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矿山的黑暗继续压在我心上(1998年诗集第四辑) (阅读251次)



矿山的黑暗继续压在我心上
(1998年诗集《无处安放的灵魂》第四辑)

■命运在地底
 
    没有阳光,我就是阳光;
    没有光明,我就是光明!
            ——题记一
 
    有限的是光明,无限的是黑暗!
    有限的是生命,无限的是死亡!
              ——题记二
 
1
 
那一个人,隐身于矿山的地底
无人看见他的面目
仿如岩石
在地底下寂寞地生存
 
他干燥的脸庞
漆黑的身子
仿佛地底下的另一种生物
在地层之间钻来钻去
 
而漆黑巨大的地底
一盏矿灯仿佛飘渺的磷火
携带着一个灵魂
在地底的黑暗中飘来飘去……
 
2
 
黑暗无边的地底下
一块巨大的岩石突然扑下
击中了一个矿工
带来了灵魂的窒息
 
一张被死亡抓住的脸
让我看见了灵魂的悲怆……
他漆黑的面容
仿佛石头,堆积在我心中……
 
3
 
我服从那一个命运的驱使
从遥远的人世来到了这个地方
 
我从地面上下来
来到了黑暗的中间
在黑暗中被黑暗抓住
变成了黑色的一团
 
黑暗压着黑暗
死亡压着死亡
我被埋在中间
 
一张漆黑的脸无人看见
向着阳光仰望
 
4
 
究竟是什么使我来到了这里
成为黑夜的一部分
成为寂静的一部分?
 
整个地底沉浸于漆黑
矿井缩成一团
痛苦像墨水一样浸染着我
 
无边的地底
仿佛我的身体
生长着喜怒哀乐
 
我不敢叫喊一声
生怕惊动
黑暗里那无数的鬼魂……
 
5
 
乌金,无喜无悲
仿佛与我一生的命运无关;
矿山,不动声色
仿佛我的黑暗不是矿山的黑暗!
 
一双漆黑的大手
搅动着地底的乌金
无边的黑暗中,星星点点
究竟被搅起了什么?
 
只见一团团乌黑,宛如阴气森森
围困在那些人之间
 
在一块乌金与另一块乌金之间
我宛若飘下来的一片树叶
从古迹里走出的一个夜行人
一个忽隐忽现的远古的脸庞……
 
6
 
一张被死亡照亮的脸
藏在黑暗之下
痛苦地揪住我
 
——带我走!
带我回到阳光下!
 
这一个灵魂的声音
让我满心痛楚
我将他带回了地面
带回了阳光下
 
那一群面目漆黑的人
他们隐身于矿山的地底
像一群地底下的土拨鼠
无人看见他们的面目
在地层中寂寞地开掘,寂寞地生存……
 
7
 
——我多少年华,耗竭于地底
——我多少兄弟,长眠于地下!
 
一块乌金,让我看见了死亡的阴影
一座矿山,让我经受了灵魂的痛苦
 
我无以排解
唯有痛哭!
 
8
 
一个矿工的一生
就像一块默默无闻的煤一样
在黑暗里生存
 
他经历了什么,他遭遇了什么?
局外人无从知道,也无从言说
黑暗比我们更清楚
 
一块乌金,就让我在诗歌中看见
无动于衷的寂静
无动于衷的黑暗
而我的命运就在它的上边
 
9
 
在地底下
没有阳光,我就是阳光!
没有光明,我就是光明!
 
没有天,我就是天;
没有地,我就是地!
 
地面上的人
你们不知道地底下的黑暗
你们只看见光明,只知道黑夜
 
地面上的人
你们不知道那儿的黑暗
却又在喋喋不休地谈论,多么滑稽!
 
地面上的世人们
你们不知道
光明有时反而会掩蔽了你们的目光
让你们短视甚至失明,让你们看不到底层
 
当我走入地底
对于世上千奇百怪的目光
我一律蔑视!
 
10
 
有限的是光明,无限的是黑暗;
有限的是生命,无限的是死亡。
 
在漫长的光阴中
在人类累积的年代地层中
历史呈现了它的黑暗
 
它是另一种矿山
让我不停地挖掘
 
我成了人类中的另一个挖掘者
另一个书写者
——我成了历史的又一个挖掘者!
 
