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998年的诗(15首) (阅读223次)



1998年的诗(15首)
 
■幸与不幸
              ——写给同学们
 
每个人的一生中
都面临着自己的幸与不幸
你们也是如此,每一个时代都是如此
不论以前的还是以后的,均是如此!
 
是人,总会面临他的时代
他的时代是好还是不好,这真是一个问题
他如何在他的时代安身立命?
他如何把自己的理想前途跟国家命运结合起来?
 
每一个人的一生中,均有自己逃不掉的命运
均有自己的悲欢离合,均有自己的辛酸不堪
任何人都不能例外,你也如此!
问题在于你如何把握机遇,掌握命运
 
在这一个时代,你们应该感到庆幸
那些历史上的饥荒你们不曾遭遇
那些历史上的战乱你们不曾面临
那些历史上的灾难你们不曾经历
 
你们应该感到庆幸——
你们不曾面临饥肠辘辘
你们不曾面临兵荒马乱
你们不曾面临战火纷飞
 
但是你们也有你们这一时代的苦难
你们也会遇到你们这一时代的问题
比如现在,你们就被应试教育束缚在教室里
你们想要反抗却又没有反抗的能力
你们以后还会面临生活和工作中的种种压力!
 
现在你们面临着这一个特殊的时代
这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幸运和不幸的时代
你们面临着这一个时代上的混乱和危机
你们面临着这一时代的深刻变动而你们浑然不知
 
现在你们能够安稳地坐在教室里,听课学习
这是以前多少人不曾得到的机会
这是以前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理想
你们可要好好学习,努力上进回报父母
 
你们有你们的不幸,你们也拥有你们的幸运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面临自己的幸与不幸
每一代人均是如此,我也不例外!
同学们,就看我们如何在时代中拼搏和安身立命!
 
              1998/11
 
■担心
 
母亲担心我
父亲也担心我
他们不担心甚至不知道世纪末
只知道担心我这个儿子
 
我在罗城这里工作
过得如何,我的前途如何
在矿山里的父母
他们为我担心,实在为我担心
 
而我,担心教学工作
担心学生,也担心我的写作
我更担心世纪末,更担心未来
但我,却没有担心我的父母
 
我知道他们在矿山里,过得也不好
负担也重,前些年借的债还没有还完
身体也还算硬朗,暂时不用子女操心
父亲总是在电话中对我说:
“你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们不用你担心!”
 
相反,我在罗城这里一个人生活
反而成了他们的担心和牵挂
怕我人地生疏,过得不好
怕我工作不如意,怕我……
 
其实我有时也担心我的二弟
他在广州打工,过得如何?
其实我也担心我最小的弟弟
他的功课学习有没有进步?
 
可是这些都比不上
我对世纪末的关心
世纪末就要结束,新世纪就要来临
我担心我跟不上
 
我还有什么担心呢?
我担心这个国家的发展
我担心人类面临的灾难
我担心长江洪水过后的生态修复
我担心腐败危及整个国家
 
我担心我的前途和发展
我也担心我发不了财,也出不了名
在这里默默地堕落,演变为一个庸人
我怎么能够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
 
你看我,担心来担心去
担心所有的事情,就是没有担心到我的父母
而我的父母在矿山里
却时不时为我担心,叫我多打电话回家去
 
这一天我终于明白了
我担心来担心去——根本不起作用!
好多事情根本不需要我担心
我能够管好我自己就是了!
我能够不让父母担心就行了!
 
所有的未来,所有的时间
所有的命运和结果
你不用担心——
该来的一切都会来!
 
                 1998/12
 
■你必须要自己生出光来
 
生命处于黑暗之中
没有光
你必须要自己生出光来
 
没有光
你必须要让自己生出光来
你必须自己照亮自己的道路
 
你必须是一团火
你的生命必须是一团火
才能照亮你的黑暗
才能穿越人世茫茫的黑暗之路
 
人生之路,仿佛就是矿山的地道
你要挖出矿藏来,你就必须要钻进去
你必须没日没夜地挖掘
才有可能挖到你梦想中的宝藏!
 
