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8年1月10首 (阅读1042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断章》
 
坐在半坡石头上,脚下城池人猿对骂
一城人看去都是我的,我像村长
村长老爱罢黜自己,看天,看云
也可以这样说:好吧,你们玩你们的
2018-1-17
 
 
《弓箭手》
 
我见到最好的弓箭手是个不完整的弓箭手
只有弓,没有箭。只有
千斤力,没有射出。只有境界
但彻底放弃了目标
 
我第一次被皇帝的劝告感动了
接近挖地三尺,接近这是
失败的劝告,接近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不是射手,只作不射之射”
弓箭手拉满不带箭头的弓
当地一声,空中便掉下心胆俱裂的大雁
“我只射空气,不射任何可射之人”
2018-1-22
 
 
《老皇帝》
 
活到老,活到眼前只剩谁与谁
活到地面越来越小
我越来越大。我像一个老皇帝
坐在自己身体的边上
对自己指手画脚,对身边这人龙颜大怒
动粗口:就是你!败掉了我的大好江山
2018-1-6
 
 
《撞墙》
 
湖水是一堵墙,空气也是一堵墙
比如实名的王国维,比如虚名的颜如玉
他们都是只欠一死,只欠一头撞在墙上
 
也急于转世,我暗暗练习一门技艺
面对一堵墙,它被我越看越透明
只有撞开才有鱼死网破
当谁这样叙述,有什么咚的一声,四下傻眼
 
这就是穿墙术
以表示,墙之外,还有日月经天与江河行地
2018-1-15
 
 
《十八相送》
光阴在你我看到看不到的地方
大做手脚,小做手脚,一一的,都做下手脚
月亮在我看得见的柴门外大吃桃花
小生当着全场观众吃着可口的花旦
我陪春风走一程又再送一程
像戏台上的十八相送
只有我没看见自己相送的春风从未喜欢过我
这是谁做下的最大的手脚,我一生热闹
又两手空空,像一直蒙在鼓里的反间计
2018-1-28
 
 
《左右为难》
 
昨天被老婆逼着去体检了,被超声提示
左心室舒张功能降低。还被医生
奚落:这男人还强
这就叫左右为难。我承认
身体里还储存有一些子弹
可我真的已不想再出击,并知道
左右心房里有两只手
你来我往在亲热,其实都互不认账
只是做一做表面文章
两边手其中一只不像是我的
时常有坏念头,想去外头当名老大
它有一个看去很上进的名字
其实叫起来很不齿
在左心室,或者右心室,这个人
也不管年已迈与事已稀
会突然大声喧哗
想倾囊相授,狂热的再来一场
以为自己还是名愣头青,说我还怕你不成
2018-1-16
 
 
《东冲半岛上的“牛脚趾”》
 
半岛的尽头处叫牛脚趾
脚趾之外,是深渊与上天的缰绳
 
整片土地在急刹车
人间在急刹车
等于一条大长腿在脚尖处卯足了劲
大地也会说:我站的地方好险啊
脚下沧海横流,人世
就应该在岸上
 
幸好有了这脚趾,悬崖勒马这个词
依然有效,并让我们观察
它很落实,类似于一颗小螺帽
悬空处,是孤绝的心
有人一激灵
大海立即转过了身,它爱世界的跌落
 
一声惊叹,甚至
打了个趔趄
犯错的人类曾也这样免于沉沦,终又
被谁提了个醒,吓出一身冷汗
最后的力
相当于全部用在几个大小不一的脚趾丫上
2018-1-12
 
 
《那日,时间判定,我的指纹再不许用上》
 
铁书终于铸成,那天,时间一锤
定音。判定。我四肢冰凉
指尖再不能伸向由我建造而成的帝国
那座人迹罕至的宝库
我的儿子,万分着急
拼命想搓热我右手的那截拇指
上头,有一朵由我个人指纹组成的星云
他要唤醒它,唤醒我的热血
用它再去唤醒那扇门,他要印证
这个孤僻的老头,到底留下了什么
可这是不可能的。血已彻底
离开了我的指尖
比一只斗败的老狮子
更死心塌地的收起了自己的爪子
这个人曾经搬弄过
事物的是非,指鹿为马,让时间兵分多路
如今它们已一一成为无效
砍下这节指头也无法让那扇门开启
一切已铁定,只要你看一看我谢世的神情
依然紧咬着牙关,依然一脸吊诡
2018-1-3
 
 
《作盐你不咸,作醋你不酸》
 
作盐你不咸,作醋你不酸
作男,你进不去
 
可是你一直相信老虎在来的路上
画饼可以充饥,抓把空气,是药
 
黄金黄金,该听谁的话
黄金黄金,不中用的人
双手沾满了黄金的唾液
2018-1-19
 
 
《左岭》
 
在左岭。却找不到哪里是右岭
可是左岭上的庙门是往右开的
树的长势也朝右边长
日头也先从山头的右边升上来
当地人说:妖精都喜欢
藏在右边。我看了看自己的两边手
又悄悄把一只手插到裤袋里
好像那只手也有一扇庙门
和尚在门内念经,妖精被经语
镇压住。当我偶尔出手
便有左右不同的问题把那个谁搞晕
一座岭压在他肩上,分不清
压力来自左边,还是来自右边
2018-1-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