黑暗让人无言
死亡让人悲哀
悲剧一再发生
 
黑暗总是被黑暗掩盖
死亡总是被死亡遗忘
错误总是被错误重复
 
历史为何总是如此反复重演?
让人触目惊心
 
11
 
分不清是在哪里
我是在矿山还是在书山?
 
我就是在地层中寂寞生存的那一个人
在寂寞地挖掘
 
我成了人类矿山的又一个挖掘者
我成了人类命运的又一个勇敢的勘探者
 
12
 
我为何生存在这里
成为人类的另一种别处?
 
你们看不见我,
这正是我在黑暗中的命运!
 
——命运在地底下
没有阳光,我就是阳光!
——命运在地底下
没有光明,我就是光明!
 
   1998年11月28日夜里—29日上午11时删改许多旧稿所得。

■地底
 
全世界的黑暗都压缩在这里
全装在这一个地道里
 
你找不到日月星辰
你只找到一盏矿灯
 
说一声就到了,可是路还远着
道一声早上好,可这是大夜黑
 
看一眼天空,天空无影无踪
踩一脚地底,地底严严实实
 
把两只脚交给黑暗
你才会明白光明的可贵!
 
这里有许多你在地面上看不到的东西
你看见的在你脑子里发生何种联想和反应?
 
黑暗的地道,它到底通向哪里?
无形的危险,它潜伏在什么地方?
 
这里就是另外的一个世界
它被黑暗掩藏得严严实实
 
前方,会碰上什么样的命运?
你无法知道,你只能拎紧手中的矿灯
 
一步步向黑暗的深处走过去
难道就是一步步走向地狱?
 
一块石头告诉你:你一生要碰到许多石壁
你无法绕开它们,仿佛命中注定!
 
一盏矿灯的光线告诉你
只要光芒不灭,你就不用害怕无边的黑暗!
 
黑漆漆的虚空仿佛太空一样
让你生疑:这是地球中的什么地方?
 
愈来愈重的黑暗仿佛魔鬼的脸面
它悄无声息地压迫着你的神经!
 
在黑暗的尽头,是无法穿越的石壁
在生命的尽头,无法穿越的是什么?
 
一个矿工告诉你:他的一生就是在地下工作
他已经习惯了与魔鬼共舞
 
你得到的印象和信息,告诉你
你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深处!
 
你已经来到了他们的中间!
来到了他们中间,你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
 
黑暗固然是一种令人畏惧的颜色
空虚却是人心的另一种地狱
 
那些说起来令人可怕的事故
并没有立即在眼前产生
 
对于这些漆黑一团的矿工
这里对于他们已是家常便饭!
 
地下的生活,比地上缺少阳光
它天生就是一团漆黑阴森!
 
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就呈现在我们的视野和心灵之间
 
噢,地底下危机四伏
但是,他们照样进进出出!
 
他仅仅是为了生活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谁说得清呢?
 
一个矿工,当他从地底下走到地面上
他是摒弃黑暗,还是迎接光明?
 
在阳光下,他仿佛一块行走的煤炭
回到了家里,他身上的压力也仿佛不能去除
 
面对地面上的复杂世界
有时他宁愿回到地底下
 
你不清楚他的日子过得如何?
可是你多多少少耳闻目睹了一些
 
这里人们的生活只露出了它的一角
它沉没的部分,可能永不为别人所知
 
一车车煤炭,当它们从地底下来到了地上
它耗去了人们多少力气,多少时间?
 
一块煤,它燃烧给予人类无私的光热
可一旦过后,又有几人怀念它的深情?
 
而他们,这些辛辛苦苦的矿工
世上又有谁人能看到他们?
 
他们习惯于地底下挖煤
习惯从黑暗中,运送到地上
 
而他们所得到的是多还是少?
而他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正如他们已经习惯了和地底打交道
你深入其中,不禁对他们肃然起敬!
 
他仿佛一个地质学家,经验的丰富
让你大吃一惊
 
地底下的人并不比地面上的人差
就如这个矿工,你也不得不佩服他!
 
命运因人因时因地而千奇百异
但心灵和人格却是平等的!
 
