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商场中间的中餐厅 (阅读1021次)



商场中间的中餐厅


里面坐着一些白人
服务员也是白人,
除了桌上小笼包子,
美式回锅肉
对面墙上的几副江南风景,
还是有些情调
不太遥远,这种对话
他说母亲八十八,
三十年代出生
想在暑期孩子放假前,
天气不太热时候回去一趟
不长就两个礼拜,陪陪老娘
我看着他,心里徒生一份羡慕
好像世界卑微的就是,
这么一丝母子情
穿过地球中央,绕过一片海洋

2018


大悲

把古代到现代所有诗人
排出一队,
每一个人写一句绝句
加起来也无法表述出来
内心的大悲
空中十里的候鸟
排出漫天的笔画
也无法描绘你浩瀚的忧伤
满天如血的夕阳
照耀这龙的故乡,
千年朝代叠替之间,
一个智慧的国度切断了生命之河
但以理在何处哭泣
耶利米在何地抹泪
可是依旧,不出所料
他们如同往常一样匆忙
不记得来处,不记得过往

2018




世说新语

1

或许人是没有词语
定义这样一种温暖,
枯草间出现绿色,
绿叶中间显出花朵
树也醒过来,人们出门
在阳光底下,被光触摸
仿佛回到了从前,
几个世纪以前,同样的温暖
也是在无辜地准备出现

2

小心翼翼地穿过,
没想还是碰倒很多灵魂
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是玻璃做的
穿过的不是刀,
也甚至没有语言如风
听见里面破裂的声音
强忍着不呻吟,
人们各自抱着自己的碎片
来不及拼凑,赶紧离开

3

原来古人和我们有同样的忧伤
有不可言表的殇痕,
城市广场,行走着很多这样的人
微笑的花朵里面
撑着一些移动的悲哀

4

春夜,不仅花用力
从沉默的树枝挤出来
连月亮也很用力,在云城之间
像个明亮的格言
很多人都是没有时间,
我只缓慢散步,缓慢开车
仿佛骆驼漫步
在沙漠不急着去哪,不急着说话

2018

 



米开朗基罗

听到一堆石头,叙述卡拉拉白的雕塑
听见雪山山顶白云,梦见卡拉蒂,
这是谁的梦?
从坚硬变成柔软,如同一个词语
可以将声部与韵母分开
是一股大象穿过沙漠的缓慢悠扬
那是听不见的一种缓慢,
几十里传递的重音,一个思想没有出发
就已经结束,列维坦的白桦林
在舞动,缓慢的人比自己的记忆还慢
思念还没出发,
人已经离去,龙井茶的苦涩
不多不少,恰好穿过你的芬芳
在灰色星期三没有转身之前
人已经离去

2018


 

黎明之火


1

水边除了冷风就是黑夜,
那比黑还要更黑的夜,
竟然还要更加伸展,死亡如黑马奔驰
水面浪起云涌
人们不知道黑夜和风暴已经到来
他们的智慧,在末了显出漏洞

那些无法填补的黑洞
也是一张口,大大张开
水面之上,云城之上
白马已经抵达,神口中之火就要将你
吞没

2

燔祭在祂的灵里,
神是一团烈火,祂说

我的时间没有到
你们却是常是方便的


方便的人们到处游走,从南至北
由古到今,他们吃喝睡觉
一个夜晚到另一个夜晚

内心的夜晚更深,罪让他们抬不起头
抱着自己的良善
捧着自己的庙宇,
他们在黑夜成为黑的一部分

3

那些神话故事里面的人物
也安静下来。无人可以
从坟墓出来,除了耶稣
刚宰的羔羊
升天坐在造物主的右边

此刻祂打开第七印,
倒下七碗,天地震动
月血日黑,
万人屈膝跪拜

4

日子将近,
人们遗忘历史比遗忘灾难更快
遗忘的风,吹着荒原的城市
荒原中的繁华,繁华中的荒野
光,那真光就要来到
黑的无边,只是反衬祂的明亮
忧伤也必无处安放



2018-4-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