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行走大理(组诗选16首) (阅读234次)





刘术香:行走大理(组诗选16首)
 
 

大理玉兰
 
北方的玉兰还在梦中,
大理的玉兰却在述说梦境。
去往苍山,环绕洱海,
一趟一趟,一圈一圈,
诗意人间,百花争艳。
 
玉兰捧着自己,
玉兰含着自己,
骨质的,丝柔的,
一并滋生、放大,
绚烂于黎明,芬芳于黄昏,
每一粒时光白净、玫红。
 
一应向上托举,
春天在上,春天漫散开来,
洒播旧日美好,
繁星密集是故事的引子,
雨声淅沥冲洗过程,
笑声和泪水里不含杂质。
热爱人间,热爱世界,
热爱轮回不息。
 
山与山相吻,
水与水嬉戏,
梦在梦里醒来,
梦在梦里延续真谛。
大格局之小梦境,
彩云之南彩云不息。
 
 
形色匆匆
 
许多人跟我一样,
走在大理的石板街上,
每一块石头心门打开,
接纳和储存,
不声不响,不露声色。
 
似乎可以掉入,
我的心绪,
我塞满冬天的背囊,
一点点沉下去,
哪一块石头打开,
哪一块石头匆匆合上,
不可预知,不能窥见,
命运布好航线,
等候可来之人。
 
古往今来,
多少人走过石街,
就有多少人沉入,
一种迹象,一种境地,
走过即为走过,
走进即为渗入。
 
从冬天走来,
仍将走回冬天。
而南方与北方,
被什么隔开,
相互融于何处,
行色匆匆里没有答案。
 
 
洱海之春
 
洱海边打捞,
网住的全是梦境。
昨天的,许久以前的,
关于春天,关于纯净,
关于涟漪及细碎花纹,
诸多美梦,
都可捞上来,可触可感,
品味,徜徉。
 
弯曲的海岸,
梦在跑动,梦在跳跃,
苇丛之间,柳条之上,
梦的眼睛眨动——
你微笑,你是春天,
你流泪,你也是春天。
春天蓄满梦境,
随意折射或反射,
都是春天。
 
折叠梦境,折叠春天,
生命如一叶细草,
从根到叶,一茎一脉,
春风浩荡,花香不散。
 
洱海清纯如梦,
万物沉入万物透明,
季节匆匆走过,
存留住的,即是春天。
 
 
苍山之上
 
苍山万物,处处鲜活,
一段飞瀑,一块峭岩,
都留有古冰川的影子,
它们说话,它们摇动,
它们的气息凝成云朵,
日夜升腾。
 
世界来过,世界还在,
喧闹压着喧闹,
寂静没过寂静,
层层故事挂在枝头,
长进树干,漫入花粉,
风吹不落,水流不散。
 
一块石头说话,
遍地的石头都有感触,
声音里缀满光亮,
光的眼睛 ,光的鼻子,
光的额际,一一闪出晶莹,
人间烟火聚拢,
马蹄声声,古道纵横。
 
石头台阶,石头池岸,
石头牵动石头与天相接,
雄鹰在上,雪线在上,
红色杜鹃唱出歌谣,
唱回一切,又唱走一切,
一切归隐苍山。
 
怀揣一束细风,
苍山之上守望沧桑。
 
 
远方之爱
 
黎明到来,
远方还在远方。
星星说了太多的话,
簇拥,飞着,盘旋,
与风擦肩,与云擦肩,
向着远方,形成远方。
 
远方与远方之间,
时光旧着蜿蜒,
一扇门,一扇窗,
一台折子戏,
风是过客,风是主人,
风拉开风的把手,
风合上风的闸门,
风抵达,风退缩,
风,使万事万物辽阔。
 
收藏远方,折叠远方,
石板长路吐出青蓝,
记忆结成绳索,
点缀星星之影,
一而再地合成,
海鸥飞翔,鸽哨掠过,
前后左右远着,
远着辽阔,远着收拢,
气息凝成红云,
朵朵飘逸呀——
生命之爱,天地间潇洒。
 
 
石头的境界
 
用棱角锁住自己,
石头静默,内含更多尖锐,
任风吹过,任云流过,
任万千事物来去,
格局套紧格局,
不望穿,不遮掩。
 
忠诚之锁打开,
棱角之光,圆润之光,
点点光亮说话,
点石成金,点木成林,
点是源头,点是流速,
点是可倚可靠的壁垒,
点是开合之间的信律。
 
冰川在前,遗迹在后,
石头的兄弟姐妹,
石头的父老乡亲,
分化着,固守着,
虚化的是灵魂,
深处木栅坚固,
挥手映衬挥手,
幕布纯蓝,天空划开一角,
精神的家园总是春天。
 