当你来到了地底下,
你就会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
 
        1998/11

■矿山,悲惨的事故不断发生
 
矿山,悲惨的事故不断发生
全国大大小小的煤矿
悲惨的事故不断发生
这些年来,它并没减少,反而日渐增多
让我听到后,心灵又痛苦又麻木
 
这个黑暗最大的集结地
这个死神潜伏的地方
悲惨的事故不断发生
是什么驱使它们如此?
面对悲剧,你能让我再说些什么呢?
 
在这个越来越逐利的世界
矿山,你何时才变得美好一些?
你何时才能不再灾难频传?
矿山——何时你才变得不再是噩梦一个?
 
你的地底被不断挖空
地面出现了塌陷
生态环境被不断破坏
多年以后,还有什么可留给子孙后代?
 
矿山,你的黑暗压在我的心上
我的内心痛苦无人可知
我的内心,就像一片被挖空的矿井
留下了永久的伤痛
 
贪婪的人们呀,只要能挖出煤来
就不断地挖出来,挖得越多越好
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生态环境?
你们能不能为后代想一想?
 
矿山,你看不见我在为你痛苦!
矿山,没有人像我一样为你痛哭
没有人看见我为你忧心如焚
 
那些悲惨的事故,照样不断发生
那些令人痛心的悲惨的哭声
隔了一段时间又再次响起——
人们啊,你们为何如此健忘?!
 
那些悲惨的事故,照样在不断发生
只不知,这一次又轮到了谁?
只不知,又是那些人倒霉?
那些悲伤痛哭的人又是谁?
 
我为何面对现实总是无能为力!
面对这个国家,我总是无能为力!
面对这些矿山,我总是无能为力!
我总是在什么时候,从深夜里惊醒
 
矿山,你的黑暗总压在我的心上
那些悲惨的事故,照样在不断发生
我痛心并不能改变它的一丝一毫
我总是在什么时候,从深夜里惊醒
 
我总是在深深地忧虑
为了矿山,为了这个国家
同时也为了这个世界
深深地忧虑,仿佛忘了自己
 
我还能再说些什么呢?
矿山,我已无话可说!
面对这个世界,我为何总是无话可说!
——我为何总是无话可说?!
 
        1998/12
 
■矿山的黑暗继续压在我的心上
 
矿山的黑暗继续压在我的心上
我背负着它,继续走我的路
在这个世间,在我的人生之路上
我不知道何时才能够摆脱它?
 
多年以前,矿山的黑暗就压在我心上
我从矿山里走出来,读上了大学
如今毕业到另一个地方去工作
这一路走下来,不管走到了哪里
它依然压在我的心上
 
这巨大的黑暗,这无形的黑暗
这让人痛苦不堪的黑暗
它继续压在我的心上
让我有时不得安宁
让我继续承受巨大的折磨和痛苦
 
它时常让我不得安宁
它时常让我万分痛苦
它时常让我看见了……黑暗无边
它时常让我看见它……阴魂不散!
 
如今我发誓要放下它
如今我要卸下它的重负
如今,我要继续走我的路
如今我不想要再背负你了,我无力再背负你了
我要轻装上阵,我要轻装前进
 
可是走在阳光下
为什么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那么多的矿井?
为什么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那么多矿工的身影?
为什么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为什么我总是突然感到黑暗深深?
 
为什么我总是突然想起了矿山?
为什么我总是突然想起了矿井和地道?
为什么我总是突然想起了你,矿工?
为什么我的眼前突然一片漆黑,让我惘然止步?
——我弃之不去的黑暗啊!
 
如今我已脱离了矿山
可是我的心灵仍然脱离不了你!
你的黑暗仍然压在我的心上
让我继续窒息,令我不堪重负……
——我弃之不去的黑暗啊!
 
而我唯一对得起你的就是
我仍然背负着你
我仍然背负着你前进
(纵然我的力气有些不济)
我仍然在顽强地走着我的道路
我仍然在不屈不挠地前进
我仍然无视这条路上所有的一切艰难与黑暗!
 
纵然我今后不知要走向何方
纵然我一生一无所成
我仍然背负着你,背负着你的黑暗
走在我人生的旅途中
不管我今后走到了哪里
我依然背负着你
这一份记忆这一份底色
这一份初心我一定保持,直到永远!
 
