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18年3月诗选42首 (阅读1270次)



了乏3月份诗选42

 
 
《神谕》
 
除夕夜
关帝庙
龛像前
积满灰尘的横台上
一行清晰手划字:
“鸡腿猪肚二锅头”
2018.02.25
 
 
《鸡》
 
出租屋里
小梅边收拾行李边说:
“姐
我想再干俩晚上
然后就回家”
小范指着院子里房东晾晒的
一排腌制的鸡
狠狠地说:
“过年了
抓得严
你想跟它们一样吗”
2018.03.01
 
 
《教育》
 
女同事教育
低头玩手机游戏的十岁儿子
儿子置若罔闻
气得女同事直抹眼泪
 
旁边另一同事十一岁女儿
气愤地说:
唉,真没用
我要是他妈
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2018.03.04
 
 
《羡慕》
 
小学门口要钱的老头
下雨天不去
他怕被雨淋湿
 
米立接着说:
大冷天和大热天也不去
比我们上学舒服多了
2018.03.05
 
 
《底线》
 
同事十岁儿子
一直乖巧听话
任大人们摆布
可当我劝他
别沉湎于手机游戏时
他毫不犹豫地
向我这个干爹
竖了一下中指
2018.03.06
 
 
《秘密》
 
小区门口失物招领处
挂在墙钩上
用红头绳缠着的一把钥匙
隔三岔五
会被不同的男人领走
打开我隔壁那扇
安着粉色珠帘的防盗门
2018.03.06
 
 
《发现》
 
她在丈夫手包的夹层里
发现一把
拴着一只绒毛小狗的钥匙
 
仔细端详
并非属于自家家门
却似曾相识
 
她预感到问题的严重
便相约闺蜜
咖啡厅取经
 
当闺蜜匆忙赶到
脱下大衣
转身去往洗手间的那一瞬间
 
她看到闺蜜随手放在桌上的手机旁边
躺着一把同样拴着绒毛小狗
一模一样的钥匙
2018.03.08
 
 
《先诗后人》
 
某诗会
一个胖子走过来
像老朋友一样跟我说话
 
见我满脸疑惑
便使劲帮我回忆:
我叫某某某
就是那个外贸公司老总
见过三次面
喝过酒
还请你泡过脚
 
滔滔不绝一箩筐
见我还是无任何反应
有些失望
幽幽地说:
你还评过我那首
怀孕女被强奸的诗呢
 
我恍然:
原来你就是那个张胖子

不早说诗
2018.03.09
 
 
《生日快乐》
 
银行、证券、保险
超市、美团、电影院
所有从我这里赚钱的
在我生日的这一天
都纷纷发来祝福短信
而我身边的熟人
未见任何表示
即便我在群里作了委婉的提醒
直到我情急之下
发了一个红包
他们才冒出头呲开牙
让微信群的天空
下起了蛋糕雨
2018.03.11
 
 
《打鸣》
 
在一群母鸡旁边
米立一声接一声
学公鸡打鸣
足以乱真的声音
惹得周围公鸡群起而鸣
叫声里明显带着敌意
2018.03.14
 
 
《碉堡》
 
山顶有一碉堡
常有生人鬼祟出入
走近一看
才发现是圆形寺庙
因属违章建筑
为防止被航拍
野和尚们便在
房顶铺了一层
厚厚的绿色掩体
2018.03.14
 
 
《跳一跳》
 
我问米立
“你玩过跳一跳小游戏吗”
她看了一眼妈妈说
“没有”
“那你玩吗”
“不玩”
 
我独自玩了两局
她见我纯粹一菜鸟
便焦急地把小嘴凑到我耳边
 “爸爸
碰到音乐盒停一下
会加好多分的”
2018.03.14
 
 
《改变》
 
我的办公室
从北向1508搬到南向1503
 
原来窗外的万寿山
变成了现在的烟墩山
 
万寿山腰香火旺盛的万寿寺
也换成了烟墩山脚下人来人往的基督教堂
2018.03.14
 
 
《无题》
 
他说每次打麻将
就会想起曾经当老师的经历
眼前这根用了十几年的麻将尺
就是当年用过的教鞭
2018.03.14
 
 
《姿色》
 
她为了调到城里
努力好多年
花了不少钱
找了很多关系
却一直未能如愿
便向同样曾在小镇工作
如今早已调往城里
当上了小领导的闺蜜取经
闺蜜让她找某某某
并传授她七字箴言:
“做女人要舍得脱”
她揣摩半天后回应:
可某某某说我脱了也没用
闺蜜从上到下打量了她
叹了一口气:
你是脱了也没用
2018.03.15
 
