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洛阳 (阅读505次)



“浮云为我结,
归鸟为我旋”
春天不需要诗歌,
她的花是所有的形容词、副词。
她的爱情漫山遍野
不吝啬在后宫,后面庭园
风也带着阳光的温暖
风的节奏,带着色彩
把花瓣吹成雨,喻体成为实体
这个季节显出诗人的无意义
孩子们和狗到处奔跑,
油菜花也是如黄色火焰燃烧山野
天地间,你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
弯腰拾起落地树枝,
陶渊明也许就是返乡一个农夫
梨花,或是樱花,开的细腻
她们的短暂,换不来
刘琨或曹植的诗句:
“披罗衣之璀璨兮,珥瑶碧之华琚”

2018


 

梨树

门口三棵梨树,
开始开花就是一些类似樱花的小花
不同的是颜色,是没有落樱
也没海棠,普普通通并排支持自己的白
没有寓意,雪下了一天
白色的花开在白色雪里,
显出双重的单纯

2018

 



遛狗

他们说什么,
我不记得了,记得遛狗时候
抬头看见的星辰,也叫不出名字
哪里有苏轼的天涯,
月亮成了行星,坐飞机的
看不见云里面的仙人
神秘褪去,只剩下平庸的理性
逻辑开车路过规律与辩证的高速
激情地往前,堵车也是比想象
挣得多一些

2018


 


机场

就是这样的机场,
人们充满平庸的无奈等候向上
之间的距离产生遥远,
彼此匆忙反衬着各自的孤独,
那些没有上去的人,留在地上
朴实如一棵棵诚实的树,
树不孤独,总有一些鸟儿打扰
樱花也爱舞动,风过来往上向下
比望月的苏轼,弯腰的陶潜
更加轻盈

2018


 

皮毛

他们天天聊一些
鸡毛蒜皮的事,彼此怼到死
没有意识到历史上
都是你我这样没有故事的人
无名氏的幸福,平淡无奇
谁要回味洛阳城的苦难
谁越过千里,徒步传音

2018


老友

 

这么溜几个月的狗,
把隔壁小区的树林
溜成了老友
他家住着一个啄木鸟,
高高地敲着木头
地上长出的野草野花
是狗鼻子的朋友,
雾气来到时,
祖逖在和刘琨
练剑,相约彼此
中原逐鹿不相见

20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