太阳顶在我的头上
而黑暗依然在我面前展开!

               1998/11
 
■出处
     ——写给萝萝,写给我不知去向的邻居
 
你我都住在红茂的矿山里
你我都讳言矿山,讳言煤矿
仿佛那是我们身上的一个创伤
我们不自觉地想要将它掩藏起来
 
我们本来就来自矿山
可我们下意识掩盖它
就像掩藏起自己身上的伤疤
不让别人看见
 
一旦我们的出处被人提起
就像被人揭开了伤疤
我们的脸色隐约变红
内心隐约泛起某种痛楚
 
有时我们也坦然对待
是啊,又有什么呢?
来自煤矿就来自煤矿吧
——英雄不问出处嘛!
 
你我都离开了矿山
我读了大学,又到一个山区中学去教书
而你,却不知了去向
我只听说你外出打工去了
 
可是我们的父母仍然呆在矿山里
仍然呆在那一片偏僻的深山里
他们仍然下井,仍然为黑暗卖命
仍然让我们牵肠挂肚
 
身处社会的现实之中
你我都深感无能为力
我们无法改变什么
我们只能做好自己
 
什么成了我们青春的隐痛
伴随着我们成长,讳疾忌医
不愿提起它,宁愿抛诸脑后
仿佛没有那么一回事……
 
如今我慢慢地看开了
不知你是否仍在计较它?
我们再度明白了一个基本的真理:
一切都得靠自己!
 
如今你好像去了广东打工
具体去向不知
而我呆在这儿
在这个深夜里却想起了你……
 
             1998/12

■我无法朝你呼喊
        ——写给当年的一位邻居少女
 
多年以前,我们并不知道
我们的命运会走向哪里
我们只呆在一片灰暗矿区里
一片仿佛与世隔绝的矿山里
那里的地底下一片漆黑
那里的坑道煤窟似乎永不到底
少年人,只听别人传说过那里黑暗恐怖
它到底是何模样,我们从未进入过
后来我们有了机会,进入了地底下
看见了那一条条黑色的地道
延伸到不知处的深处
四通八达,漆黑一片
担心走进去还能不能走出来?
那些,被我们称为叔叔的矿工们
就钻在里边,像土拨鼠一样
在地道里挖掘,挖出了煤炭
他们乌黑的脸庞,雪白的牙齿,贼亮的双眼
就晃动在你我的面前……
 
这下井参观的经历
一面破除了你我神秘的恐惧的心理
一面又增加了对矿工的敬意
在那一片我们生活的矿山地上
在那一片我们关注的和担心的地方
在那一片煤矿工人挖煤的坑道里
在那一片黑暗之域
我们认识了另一个世界
我们认识了另一个黑暗的世界
我们认识了每一块煤的来之不易
我们的梦里,由此也多了另一种黑暗和噩梦
 
这些下井的工人,我们称之为矿工
包括我们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叔伯
也包括你我敬畏的父亲
我们看见他们早出晚归
我们看见他们走入矿井
有时大半天没有归来
你的父亲是一个工区长
我的父亲是一个工区的党支部书记
他们都有自己各自不同的工作,却又有着共同的属性
其中之一就是值夜班
那时我们睡在夜晚的美梦里,毫不知晓
偶尔从白天归来的父亲身上
看见了父亲疲惫的神色……
那时,我们都不太懂得生活
那时,我们又已经懂得父母的不易
那时,我们只有暗暗发誓努力读书!
 
你我生活在红山矿山里
互为邻居,隔着一堵墙壁
生活表面上平淡无奇
与周围的大山一样,默默过着日子
在这一个大山的角落里
称之为红山,称之为朝阳
我们就在这朝阳矿区的三号井旁边不远的平房里
度过了我们的青少年生活
 
在这一个仿佛与世隔绝的地方
灰暗的地方,无聊的地方
我有幸与你成为邻居
有幸看见一个少女灿烂的笑脸
有时倚门而立,有时在菜园里
父母不在家时,相互串串门,借书来读一读
我庆幸认识你,你也庆幸认识我
在青春的成长里,我们有过一些交流
有过好感,甚至有了一些共同语言
有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情窦初开的小秘密
 