 
《街拍》
 
一个穿红马夹的志愿者
用手机拍一辆停在人行道上的汽车
看起来像车主的男人
在旁边拍红马夹的脸
同事冲过去拍下了这一幕
我笑着把他们统统装在了手机镜头里
我身后的乞丐
举着碗
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2018.03.15
 
 
《风景》
 
每次有人去他办公室
他都会拉他们到窗边
指着窗外
冒出树顶
向外展开的路灯
兴奋地问:
看,像不像鸡爪
像不像鸡爪
2018.03.15
 
 
《双面人》
 
我们单位女领导
晚上喊我哥
陪我喝酒打牌
唱歌跳舞
在我面前放肆撒娇
可爱得像个小姑娘
到了白天
则会扳起面孔
六亲不认
像凶恶的魔头
我追问原因
她放下笔
推高眼镜:
晚上你有高傲的骚劲
让我有谟拜的冲动
而白天
你奴性十足
令我厌恶
2018.03.16
 
 
《肢体反抗》
 
办公室柜子里
爬出一只蟑螂
我下意识踩上一脚
令自己大吃一惊
 
其实当时的想法
就是想仔细看看
从我记事起
就被人人喊打的小生灵
究竟长什么样
2018.03.16
 
 
《最近越来越喜欢阴雨天》
 
我的股票
总是阳跌阴涨
2018.03.16
 
 
《兼职》
 
入殓师张欣
另一身份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接生婆”
2018.03.16
 
 
《行贿》
 
为了让领导
在讲台上
对着台下八千员工
能挥洒自如地吹牛
我足足用了两个小时
为他恶补中国近代史
2018.03.16
 
 
《哭债》
 
父亲是坐着
咽下最后一口气的
我那年十岁
母亲见我哭得厉害
便告诉我
按村里老人说法
坐着死的人
定是善良之人
下辈子会享福
我听她这么一说
就止住了哭声
还劝家人都别哭
 
十年后某一天
无意中
从母亲和姐姐谈话里得知
父亲临死前一周开始
上半身肌肉开始糜烂
一碰就钻心地痛
只能整夜整夜地坐着
我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止不住哭了整整一夜
仿佛父亲生前
所有难以克制的痛
都转移到了我身上
2018.03.19
 
 
《化妆》
 
老婆出差在外
他请隔壁张欣
为即将上台演出的女儿化妆
家长们见她画得专业
纷纷请她帮忙为自己孩子化
张欣微笑着一一答应
当最后从他口中得知
张欣是一名专业入殓师时
现场一片哗然
有的拼命吐口水
有的骂他缺德
有的拉上孩子就往洗手间跑
一个叫徐爱玲的女家长
大骂着冲出大门
追打早已上车离开的张欣
2018.03.19
 
 
《幸福》
 
每天早上送女儿上学
我都会让她猜
校门口的乞讨老头在不在
 
她猜在
我就希望他在
 
她猜不在
我就盼望他不在
 
猜对时
她脸上展露的笑容
能让我幸福一整天
2018.03.19
 
 
《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
 
在是否生二胎问题上
一直支持父母想法的倩倩
态度突然直转
表示坚决不要
 
在父亲追问之下
她终于道出了自己的担心:
“有了弟弟妹妹
你就不要我了”
 
“为什么不要你了呢”
“妈妈老说你
买了新衣服
就不穿旧的了”
2018.03.19
 
 
《斑马线》
 
该城市给我留下最好的印象
是过斑马线时
私家车都会远远停下
让我先过
 
该城市给我留下最差印象
同样是在斑马线
你必须停下来让公交车出租车先过
否则结果只有一个
不被撞死就是被喇叭声吓死
2018.03.19
 
 
《在大音寺》
 
“入乡要随俗
入寺要懂规矩”
见我有要走的意思
寺内导游赶紧继续:
“不懂规矩也不要紧
照做就可以了
别人点香你也点香
别人跪拜你也跪拜
别人塞钱你也塞钱”
可前面这人塞了500有点多
我掏出300又收回200
菩萨可能不会嫌少
但旁边站立的和尚
狠狠瞪我一眼
却是不争的事实
2018.03.19
 
