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节气谣(立春——谷雨) (阅读166次)




刘术香:节气谣(立春——谷雨
 
       
立春谣
 
立春此刻如墙,
内外时光游走,
谁属于谁,
谁粘附谁,言语凝滞,
只有主角没有旁白。
 
青色石块,红色瓦砾,
此起彼伏的旧念,
裹紧时光又被时光裹挟,
神谕遍野,旧着飘来又旧着飘去,
旧柴之味,旧纸之味,
旧视线、旧听觉之味。
 
位置挪移位置,
一处为空,处处为空,
花在花里露脸,
水在水里闪现。
细语如水,滴出时光,
淌出时光,所有欣喜,
所有疼痛,全被打扰。
 
一年被一年搁置,
彩云高悬,万物生,万物灭,
万物捂住万物的腰身,
千里千村,千人千面,
灵魂被灵魂拉紧,嘶鸣或讴歌,
立春是一个符号,
只可掠过,不可镂刻。
 
天堂之上仍有天堂,
春色在影子里浮游,
仰慕却从不抬头。
 
 
雨水谣
 
天地相接,
雨水掩住羞涩,
说出欲念,
说出时过境迁。
 
含而不露的,
是早年的色彩,
移居或漂泊,
没有最好,没有更好,
只有思念湿漉漉的,
如种子,
落进田野却不在田野。
绿色线条,花色波澜,
从田埂越过,
心室如镜,照空前世今生,
霞光与夕晖叠合。
 
抬望远方,
丝绸之滑,月夜之滑,
丝丝滑入江河,
节节之门敞开,此山恍惚,
彼山迷离,闪电被切成碎段,
雨水之亮,梦消失于梦,
滴答之声,
汇入最初的怅望。
 
风情被风情打动,
分与合隐去光泽,草帘之色,
布匹之色,仿佛声光并存,
一色一个故事,一色一界晴川。
 
 
惊蛰谣
 
春之外春在蠕动,
门在框架里
闪电及万般景色,
在虚化里静卧。
 
不说盛开,不说烂漫,
不把一季洁白颠来倒去,
任风吹拂与荡漾,
一寸泥土,一世温馨,
横陈或折叠,
都随泥水渗出。
旧事被泥水抹过,
甜被甜啃噬,
山川白亮之前,
梦把幕布合上。
 
敲击乐器,敲击风向,
百年孤独裂开缝隙,
花被花推开,
叶被叶遮掩,
残存时光纷飞,
车辙只有印痕没有动感,
动静和谐有序,
风轻轻抚过,
一世杂言荒芜。
 
惊起飞鸿,
惊起骨骼共鸣,
山外相接于山外,
滔滔流水自成格局
自己对自己表白。
 
 
春分谣
 
轻轻一滑,
黑白开始对等,
眼眸里蓄满眼眸,
光与影俯首低吟。
 
不谈火焰,不思海水,
不说声带里丝丝梦幻,
门扉推开门扉,
一张纸抵达一张纸,
深处没有死角。
 
笛声轰鸣,
远方全是虚数,
楼群错落,灯盏参差,
一处灯火照亮万世表达,
轻晃或轻摇,
归入一个数字,
火苗舔舐火苗,
一词之轻,一世之轻,
心甘情愿地退出。
 
春分为界。
此岸与彼岸永不相合,
双手合十虚空,
十指交叉虚空,
拯救承接拯救,
抱紧浪花,抱紧虚实之隙,
阳光让道于海水,
一边沙鸥退去,
一边霞光漫卷。
 

清明谣
 
寒凉犹在,
一切都在远方。
南方的南方,
北方的北方,
点点绿意,点点飞花,
梦中飞来乐曲,
小歌谣,大翅膀,
弧线里填满幸福,
羽毛石化,石头羽化,
房前屋后,山前山后,
青烟里走来仙人,
种子飞洒,
洒出山河多娇。
 
前与后没有界限,
鸟儿在说东道西,
月光遮覆绿芽,
溪水淙淙,梦之边缘清晰,
父辈留下的脚印,
从未被风抹去。
 
风与星星对话,
风与沙石对话,
同一主题,同一词源,
一些事聚拢又散开,
千万条路径伸展,
春雪落下,春雨落下,
石缝间,田埂上,
一粒种子万物丛生。
 
谷雨谣
 
烟云布下雨水,
点滴成禾。
我抱起禾苗漫山游玩,
坡地土粒松软,
笑脸复制,春色微醉,
清风任性掠过。
 
风在左,我在右,
穿过经年尘埃,
天空愈觉明净,
云朵的姐妹,云朵的兄弟,
一一排列,一一躲藏,
一一握住风,握住我,
布谷声声,暗影里交织,
空镜子团团旋转,
骨骼之硬,
告白,纯净且直接。
 
火焰从脚边燃烧,
城堡点点软化,
月牙弯如细刃,
水天相接,天涯相接,
声音陷入迷离,
纸船飞逝,
神谕露出一角,
黄色布帛,黄色笔迹,
黄色泪水汩汩——
春天的一旁,
一则故事刚刚开始。
 
(未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