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我为什么会选择写作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心地荒凉 ◎ 我为什么会选择写作 (阅读1314次)



在你看来呢

在我看来
天下活动
凡是
有美女参加的
都是好活动
凡是没有
美女参加的
都不是好活动
在你看来呢
2018.3.13


大厨冯波

大厨冯波在我家
客厅吧台上
拿起一个牙签筒问我
侯总
这是胡椒粉吗
不,这是牙签
我回答他
2018.3.13


性感的尤物

去年5月27日晚
大概九点
我在一楼楼道里
看到了一个美女
丰乳肥臀
肤如凝脂
她走向电梯
我走向楼梯
可以说是因她惊人的美
使我瞬间丧失了与她
一起乘电梯的勇气
当我走楼梯
到达三楼时
她所乘坐的电梯
也到达了三楼
这个美女
她居然就跟我住对门
我打开房门走进
自己家里
她也打开房门
走进了那扇门里
我趴在猫眼儿上
往对门看了看
只看到了那扇早已
被她关上的门
此刻是第二年的
3月13日晚
从那以后我就
再也没看到过
这个性感的尤物了
2018.3.13


厨房设备

等闺女睡着后
我就将她的这套
厨房设备给扔出去
我说
扔吧扔吧
留着也没啥用了
吴胖说
面对初宝的那套
已破烂不堪的
厨房设备
求哥一脸惋惜地
问我
就这么扔掉么
三姐接起
他的话说
送给你拿回家玩呗
王子莘坐在一边
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2018.3.13


藏酸奶的王子莘

我在初宝的一个
铁盒子里
发现了一杯酸奶
我打开那个铁盒子
就发现了那杯酸奶
我知道那是
王子莘的酸奶
我问他你这是
什么意思呢
他说不想喝
我说不想喝就
直接说不想喝
你把它藏到盒子里
是想让它继续
发酵最终变臭么
2018.3.13


的确如此

那天我同求哥
坐在家里
客厅沙发上喝茶
我说求哥
你跟我在一起
除了谈钱
还是谈钱
因为你对钱之外的
一切事物都不懂
都没有兴趣
你能跟诗歌
发生关系
你能出现在
跟钱一丝关系
都没有的诗里
完全是因为
你认识了我
求哥点头说
的确如此
2018.3.13


车圈

哥哥姐姐
用嫌弃的口吻
对我说
看你那脖子里的灰
就跟那车圈一样
每一天起床
也就只是
用大人洗过的洗脸水
洗几下自己的脸
脖子和耳根
从未见过水
日积月累
就形成了车圈
走出去
跟别的小伙伴们会合
我立刻就又变得
自信起来
因为我看到
别的小伙伴们的车圈
套在脖子里
不管男女
多数比我的还要厚
2018.3.13


我为什么会选择写作

没有任何人引导过我
我的童年就是
漫长的黑夜
伸手不见五指
我用铅笔圆珠笔钢笔
在本子上画画
只会画一个小人儿
和一轮光芒万丈的太阳
我想买画笔
买画册
进城去报学习班
可我知道这一切
就跟做梦差不多
我省吃俭用买来
了一台录音机
买来了几盘磁带
开始不分昼夜地
去听磁带里录的
那些流行歌曲
并很快学会了
那些流行歌曲
我不停地翻唱着
那些流行歌曲
自我感觉比原唱
唱得还要好
我想学音乐
报考音乐学院
但我却深知
这简直就是做梦
于是我开始
写文章
写诗
在不停书写的
过程中
我突然发现
只有写作
不需要门槛和投资
只要你愿意写
你就可以写
只要你愿意不停地写
你就可以不停地写
只需要一支笔
和一个本子
在那些漆黑的长夜里
我点着油灯
后来点着蜡烛
再后来床头
就有了一个泛黄的灯泡
在那些漆黑长夜里的
微弱灯光下
我不停地写着
写着我的梦想
也写着我
破碎的希望
哦我终于
找到了一种
适合我的生活
那就是自由自在地写
无拘无束地写
一直写到我
生命的终结
2018.3.13


尊严

你总是骂我
没有尊严
是的
你骂得没错
我的尊严
早已被你
狠狠地踩在了地上
我从未践踏过
你的尊严
我总是小心翼翼地
去维护你的尊严
如果你被人欺负
我会第一个
冲上去保护你
如果你乱了方寸
我会首当其冲
去帮你一一理顺
你知不知道
十几年来
你的所谓尊严
都是我给你的
2018.3.13


优雅与从容

穷人遇到食物
就会被撑死
遇不到食物
就会被饿死
穷人不认识优雅
更不认识从容
因为优雅是
高官家的千金
从容是
富商家的少爷
穷人根本就
没机会认识他们
2018.3.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