,
挂着秋天的招牌,
依山傍水,绕山轻语,
滴水冲涮余热。
 
一山有一山的名字,
一山有一山的脾性,
相互低语,相互揣度,
此时彼时都已陈旧。
果实含于花中,
羞涩且柔软,
如词语紧抱词义,
不说出甜与酸。
 
散出多少又将收回多少,
静默的,一一开始回头。
向着影子的一边,
含满芬芳且层层缭绕,
张开双臂,拥抱一世因果。
 
 
处暑谣
 
浪花飞出漩涡,
白刃卷起,
暑热是一道小菜,
携带可有可无。
 
味道弥漫于花海,
叮咚之声来自遥远。
天边退至天边,
无底之洞,彩虹寸断,
鸥鸟齐鸣——
闪电夹起翅膀,
雷声喊出半个音符,
石头撞击石头,
声音有始无终。
 
说与不说,
秘密早已泄露,
暑热遮挡,欲盖弥彰。
种子叩击种子,
硬壳长吁短叹,
三生隐于三生的缝隙。
溪水淙淙,声音穿透尘世,
阴阳之间,词语支撑词语。
冰点沸点合为一点,
点点如箭,指向为空,
穿过为空。
 
捧一朵浪花,
捧回前世,万物生、万物灭,
万物团于一处,开开合合。
 
 
白露谣
 
繁花自觉落下,
扑向哪里,冰水或凉风,
肆意缠绕,
恩怨情仇难解难分。
 
梦里彩虹愈拉愈长,
落叶煽不动往事,
清水如注,
浇灌空茫区域。
宁静轻抚宁静,
纸灯笼,纸碗筷,
悬于何处又落于何处,
无人关注。
一滴露水捂住面庞,
纤指分开,
指向哪里都是孤独。
 
虚空里堆满柴草,
一句表白掩于缝隙,
天地搁置,永恒之空,
永恒之抽象。
形体与灵魂交错,
经络网住经络,
晴朗之初,阴郁之末,
一条河的芳香。
 
天幕徐徐拉开,
上下皆为茂盛。
草木之爱,泥土之爱,
芒刺一一软化。
人间既有雾霭,
就有白色伤悲。
 
 
秋分谣
 
 
一半清澈一半浑浊,
时光自我沉淀,
不厚此薄彼,
不枉自菲薄。
 
缘木求鱼荒唐着,
游戏里活跃着真实。
光点松开光点,
黑影穿插失去效应,
蝶身一再呈现,
甜蜜汁液如雨,
鱼在上,鱼在下,
鱼与一截朽木纠缠。
 
切开一个句号,
切开一段誓言,
黑白对等,空间塞满忧虑。
此刻非彼刻,
棉花里粘满铁刺,
轻呼轻吸,
每一个故事都将终结。
 
往事如雪,
冰结,融化,无解。
没人在意,没人提起,
没人把自己的影子斜铺,
沟壑纵横,剖开哪一条,
都是半轮明月,半块蜜糖。
 
 
寒露谣
 
穿插也是必经,
年年有此一刻,
冷的门帘,冷的焰火。
 
如丝如绸,覆盖或轻掩,
镇静锁住镇静,
风吹谷禾,风吹片断云影,
守望和游离,
均在意料之中。
 
寒风中认领亲情,
一棵树温情蔓延。
十指分开又合上,
斜披月光,暖在瞬间僵直
风向不改,旧情泊于水潭,
涌水如箭,空指空缺之处。
星星垂落,夕照粘合旧事,
一块块抱紧白云,
蜷缩或撤退。
 
不担心散乱,
万物向着内心航行,
冷在冷里打转。
灯塔从未熄灭,
光影叠合,千世万世轮回。
缝隙依旧,不长不短不厚不薄,
鸟儿掠过鸟儿,
声音擦肩,七彩帷幕徐徐合上,
凉露层层,俗世尘埃尽落。
 
 
霜降谣
 
停止生长,停止叙述春天的故事,
停止收藏夏日凉爽。
黄昏之黄,更黄,
黄色小径,黄色石板,
黄色种子和花絮,
一一陈列,一一盘坐,
生命哀怜生命,
故事在故事里收卷。
 
一切含而不露,
孤独、忧伤,
钻入硬壳或寻一条巷道,
触角脆弱,不可打斗,
只可躲藏。
天空多蓝,迷药多重,
黄色气体悬浮,
每一粒每一丝长满锋芒。
 
走出一千步,
回望一万步,
过程被霜染白。
小丁香的芬芳,
小野菊的狂野,
暂时忘我地飞越。
山川之事,闪电之事,
附于隐密之处,
不留痕迹。
 
 
立冬谣
 
记忆和遗忘站在同一时刻,
青与白之间没有影子,
一棵树,一片惆怅,
让天空异于天空。
 
没有尽头,小径及别的,
蝴蝶虚化成弯月,
从东到西飞着,
轮回或轮渡,
一朝被风吹动,
朝朝天籁从容。
 
依附斜阳,
看雪花在远方妆扮,
洁白心事,洁白溪水,
横渡人间。
方位从未界定,
此时彼时之暖,
背靠背念起歌谣,
蓝云彩、蓝手帕、
暮色竖琴,词语抱紧词语,
江河之爱波澜壮阔。
 