生命中无边无际的黑暗
你要让它生出光来
你必须是一团火!
 
生命本无光
你要让它生出光来
你必须是一团火!一团火!
 
你平静地燃烧自己的生命
你平静地发出自己的光
你平静地走着自己的道路
 
太阳东升西落,四季循环
你走过了多少坎坷和黑暗
终于走到了这里,却又面临更大的艰难和黑暗
 
你平静地走着自己的路
也平静地看着这个世界
你将要走到世界哪里去呢?
 
生命处于黑暗之中
没有光
你必须要自己生出光来
 
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你
你平静地生出自己的光来
照亮了你在黑暗中前进的道路
 
              1998/4
 
■我梦见我睡在大海上
 
我梦见我自己睡在大海上
我的梦很美
我迷迷糊糊地睡着
迷迷糊糊地做梦
 
我不知睡在哪里的水面上?
迷糊中我不知睡在哪个地方
也不知道是在哪一个世界?
反正不是我的家,也不是我的床
我还记得我家是在陆地上,不在水面上
那我好像是在做梦——睡在大海的水面上
可是怎么给我湿枕头,怎么给我湿被子?
……怎么我的肩膀是湿的?……
我伸手一摸:湿湿的!四周都是水……
糟糕!好像海水要淹上来
快!醒醒!……这是怎么回事?
 
我爬起来一看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我的床全是湿湿的?
我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哪儿来的水?
过了一会儿,我才看出——
原来是屋顶上——漏雨!
 
我哭笑不得,我睡在自家的湿床铺上
竟然睡了整整一夜!
而我居然做梦
还梦见了我睡在……睡在大海上!
我的梦很美呢!
 
              1998年6月大雨季的遭遇
 
■我和弟弟打乒乓球
 
我和弟弟打乒乓球
在一个星期天中午
我抽出空闲时间
和弟弟打打乒乓球
 
年少的弟弟
球技丝毫不亚于我
当年我在乡下的水泥球台上
就玩这种高抛、扣杀的玩艺
 
现在我看见他
这个读初二的弟弟
正如我的当年一样
有些青涩,过于老实
 
当年的时光早已不见
只见现在的弟弟
跟着我这个哥哥
在罗城这里读书
 
我惭愧我不能带他到更好的地方去
我只能带他来到这里
让他看见这里的大山
让他尝到这里的艰难
 
我们习惯了以苦为乐
我们习惯了吃苦耐劳
然后我告诉他说:命运
必须要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和弟弟打乒乓球
我告诉他一些技术上的细节
我告诉他一些必须勇敢面对的道理
在这个星期天,在我抽出空闲的时候
 
我和弟弟打乒乓球
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
互有胜负,不分高低
在这个星期天,在我偶尔抽空的时候
 
唉,这样的情景还有多少?
这样的兄弟交流又有多少?
我分明看见了:在我们短暂的一生团聚中
这是多么难得而又温馨的一幕!
 
                  1998.5
 
■游历世界史
 
在课堂上,我带领学生们
走入中世纪,走入了黑暗之中
然后又从中世纪走出
走入了威尼斯和佛罗伦萨
在那里造船,横渡大西洋,发现了新大陆
给欧洲资本主义带来了一缕新曙光
然后在一个诗人的带领下
我们游历了地狱、炼狱和天堂
 
我介绍他们一一认识
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匠们
米开朗基罗,设计了教堂浩瀚壮丽的绘画
乔托,他给我们留下了但丁的画像
达•芬奇,他留下了无数天才的设想和密码
拉斐尔,他画出了另一个圣母的天堂
还有马基雅维利,这个鼓吹君主专制的政治家
“为了达到目的,可不择手段!”
这些历史人物,当我向学生们介绍时
他们无不尊敬有加!
而其实在当时,他们也不过是些平常的人物!
这些辛勤工作的人,朝着自己的目标
孜孜不倦地努力,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给后人留下了卓越的贡献!
 
