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白鹿原》等5个 (阅读1461次)



白鹿原

黄土梁上,春风已等候了半日。
在悄悄送来草木的清香,
在让一个梦影,如柳絮一般飘扬。

昨日似又重现。一路盘旋中,
缓缓抬升的不止于高坡,
还有好奇——对每一失传的旧事。

王陵依然怵目,无数人攀爬着,
遥望时都只当蚁群。碌碌,
而且寂寂;喧嚷都被埋入地下。

不再有战争和轰鸣,土坷之间,
一簇簇迎春花开到了纵性。
再无须任何人去修剪,或采摘。

一味任野性蓬勃。沟坎尚仍交错,
散卧的大石肆意地平躺,
仿若章节残缺的巨著。沐浴着日光。

                  2018.3.12.




春柳

不必都生长于灞原。
隐隐淡淡,
哪怕浅绿,
都带来早春的消息。

尚在萌芽,
若待妩媚还需要些时日。
一排排望去,各自在蠢动。

像一根根纤细的发辫,
披拂在头顶。
也并不十分经意,
却已有几分俏皮了,
在微风中,在晨光里,
腼腼腆腆。

柔软的枝条——
还未到那别离的光景,
因此自不必倾折。
慢慢滋养,
直至滋润了无边的堤岸。

……为干涸的河道,
一律涂上几小抹亮色,
不必太过浓烈,
只消轻轻摇曳。

只消让春去了,
而春又如约回来。
不必总是等到烟雨的梦境。

          2018.3.12.




医院长廊

一卷诗集,带来一种沉静的
定力。在茫茫噪声中,
浮躁的人影穿堂而过,
如川流不息。翻滚的诗句
正好抵消墙角里的寂寞,
化解几分排队中的焦愁。
无可退缩,每当疼痛来袭,
平平仄仄的生活都生起波纹,
默默吟诵也难于自愈。
只得立在长廊间,懦夫般
深吸一口救命的鲜氧,
却原来仍是那几首艳词,
冒出令人迷醉的气泡。一上午
几次心颤不已,绝非因为气虚
或胆寒,不过有些尿急,
不妨害继续那没来由的抒情。
候诊时,无人不是病人,
都各有着身体里的积垢,
和灵魂上的灰斑。没有人
幸免于时光的一次次调戏,
而无须调治;没有人保全
虚乏不堪的理想,任其溃烂,
竟忍痛而不去割爱。那些咳喘,
无论来自喉咙,还是书页,
空旷得都好像一场宿缘——
在如梦的千百年前,回乡的道上。

               2018.3.14.




晕眩

无辨南北。正好忘却
卑微的来路。
也不曾兀自喃喃
或轻颤,不曾在十字街头
发出怪戾的低吟。
哪怕是诗,如灵光
于耳畔一闪而过,也不必
轻信。
不必重燃无知的战火,那日
已足够蹊跷,无人
再能去破译。
请保重!斑马线上
已没有真理,澎湃的血
还应呆在停车场上,至少不该
随意喷溅。
迷途永是迷途。蜿蜒着的
有时是人间的大美,潜伏在
每一暗道的入口。
地铁站吗?那日分明
在灰黯中逗留了
不止半个小时。
有过客匆匆,有旅伴
似曾相识而又
一概陌生。如此而已。
心,还是慢慢沉淀了下来
而非更加狂躁。那日
本不宜铭记一生,遗漏掉的
也都是因缘,都应该
于瞬息之间
随风一并飘散脑后。

           2018.3.14.




暮晚

悲怆如古埙,汽笛声
一旦从八方嗡鸣而至,
整个城市都开始了呜咽。

仓促间,乱哄哄的酒气
从芜杂的枝丫上冒出,
散布向每一片流云。

天际,一团热血正沸腾于
愈来愈激越的长调中,
已忘情地在燃烧、蒸发。

映射到高矮楼宇——那丛林
瞬时被道道光焰笼罩。
但仍傲立着,彩陶般凄艳。

            2018.3.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