 
《狂草》
 
台上
专家们根据现场
肇事车辆和尸体的
运行轨迹及落地位置
分析车祸原因
 
台下
酷爱书法的张同德
写写画画一通后
神秘地告诉我
这是上帝在写狂草的“飞”
2018.03.20
 
 
《评价器》
 
同样是
“非常满意”“满意”“不满意”三个选项
相对公共服务窗口
那些带按钮的小黑盒
大圣足浴
以投票箱形式设立的评价器
显得要合理得多气派得多
它让每一个
往里塞卡片的男人
都有一种
选举投票时的庄严感
2018.03.20
 
 
《口是心非》
 
山村停电的夜晚
借手机微弱的光
牵着米立的手
沿山路往家走
 
我问她
怕不怕
她回答
有爸爸在就不怕
 
她问我怕不怕
我想说我怕,有她在更怕
说出口的却是
有米立在就不怕
2018.03.20
 
 
《无题》
 
她将婆婆的遗像
扔到野外
用蘸着狗血的稻杆焚烧
她咬牙切齿诅咒
婆婆的灵魂永世不得超度
就仅仅是听信了
村里神婆的诳言:
孩子头疼
是因为死去的长辈
见她长得可爱
不由自主
伸手摸了一下
2018.03.20
 
 
《坦言》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走夜路
怕的不再是流氓
而是警察
2018.03.20
 
 
《只得把它带回温州》
 
墙上潍坊市地图翘起一角
我用双面胶粘上
 
第二天又翘
我用厚粘胶粘上
 
三天后还翘
我干脆钉上四枚图钉
 
在我整理物品准备离开潍坊的当天
它斩下自己被图钉压住的那一角
2018.03.21
 
 
《绝对亲生的》
 
米立气鼓鼓
说自己又被同学冤枉了
我问为什么不解释
她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解释
不想解释
没必要解释
 
哈哈哈
真像我
太像我了
简直就是我
2018.03.21
 
 
《米立的外号》
 
世界小姐
中国小姐
猫小姐
班花
天才少女
学霸
B病菌
暴力女
……
不同学期
不同阶段
不同场合
米立变换着
不同外号
唯一不变的是
起外号的
都是男生
2018.03.21
 
 
《妈妈的味道》
 
搬到温州后
远在山东的岳母
经常往这边寄东西
今天俩馒头
明天仨大饼
偶尔隔几天不寄
老婆就会打电话讨要
尽管满冰箱塞的都是
2018.03.21
 
 
《励志故事》
 
咱家原来房子的装修
是爸爸亲自设计的
里面所有物件
大到家具
小到一枚螺丝
都是爸爸亲自挑选的
装修时是7月份
正值最热的时候
爸爸几乎每天都要顶着烈日
骑行十几公里
去建材市场采购
人瘦得只剩114斤
 
听了这么励志的故事
米立肯定会心有所动
既便不感动得热泪盈眶
也会说出以我为荣之类的夸奖话
只见她扭头
朝我打量一眼
认真地说
爸爸,你该减肥了
2018.03.22
 
 
《他开心一笑,拿起了筷子》
 
来,吃个螃蟹
我不能吃螃蟹
 
那吃只大虾
我不能吃大虾
 
为啥这不能吃那不能吃?
我尿酸高
 
多少?
510
 
靠,那高啥,我都快600了
真的?
 
骗你是小狗
那好,我吃点
2018.03.22
 
 
《变化》
 
“两会”之后
他办公桌左上角
《毛泽东文选》
换成了
《习近平论治国理政》
2018.03.22
 
 
《条件》
 
因属违建
基督教堂外墙
被刷上很大的“拆”字
主教提出两个条件
除了提高赔偿金之外
教堂对面的寺庙
也必须拆除
2018.03.22
 
 
《眼力见》
 
“米立,天热了你剪个短发吧”
“爸爸你看,那棵树的叶子好几种颜色”
 
“米立,你剪短发会更好看”
“爸爸,这家死贵的蛋糕店还开着”
 
“米立,剪了头发会感觉很清爽”
“爸爸,我们拉丁舞老师和体育老师结婚了”
 
“米立,短发比长发好配衣服”
“唉呀爸爸,你怎么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2018.03.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