我带着学生们走来走去,最终一头撞上
英国的光荣革命和法国大革命
从法国大革命中领略了暴力和血腥
再经过北美独立战争
拿破仑战争以及德意志和意大利的统一
最终看见了资本主义制度在世界范围内的初步确立
 
当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又转过头来
却又看见了自己的老大帝国日薄西山
止不住地走下坡路
正面临着西方列强的虎视眈眈而浑然不觉
不禁气结,再也无法言说!
 
                 1998/10
 
■我想到威尼斯去
 
我想到威尼斯去
看看威尼斯的水城
水波上的城市
全世界上唯一没有汽车的城市
她的独特与美名
她的宁静与优雅
从西方传来
从马可•波罗的故乡传来
让身在东方的我向往不已
不知何时才能前去拜访她
 
威尼斯城
据说水面上是石头,水面下是森林
蜿蜒的水巷,流动的清波
我梦中曾来到这里
看见了白天大运河像一条熙熙攘攘的大街
各式船只往来穿梭其上
当然,最别致的还是刚朵拉
 
在亚得里亚海的波涛中
在战争风烟散去之后
威尼斯城,煜煜生辉
我从远方来,沿着历史的时光
沿着一条东西方连接的长长的航道
乘着梦想号远洋舰来到这里
让我漂流在她的上面
做一个漂浮在碧波之上浪漫的梦
让她带给我的诗情画意
让我谱写出一首东西方交融的歌
 
                            1998/10
 
■单身汉生活
 
金鸡山脚下
两排单身汉平房
学校单身汉的聚居之地
快乐的策源地,也是酒气场所
 
韦顺民的房间,成了青年俱乐部
邓爱忠的房间,成了周末聚餐的地方
学校同事们每天下班后混在一起
闲来无事,除了喝酒还是喝酒
 
老蒙的房间,老蒙的家
虽然他不是一个单身青年
一家四口挤在一个小房间里
但是他仍然是我们快乐中的一员
 
我在此地,不愿跟大伙隔离
我不愿被排斥在外,也不愿特行独立
要跟大家打成一片
但暗地里,我的心情除了苦闷,还是苦闷
 
我不抽烟,不赌钱
偶尔喝酒,偶尔应邀打一轮“拖拉机”
三缺一时偶尔应邀搓几盘麻将
其余时间,我习惯伏在我的小屋里写诗
 
人啊,如果拒绝一些必要的应酬
在单位里肯定真的混不开,难啊!
为此,我必须要适应这里的环境
为此,我有时不得不强装笑颜
 
贫穷的日子里自有贫穷的欢乐
艰苦的岁月里自有艰苦的坚守
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就痛苦地煎熬
有时,就不妨平庸地活着!
 
和同事们在一起喝酒猜码
和同事们在一起玩玩扑克麻将
这种酒肉穿肠过的生活
成了我贫穷日子里的热闹与快乐
 
两斤猪肉,
一声招呼
大家都来了
于是,喝,喝!喝!
 
                         1998年12月
 
■邻居老蒙
 
邻居老蒙,我该怎么写写他呢?
因为我曾经答应过他,给他写一首诗
所以我必须要给他写下一首诗
兑现我在他家里喝酒时许下的诺言
 
老蒙,我的隔壁邻居,热情的酒友
他有一个爱他的妻子,在小学工作
他有两个孩子,大的女儿,小的男孩
一家人,挤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房子里
 
他的妻子,在七八公里远的龙腾小学教书
每天来回跑两三趟——实在有些辛苦;
早上去,中午回;中午去,傍晚回;
骑着一辆女式单车,可谓风雨无阻
 
我东边的隔壁,小伙子名叫曾山
他比我年轻一两岁,却比我早来一年学校
他是本地人,说话大大咧咧而不客气
你对他好,他也对你好——彼此尊重!
 