昨日渗于昨日,
阳光沼泽开合有度,
没过什么,拯救什么,
都以符号标记。
破译进入僵局,
折一些草木,
点燃是一种格局,
冬之门在上,
可进可退间,
一些意念将被拦截。
 
 
小雪谣
 
挽住潇洒时光,
一在一里组合,
一在一里分离。
只有冷的深浅,
没有冷的重量,
相互吸引,相互排斥,
从不冲动,从无怨艾。
 
结伴而行或独处一隅,
天空声色不变,
风吹孔隙,颜色及声音可有可无。
水从水上没过,
轻描淡定或一笔勾销,
均是可有可无。
 
旧事泛出白影,
墙壁翻转,
黄金坐在黎明里,
历数镜片完满与破碎。
踏过田埂,一件事露出端倪,
山水各自静默,
世俗扰乱世俗,
仿佛从无记录。
 
纠缠于一道水波,
山影杂乱,兔子悄声窜过,
草木沉入幻觉——
一条路,一个村子,
一个有始有终的故事,
被风吹进雪花,
小小欣喜,小小慌乱。
 
雪花之外雪花唱响,
远古之门尚未打开。
 
 
大雪谣
 
羞于表达已成旧事,
说石头,说铜铁,
说丝竹之音,
说万千红尘。
尽管说出,尽管毫无遮挡。
大雁在前,雪落在后,
没有什么峥嵘,
没有什么绵软。
 
一捧水不是我的,
蛛网早已散碎,
落于屋檐且生出藩篱,
一根一道风景,
一景一则故事。
备好一应物品,
天南地北皆为路径。
一种花絮百种情愫,
池水相互顾惜,
家园温暖家园,
苍松翠柏摇曳而不散乱。
 
握紧一束风向,
跟随而不盲从。
稀缺之物躲入雷声,
灯光是一种象征,
轻指或轻抚,
灵魂及肉体都会温热。
 
天空雪阵昂扬,
笑脸相迎,
人间内外遍地春花。
 
 
冬至谣
 
虚掩心门,虚设胸怀,
冬天是一根竹子,
只有节段没有枝叶,
时光爬过留有香艳。
鸟飞为实,羽落为空,
河流收住头尾,
一年酷似一年,
红光四射,暖意闲置。
竹枝内外石屋幛幛,
左右逢源,
人心窥视人心,
柔弱里洒满月光。
 
迈开大步,
道路拧成绳索。
山岗定位山岗,
淙淙流水旧书一样收藏。
口哨声声凝入冰层,
推挡是一种接纳,
风吹金属,
风吹唢呐,
喧闹里残余韵律,
繁华宣扬繁华。
鸟语衔去鸟语,
渐次无语,消隐。
 
金色花絮没有边际,
锣鼓响于相反的位置,
剖开一支铜管,
旋律如云,缭绕或凝结。
 
 
小寒谣
 
河岸毫无规则,
鸟鸣藕断丝连,
敲击木头与敲击石头,
想像里草花朵朵,
波浪相轻,如文人的笔触。
 
路在蜿蜒,脚在后退,
面纱由冷织就,
欲望包装理想,
缓冲,另一种停止。
 
思虑如网,
沙粒易碎却不能落地,
怀揣旧梦,
山河拥抱山河,
起伏着最优雅的心跳。
 
脚步匆匆,
阳光越照越远,
时空即逝,水流止于水流,
切入空间又从空间溜走。
此生彼世,
绿草枯荣于某一时刻,
烙印被人涂抹。
 
暗河从未停息,
百花羞怯于岸边,
一朵合上一朵的眼睛,
门帘厚重,视线弯曲,
寒意招摇,迂回向着别处风景。
 
 
大寒谣
 
挑灯夜游,
街巷微醉,
借洒泼洒真情。
冰层相压,
万物留住万物,
一个世界,万千梦幻。
 
石门九道,
八十一次仰望星空,
天地相合,小火焰大格局,
鞭炮开花却闷声不语,
一世沧桑九层芳魂,
细雨浸入,醒世壮语不灭。
 
门窗自然开合,
风是演员,风是道具,
风贴风说出秘语。
一时欢娱,一时哀伤,
情不自禁恰是自禁,
无语跨过无语的盲区。
 
夹缝里冒出青烟,
一个名字的走向,
一把扇子的走向,
让季节走向季节,
原点里坐落原点,
是曲线不是起伏。
 
删除一切状态,
竹枝画出旷野,
空向空间蔓延,
春天是最后的底线。

2018.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