你在这里长大,又在这里读到初中
跟我妹妹的经历差不多
不像我,十七岁才从老家被父亲带来
我常常登上山顶去眺望远方的世界
仿佛一个人孤独地站在天底下
有时你看见我下来,就问:“又去爬山了?”
“是呀,上去看看”我匆匆而过
有时你说:“什么时候也带我去爬山?”
只是记忆中,很少带你去爬山
 
我在红茂三中读书,距红山四五十公里
我的成绩让父母又喜又愁
喜的是孩子懂事,用功,成绩好
愁的是孩子读书的费用不知从哪里来
他们,依靠一个菜园,种菜卖菜,养猪养鸡
供四个孩子读书
我埋头刻苦攻读的精神,影响了你们
我们都有了自己的梦想
飞离父辈工作的矿山
飞向另一个天地
 
经历了多少个白天和黑夜
我的青春在矿山里又孤独又茂盛地成长
我之前没有下过矿井
我没有真正地挖过煤
当我有一天下到了地底下
看见了他们——
这些漆黑的矿工
在漆黑肮脏的矿井巷道里挖煤
一支支晃动的灯柱
显示了他们仿佛在地狱之间
从此以后——
我的内心
怎么也摆脱不了地底下
那一片无边的漆黑……
 
我们要认识更大的世界
因此我们毅然决然离开了矿山
可是外面的世界,带给我们的
却是更大的挫折,更大的受伤
一番闯荡之后
我们终于认识到了——
世界无处不在的残酷
那时我读着大学
而你,却去了打工……
 
现在我提笔写下这些
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黑暗
仿佛那一座矿山的阴影
移到了我的眼前
仿佛那一条地下的黑道
爬上了我的笔尖
让我在雪白的稿纸上
黯然停笔
一阵晕眩
 
现在我在诗歌中又想起了你
想起了你却不知你身在何方
我的内心,一阵刀割般的疼痛
看不见的血弥漫上来
我无法朝你呼喊
 
                1998/12
 
■我又梦见矿山了
 
今晚我又梦见矿山了。
我梦见我在它的地底下挖煤
在一团漆黑之中
跟那些漆黑一身的矿工呆在一起
挖着漆黑一团的煤层
身边是无数的星星点点的矿灯光芒
恍若在另一个黑暗荒凉的星球
那些一脸污黑的矿工,只有眼睛闪闪发亮
围绕在我的周围,像电影里的镜头一样
像油画中的人物影子一样
他们在我的身边旋转,像在星空中挖掘
像在另一个星球寻找生命起源一样
直到一片巨大的黑暗突然覆盖下来
他们葬身于其中
这一切突然消失了
只留下我一个人狂呼大喊……
 
仿佛一个噩梦结束了
另一个又开始上演
在一片漆黑的地道之中
(仿佛变换了视角,我俯视着他们
我明明记得我是在我的家中,而不是在地底下
我明明坐在书桌前伏案写诗,可怎么钻到地底下挖煤来了?
我奇怪我的行动,怎么钻到矿山的地底下挖煤来了?)
我看见我跟那些漆黑一团的矿工们纠绕在一起
在他们的中间,我是一名指挥者
又像一名领导,又像一个局外人
他们在动手,我在指挥
没有人尊称我叫“诗人”,只有一个声音响起:
“欢迎你来到这里!”
可不久,我在他们中间显得碍手碍脚
他们有时放下工具,嘲笑我
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
叫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别在他们干活中碍手碍脚
我仿佛变成了他们中不受欢迎的人
在到处飘荡,到处钻来钻去
他们让我走开——危险,别来这里!
而他们自己,一转身
就钻进了更加漆黑更狭长的地道深处
我毫不示弱,抢在他们前面
我的手上多了一台挖煤机,直钻了过去
那些黑脸的矿工们,就围在我的身边
佩服地看着我干活
像一幅油画中的主人公一样
周围浮动着星星点点的灯光
我就是亮在其间的主角
我甚至想跟他们念一首我的诗
让他们知道我曾经写过他们
可是他们只顾干活,毫不理会这种玩意
他们看不见,他们本身就是一首诗
在他们疲惫劳累,一屁股坐在坑道休息之时
黑暗敞开了巨大的胸怀,
像地母一样
将他们抱在怀中
一个温和的声音对我说:
“来吧,来吧,到这里来吧!”
 
