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相互对接,一切皆要完满(7首) (阅读401次)




刘术香:《节气谣》(7首)
 

立夏谣
 
走来走去,走回原点,
阳光齐心协力,
刺扎如芒。
 
明镜晃于暗处,
小汤匙的力度,
小瓷壶的容量。
不说倒置,不说反射,
游戏有些陈旧,
石头敲过,铁器击过,
声音护紧声音,
飞燕抹去声音。
 
走向木讷,走向沉默,
一粒种子剥去外衣,
真爱始终存在,
欲念浮于表层,不计所获。
 
时光之锤敲响,
地平线苍茫着,
云朵飞去飞来,
乐章掀开乐章,
没有什么可以避开,
而表达更为真诚,
麦粒或稻穗,
在同一时刻被爱收纳。
 
 
小满谣
 
热浪卷出弧线,
相互对接,一切皆要完满。
物与物相望,
事与事相望,
麦粒成熟满含热泪,
生命使然,
风在风口不可逆转。
 
握着年轮,握着刀柄,
种子在虚幻里狂喜,
风拍翅膀,
风拍门楣,
小小剧场拉开帷幕,
空镜子表演虚光,
日子暂时折叠。
 
飞翔里夹杂尘埃,
拉紧一道光线,
七上八下同属心悸,
繁星点点,点点许诺,
一场风波混入乌云,
只有疼痛,没有伤情。
 
搬动一些事,
棱角磨平棱角,
山呼海啸气场犹在。
枝头弯下尊严,
重拾锋芒,山影叠叠,
叠成球体,轻着浮出水面。


芒种谣
 
炊烟生成炊烟,
不需要智慧,只凭锋芒,
暖流背靠暖流,
相遇是必然。
 
风来风是镰刀,
雨来雨是绳索,
收割肉体和灵魂,
缚住影子及余音,
天与地相视而笑,
辽阔属于麦子,
豪气属于万千种子。
 
星星捂住伤口,
闪电无处萦绕。
空中生出锐器,
层层虚芒斜伸,
指向并不明确,
黄昏洒下遗憾,
黎明在无奈中游离。
 
不会一语道破玄机,
万物簇拥世界,
布控撤离都是必然,
天在空中,地也在空中,
声音如针,气息如针,
颠来倒去,秩序里存在紊乱,
一物打开一物,
一物在一物里超脱。 
 
夏至谣
 
一条线作为挡板,
让阳光折返。
烂漫依旧,灼热刚刚开始,
此处彼处,
缺口里长满锋刃。
 
赶赴一场盛宴,
石头酥软,该说的不说,
该哭的不哭,
该与不该,在是非间徘徊。
 
压住某处井喷,
杂草繁芜却不自燃,
生命如链,
一环套取一环,
一环于一环中断裂。
 
白纸边缘淌出细流,
无声奏起无声,
吞咽的状态不属于个人。
某年某月某日,
一弯月光被风卷起,
乌云是无底溶洞,
收纳多少将失去多少。
 
 
小暑谣
 
闪电和雷声长驱直入,
直到燥热的终点。
乌云如一块旧布,
一边扇风,一边包裹热浪,
旧年在旧年里弯转车轮,
辙印碎如花环。
 
破镜重圆,
圆不出天空,圆不出大地,
雁鸣声声掉入苍穹。
指印里冒出一截草茎,
鲜花凋落,梦被蝴蝶护持,
山寺钟声无需阐释。
荷叶包容万物,
物语飞泄,种族相互依附,
词语如云,被闪电穿过且被缝合。
 
昂首不可休止,
玉米收敛前世青绿,
一声歉语,一道咒符,
天空湛蓝,一半来自前世,
一半纯属虚拟。
 
铺陈一段故事,
捡去干枝枯叶,
石门石窗石人石马,
在小巷尽头,
化为一树桃花。
 
 
大暑谣(1)
 
不是一条线,
不是一道门,
不是一把锁,
什么都不是。
一滴水汹涌,
一滴水摇摆,
一滴水堵塞心事,
一滴水释放情怀。
 
热被热嘲讽,
热被热加温。
热是梦的边缘,
热是现世的中心。
丝缕剥落,落地无声,
星空粘连人世,
世外豪情锐减,
闪电刺破闪电,
雷声沉闷画上符号。
一场戏起于完美,
彩虹相互缠绕、挽留,
忘我之地,鸟语花香。
 
季节寓于一处,
反复掂量,排列有误,
梳理有误,
歌声里跃出鸟翅,
节奏明快且优雅大度。
湿热露出光环,
节点淡化,诺言退出招牌。
 
 
大暑谣(2)
 
风中云朵开始摇晃,
百年只是回眸,
树枝干燥,溪水弯曲,
一叶百合说出灼热,
遍地影子,晃动无力。
 
抛开旧念,
云是半件衣裳。
丝瓜扯起藤蔓,
声音抹去痕迹,
花开得天旋地转。
黄色花粉粒粒饱满,
牛羊踩过,蜂蝶嗅过,
时刻断层,禾苗均匀拔节,
蝉在表达狂喜,
热流摹仿热浪,洪流卷过。
 
折子戏才刚刚开始,
青衫白袖水纹细密。
切割月色,切割晨光,
焰火不卑不亢。
爱与恨交织,
天宽地阔里前世尽失。
 
石头紧挨石头,
仿佛陌生,亲人推开亲人,
味道早已混浊。
芳香谢去,怪味充斥空间,
节节竹子弯下腰身,
划破什么,隔离什么,
石头不动声色地坚硬,
柔软隐于心室,在远方,
过去时空旧着绵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