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5首 (阅读1545次)



《同时》

时间过得好快
快得让人眩晕

活70已经有寿了
那就只剩下20年

年前还期待过玉兰树开花
如今落花狼藉

注意草地也开有蓝色小花
不担心还只顶着去冬残叶的悬铃木已死

我想对人也毫不挂怀
确实挂怀也是没有用的

在极小的一片土里长成大树
开到极盛
同时
玩似地凋零


《就是》

红灯笼过完年就取下了
这还是好的
知道按时
人什么年龄都可能离世
那又怎么样
玉兰树边开边落
卫生纸似的白花
因此高贵
这时走过
不需对自己说
“这是玉兰树”
就是玉兰树


《天亮了》

公鸡叫声雄壮
我在被鼓动
过年也没被杀掉
我为它高兴

公鸡叫了
新的一天开始
听到的全同意

中午则放逸
才是叫唤母鸡
我也随便看眼窗外
最远看到岘山

每一天都重要了
哪一刀会要命


《春日》

棕榈树长相特殊
引人注目者只锯倒在地的这棵

想起过年时候我和父亲走在塘路
望江对岸东山
正是“烟雨江南”景象
我父亲说熟悉了就不觉得美了
就像即使娶了最漂亮的妻子
时间久了也会无视

现在过完年了回到襄阳
水又流深
要再熟悉一棵以卧姿突兀的棕榈


《立春》

死讯渐多
愿我有百千亿化身
一一于垂死者前
抚以莲花瓣一样温柔的手:
我能护你

这样就不惧这杀气渐浓的世界
连美国都将放宽核武器使用范围
目前我只需化身72亿

愿如春天的步履
所到之处
人间悲苦为之减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