当我惊醒起来,我知道我又梦见矿山了
矿山呀,我离开了你
可是,却无法逃离你的阴影!
 
               1998/10

■几个老乡素描
 
  1、矿工老关叔
 
矿工老关叔
人称关公
手中没有大刀
只有一把煤镐
 
矿工老关叔
常来我家坐
陪我爸爸饮两盅
聊聊二号井下的工作
 
矿工老关叔
带我去井下
黑漆漆的工作面上
黑漆漆地走了一遭
 
从前老关叔
下井去挖煤
又累身又脏
落下一身病
 
矿上安排他
做了瓦斯检测工
从此不用干重活
工作面上轻轻过
 
今日老关叔
开了一发屋
手上一把剃头刀
在别人的脸上刮来刮去!
 
矿上小孩子们经常唱:
矿工老关叔
关公,关公
手中没有大刀
从前手拿一把煤刀,
今日换了一把剃头刀!
 
2、陈叔
 
陈叔管饭堂,
做事有原则。
饭菜做得好,
工人常常夸!
 
陈叔陈叔我常叫,
帮了我家不少忙。
老乡中他最爽朗,
大小困难一起帮!
 
做菜喝酒样样行,
老乡一坐吹牛皮;
杀鸡不用两分钟,
今晚不醉不给走!
 
3、李叔
 
李叔李叔人文静,
大小细活都拿手!
我家屋子一漏雨,
他来帮忙做维修。
 
李叔李叔人文静,
不抽烟来不喝酒!
李叔李叔我叫舅,
他是我妈认的亲!
 
4、罗叔
 
罗叔罗叔人矮小,
常来陪我爸喝酒。
脸色枯黄又削瘦,
好像害着什么病。
 
罗叔罗叔对我好,
我却不知他干什么活。
别人对他评价不甚高,
常常嫌他怪话随便说。
 
我刚来到红山时
罗叔经常来串门
后来不知因何故
越来越少到我家来了
 
罗叔罗叔人矮小
家住朝阳后坡下
木头搭的简陋窝棚
我去过多回看望他
 
罗叔罗叔我常叫
我高中毕业后就少见了……
再后来我回来一问
——你怎么竟然不见了?
 
5、蔡叔
 
蔡叔蔡叔我常叫
老乡之中他职位最高
家境条件最好
两个宝贝孩子很溺爱
 
好像他也有一些官架子
平常跟我们甚少来往亲近
我和他有一次在班车上碰见
他假装不认识我,我回家想了半天
问了父亲,描了模样,才最终确认是他
 
蔡叔的妻子李阿姨
比蔡叔对我们更关心
也更让我心里感到温暖
她偶尔有时到我家里来
我就急忙给她端茶送水
 
其实蔡叔对我家挺好!
只是我不知具体情况
我只去过蔡叔家里一两回
他家搬了新楼以后
好像我一次也没去过
 
蔡叔蔡叔
可怜两个孩子不争气
让他们伤了脑筋!
 
6、隔壁罗叔
 
隔壁罗叔,老家北流
自从搬来我家隔壁住
与我们一家就成了邻居
夫妇俩,带来一女两儿
 
他不抽烟,偶尔喝点小酒
平时注意身体养生保健
不似我爸爸,烟酒一样也少不了
他性格文静,不爱热闹咋呼
 
隔壁罗叔,一个工区长
平时早出晚归
带领大伙儿下井挖煤
工作面上争第一
 
她的宝贝女儿
和我妹妹一起读书
有时来我家串串门
跟我借几本资料书
 
隔壁罗叔呀
我大学毕业后就失去了联系
听说你们一家回北流老家去了
让我得知后莫名伤感!
 
7、隔壁覃叔
 
挖煤人多疾
矿工多生病
听说肺结核
很难治得愈
 
隔壁覃叔
不幸患上
早早在家休养
没事就到处走走
 
我读高中时
他一副羸弱模样
让我为他暗暗担心
也为他暗暗祈祷
 
他的两个小孩子
就像我的小弟弟
多像我的小跟屁
我们快乐活在一起
 
我读大学后
他就因病去世了
留下寡妻两儿
家中光景顿时黯淡
 
我们相互帮助
我们患难与共
两家人在红山
共渡艰难岁月
 
失去了联系的覃家兄弟
如今我思念你们
不知你们在哪里读书或者工作?
何日我才能够与你们重逢拥抱?
 