滞留于某种慌乱,
竹枝透出土层,
刺与刺贴面,
花与花叠合,
境界感化境界,
境界走出境界。
 
 
红尘自洁
 
万物都在吐露芳华,
层层繁茂,层层衰落,
格局大于格局,
呼啸高过呼啸,
在乎哪些,忽略哪些,
全被心室紧闭,
一物在一物里升华。
 
钟声时断时续,
寺庙隐于闪电之外,
黑鸟触碰黑鸟,
黄昏是一道纸符,
接纳和驱逐交替进行,
划破与啄伤,
不在疼痛的范围。
 
蛙鸣掩去真容,
夜幕层层触碰,
声声尖利,刺穿某一时刻,
季节错过季节,
一扇门合上,所有门合上,
嫩芽护紧凡心,
闭上眼睛任风嘲弄。
 
一刻消逝于一刻,
红尘自洁,
一粒打开一粒,
一泣渗入一粒,
踩着平衡的支点,
描摹最初的梦幻。
 
 
拥风入怀
 
风花雪月是具体的,
每一块田地,每一件旧事,
随处可感可见,
可用来储存欢笑,
可用来擦擦拭眼泪,
拥风入怀,如花盛开。
 
雪月相互交映,
虞美人、五串柳等等花儿游走,
蝴蝶在上,灰蝉在下,
层层明亮生成,
柔性、细密、灵性,
时光逆走,城池绵延。
 
倚风低语,
苇叶扭动腰身,
三生旧物弥漫,
天涯至海角,
春天是主题,
鸟鸣是压轴好戏。
 
纵身一跃,
月色深不见底,
一枝杏花,一树桃花,
支撑前世记忆,
游离却不散开,
尘世被祥云笼罩,
没有迷雾,没有阴雨。
 
 
春天之蓝
 
有风穿过,
蓝天更蓝,蓝天相约蓝天,
蓝里含着万年光景,
蓝里藏有永世风情。
 
一粒蓝一个音符,
一线蓝一首欢歌。
蓝色飘带,蓝色幕布,
蓝色通道,蓝色洞穴,
蓝和蓝组合,
蓝和蓝堆砌,
蓝沐浴蓝,蓝涤荡蓝,
蓝走出来又退回去,
蓝的影子,蓝的花瓣,
蓝色气息奔涌逶迤。
 
鸟儿拍翅拍出蓝色,
蓝羽毛,蓝爪痕,
蓝色鸟鸣形成方阵,
蓝色花朵,蓝色果实,
蓝色家园,蓝色祖国。
 
洱海之蓝,花海之蓝,
蓝是液体又是固态,
春天走来走进蓝色,
蓝色凝结凝成春天。
春天之蓝,圣洁之蓝。
 
 
石头之声
 
有没有人经过,
石头都会发出声响。
茶马古道迂回辗转,
风向有变,云的色彩有变,
不变的是马蹄声声,驼铃阵阵。
 
石头是容器,
垒进石岸,铺入路径,
每一块都被声音穿透,
粉末里、花纹间,
声音如清溪,
不停滞,不倒流。
石头说话,石头唱歌,
石头记录人间故事,
云烟都在,云烟不空。
 
侧耳倾听,
一包蓝茶叶正在打开,
雪水融化,海水上漾,
有人挂铃铛于屋檐,
有人扑蝴蝶于山巅,
层层朝霞,层层蓝烟,
蓝茶叶、蓝树叶、
蓝果实、蓝思绪,
一一羽化,一一石化,
一一摇响风铃,
季节千万遍走过,
石头之声不绝。
 
 
大理云
 
不用线条,不用构架,
不用横竖撇捺折的固有尺寸,
一切随心,随性,
随灵魂飘移。
苍山之上,洱海之滨,
云是云的信仰,
云是云的国度。
 
纯净透明之云,
千变万化之云,
云的祖祖辈辈呀,
时空是它们的,
时光是它们的,
金木水火土旋转,
明亮飞旋,色泽飞旋,
飞翔里蝴蝶蹁跹,
飞旋里玉鸟鸣啼。
飞旋托住飞旋,
飞旋摇响飞旋。
飞旋恣肆,飞旋烂漫,
飞旋印证历史,
飞旋描摹痕迹。
人在云中,云在人间,
颌首含笑,
欢乐江河奔流狂放。
 
