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西湖之歌[1-2-3] (阅读4243次)






第一首


风吹过树梢,风不能被看见,
树都成行。无论这里,
还是游历过的地方,路都连通着。
栽种,一棵树被固定在泥土里,
这番图景太熟悉。
当一个女人走过,现出温柔,
树影晃过她稀薄的双肩。
老人都坐在自家门口,
枯竹的篱笆前两三道水泥阶
不已就是庙宇了吗?
且遥想着烟雾般的廊柱,翠绿的山峰。
邮递员急匆匆地赶路,
为送出车兜里当天的报纸。
钢丝紧撑的轮子碾过拱桥,
当他乘势而去时,不是
已经获得了流水的优雅身姿了吗?
无形的风,它的凉爽也不可测度,
当一部织机停止摆动,寂静中
绸缎已织就。——滑过
一只代代相传的女性的手。
下班的人群会得到一张床的慰藉,
只是高空中什么也没有发生;
而另一处,海边的生还者
亲吻着沙滩,将自己的脸埋在两手之间。



第二首


我在蒙尘的镜中看见一个活物,
神与兽之间的距离,升降起落。
风,当它静止在某一阳台,
雨滴滴嗒嗒落着,病中的少女
她知道难以从时间中康复过来。
一间六楼的房间容纳更缓慢的
事物:数数柜子的抽屉
和抽屉里的玻璃杯,药瓶;
在靠墙的沙发上坐一会儿,
展开一面题字的黑折扇
——风曾在另一个人手中。
但更缓慢的是当她倚着柜子
擎杯去接瓶里的水,隔夜的水,
将两粒药片倒进手心,
仰脖吞下——
看见幽蓝花瓶里的那束百合
带着锈迹的花边——
仿佛整个房间都已被预言过。
她撩起碎花连衣裙走向前去,
感觉自己像一面柔弱的旗帜,
有着家族,姓氏和命运的鲜明印记;
尚未长成的乳房像两片树叶,
飘浮在一个雾雨迷蒙的国度上空。



第三首


一条蛇游过河面,背景是桑林
和焦灼的天空。它寻找什么,
在它柔软的筋骨和冷血的皮层下?
一个孩子河岸上站着,凝思着,
他好似不属于这里,这个村庄。
农人在田间撒下萌芽的谷粒,
水边有洗衣的妇人,
夏日的安静,树荫底下的狗……
父亲,自我们祖居的乡间吹来的风
时常唤起我在旅馆的窗口。
我是怎么走着走着就忘了
抬头仰望星空的图形,回忆
那些远古的传说?那曾是微茫的秩序,
勾画出我们每个人无法言表的渴念:
这是扁担,两头挑着婴儿,而那是
狮子,另一边是弓和箭——
哦,我如何能做到像一个孩子
默默听从于他不理解的训令?
风从寂寞无言的童年吹来……
刚刚学会一些言词,说出
身后的城市,河流,沙洲,异样的树木,
父亲,它们的模样远非你年青时所述;
只是我分不清什么是新的,什么是旧的,
夜的窗口有几只萤火虫起起落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