8.附:我爸爸
 
我爸爸对老乡们都很好!
我爸爸在老乡们中威望很高!
我爸爸待人宽和,热心助人
但我爸爸的性格缺点就是爱喝酒,爱谈天!

我爸做通风工区的支部书记,
一做二十年,
不升也不降。
不是他无能,
而是上头说:
“你离开了谁做?”
 
            1998年12月3日

■两个我已经离开的地方
 
我回不了我的矿山
我也不想再回我的矿山了
因为我已经远离了它
我与它,在人生中渐行渐远
 
我回不了我的大学
即使我十分想回我的大学去
可是我再也回不去了
因为它将我扫地出门,我只有远走它乡
 
这两个我已经离开了的地方
一个是我主动离开
一个是我被动离开
它们,都深深地融入了我的血液和灵魂
它们,都是我深深眷念的地方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矿山
可是我再也回不去了
那儿的黑我已经受够了
那儿的苦我已经受够了
因此我义无反顾地离开
我怕我被人们嘲笑!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大学,我的王城
可是它却不爱我
因此我只有远远地离开它
尽管我硬生生成了它的一个叛逆的学生
尽管我已经被扫地出门,可是我仍然热爱它!
 
而在罗城这个地方
我呆在这里教书,说不上多少热爱
我还梦想回到我的大学去
我还梦想回到桂林去
 
可是现实中,我只能呆在这里
我只能呆在这个我不喜欢的地方
在这个无人关注的山区角落里
一边教书一边寻找我的出路
 
而我的出路又在何方?
四面黑色的大山,它的阴影重重包围下来
宛如人世间的无物之阵一样
将我围困在中央,让我无路可逃……
 
我最好的青春年华
看来就要在这山区里被毁掉
一个一心想要逃离山区的人
却又最终回到了山区里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
我看见自己,奋斗来奋斗去
单靠自己,还是逃不出宿命的手心
 
其实我一转身,其实我一咬牙
我就可以转身离去
可是我为什么还要呆在这里?
为什么还要顾念着我的事业?
 
而现实却是如此糟糕,如此恶劣
理想早已被现实冲击得七零八落
谋生尚且不易,还奢谈什么事业?
可我为什么还要呆在这里?!
 
他们老是说逆境出人才,
可我更相信顺境更出人才!
没有人比我更渴望一个顺境
没有人比我更渴望一个用武之地
 
两个我已经离开的地方
还在束缚着我
这一个我尚未离开的地方
更加束缚着我
我不知道我何时才能摆脱你们?

人生苦短,最怕壮志未酬!
我必须要用我有限的青春
奋斗出我无限的事业
让它像日出一样辉煌壮丽!
那么,所有的苦你们都来吧!!
——我绝不惧怕!!
 
        1998/12

■坚韧不屈
 
世上多少人的人生壮志未酬啊
在这个人间,多少英雄豪杰如此
我跟在他们后面,走在历史这条路上
我一直担心我会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
 
因此我,必须拼命努力
正如过了河的卒子
只有拼命向前
才是唯一的出路
 
我,一个埋头苦干的穷青年
在别人看来简直一个穷光蛋
可是我毫不气馁,毫不妥协
我必须奋斗出我生命中精彩的篇章
 
无论身处何方
我都要坚持我的理想和追求
我都绝不向困难低头
我要让生命在困境中迸发出新的光辉!
 
我要让我,成为一个乐观向上的人
我要让我成为一个战胜困难的人
我要让我成为一个屡败屡战的人
我要让我最终成为一个转败为胜的人!
 
纵然我身上有许多缺点和矛盾
纵然我身上有许多不足和软弱
但我更坚信我拥有坚强不屈的毅力和斗志
无论如何,我都要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
奋斗出自己的精彩
 
走在历史这条路上,我不怕困难
我只怕自己一个人,力量不足
我看见我陷在其中,与无物之阵作战
我常常想要逃离,从这儿逃离开去
我不知道我最终会变成一个什么模样?
 
               1998/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