黎明与黄昏遥相呼应,
相约云朵,蜜意横流,
滋养,爱惜,不离不弃。
今天之云给你,
明天之云给你,
永恒之云,永恒之甜,
回环往复,生生不息。
 
 
蝴蝶泉边
 

蝴蝶泉边蝴蝶不在,
清澈泉水中,
却满是蝴蝶的影子。
无论多久,只要蝴蝶来过,
它们的影子都会在。
 
蝴蝶倒挂于树影,
相携,相爱,相恋,
一世情语漾出水面,
石岸上、合欢树的枝杈,
热闹非凡。
 
蝴蝶在不在,
我都是外来人,
看到的,听到的,
触摸到的,
都被蝴蝶拥有,
贴满笑脸,淌满清香,
黎明之约,黄昏之恋,
点状排列,羽状飞起。
 
有风刮来,
刮不走层层蝶影,
有雨落下,
打不湿千古庄严。
泉水涌动,蝶语声声,
一潭清水一处秘境,
蝴蝶自洁自律,
掸去人间尘泥。
 
 
诗意石头
 
石墙之内,
石头不是石头,
是眼睛,是嘴,是鼻子,
是耳朵,是一朵石化却鲜活依旧的花。
 
春风吹过石头,
春风吹拂石头,
五官里长满五官,
一眨一动,一张一合,
透出古巷,透出文明,
透出地域色彩的优雅与悠扬。
春色贴满石头,
春色长满石头,
春色花纹蜿蜒,
春色鸟鸣婉啭。
春色小镇,春色农庄,
一遍遍吐露春色,
春色鲜绿、茂盛,
春色渗透所有季节,
万物生长。
 
听石头宣誓,
听石头耳语,
回顾与颂赞,
展望与信念,
字字荡出涟漪,
字字物化为雨
一块块滋润大地——
大地母亲啊,您的石头,
您的一草一木,
不论居于何地,
都会活出诗意。
 
 
放下身段
 
放下身段你有了身段,
不掩藏,不躲闪,
不扭捏,苍山之云、之风,
之万千植物,
升起即翻卷、涌动,
打开即忘我地盛行。
 
一物有一物的流畅,
一物有一物的光泽,
此生彼长,此起彼伏,
气息里含满色彩,
助力自己,助力他人,
不嫉妒,不相轻,
不排挤,不打压,
不以一已之利,
投他物以鄙薄尖刻。
 
描摹云影,折叠鸟羽,
柔软且任性,
一句话一世恒言,
镂刻、溶入,
层层人间,每一层都不荒芜。
 
春天从四面走来,
完全放开,毫无保留,
哪里都是春天。
稻田绿着,是春,
枝头红着,是春,
孩子们笑着,是春。
春在任何一角,
放下身段,
以人们任何所需的姿态,
美成更多的春天。
 
 
三月街
 
三月街挂在春天,
所有的风自带绿色,
朝霞染绿,夕照染绿,
绿是象征,绿是状态,
绿是万卷经书,
绿是生命的辽阔。
 
抹去弯度,拭去冷雨,
前后左右都是春天,
春天的笑脸,春天的背影,
春天的臂弯,春天的怀抱,
春天在春天里,
春天让春天奔跑。
 
从三月街启程,
一路走着,都是三月。
今天和明天是三月,
之后所有的日子,
都是三月来,且会走向三月。
 
紧贴三月,抱好三月,
生命是过程,亦可久留,
折一条柳枝,捡一片松叶,
抑或拾一粒砂土,
春天都会附身,
我与春天溶为一色,
三月从我体内穿过。
 
 
滇藏线上
 
地图上,曾一遍遍描摹,
滇藏线上的山水,
滇藏线上的城市乡野,
越描越远。远如传说。
 
如今,我在滇藏线上,
用手抚摸路沿、路面,
听路脉动,听路欢歌,
我落下泪水,我小声啜泣,
我站在我的对面,
仿佛理想和现实相约,
相约前行,相约走向遥远。
 
风吹树叶如吹动纸张,
地图慢慢展开,
多条路伸出来,要我描摹。
我一条条描呀听呀看呀,
理想在路上,美好在路上,
生命的至高点都在路上。
 
理想在前,现实在后,
我是我的影子,
我是我的真实。
人随心走,一步挨着一步,
不绕过阴冷,
不躲避崎岖,行走,
行走即会抵达。
 
2018年初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