他单身汉一个人,我也单身汉一个人
我的东边是曾山家,西边是老蒙家
我夹在中间,成了他们俩不时光顾的地方
东边再过去的两间房,住着何老师的遗孀和三个子女
 
曾山他家的厨房,比我家的还要脏乱
我们用电饭锅做饭,用电炉炒菜
用“热得快”烧水,生活简单而平淡
我们就在这些单身汉房间里安居乐业
 
老蒙经常邀请我过他家去喝酒
我推辞不了,有时不得不领他的情
过去陪他喝两杯,便经常喝得七荤八素
席间光喝酒无趣,他就教我划拳猜码——
“在这里不懂猜码怎么行?你一定要学会!”
 
老蒙也喜欢文学,曾经写过报告文学
他登门向我索要我发表的诗作来阅读
立马对我刷目相看,夸口我是个大诗人
颇有惺惺相惜,如何沦落于此之意
在文学上,我们多少有点共同的语言
 
“想不到你写得这么好!
你不应该来我们这个地方,你应该呆在出版社里!”
老蒙一开口就触及了我内心的伤痛
于是我们便用酒来浇灌各自的块垒
 
我经常奉劝老蒙:别喝太多了!
注意身体,注意别酒精中毒!
可是老蒙大手一挥,大嘴一张:
能喝就喝!哪天喝死了算个鸟毛!
 
老蒙的外号叫“老处”
不知道他是怎么得来这一绰号
似乎是人们叫他“处长”的意思
这里的人们都喜欢给他戴高帽
他也乐呵呵地接受,逢叫必应
 
他是县委宣传部一干事
专门给领导写写讲话稿子
有时写写新闻报道,在河池日报上发表些豆腐块
被人们称之为“罗城一支笔”
他的德性就是在家里一喝酒就骂领导,操他们的娘
 
老蒙原是罗城高中的语文教师
因为文笔好,被借调到宣传部里去
后来就干脆调走了,再也不回高中干了
“高中有什么搞头,鸟毛也没有一根!”
 
老蒙不在高中干了,却又不得不窝在高中大院里
他搬不走他的窝,带不走他的家小
学校住房十分紧张,有时学校领导明里暗里询问他:
老蒙什么时候搬家啊?
——老蒙寄人篱下的日子真不好过!
 
不好过的老蒙天天生活好过
因为他有一个贤惠的妻子
给他做好饭菜,供他好吃好喝
他家里时常宾朋满座,四方来客络绎不绝
人缘好得老蒙家仿佛一个免费供应吃喝的招待所
 
天天喝酒天天乐呵呵的老蒙
谁也不知道他内心里的悲凉
有一次他酒后对我谈起文学
不禁老泪纵横:“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我真没有出息!他妈的,出息又有什么了不起!”
 
老蒙,老蒙,我无法说尽的老蒙
我无法写出全部的老蒙
我这个可爱的隔壁邻居、有情有义的老蒙
他是我来到罗城后唯一可靠的本地的文友!
 
老蒙,我给你写下了这首你不知道的诗
不知道你哪一年才能读到它?
我也不管你喜不喜欢,反不反对
反正我就这么如实地写下了我眼中的你!
 
                      1998-1999
 
■致友人
 
你在上海,我在罗城
你毕业后何去何从
这一个问题,正如我今后何去何从
这成了我们心中致命的问题
 
遥想在桂林之时,无论白天黑夜
我们曾经在一起促膝谈诗
我们谈论不合时宜的民主、自由和前途
内心怀抱着美好的理想
仿佛天下没有我们做不成的事
没有我们去不到的地方
仿佛世界遍布光明
但其实,我们又深知其黑暗
它在这个人间,与不公一样广大,遍布各地。
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
努力去奋斗,去争取成功
那时我们真是一对诗歌的兄弟!
但现在,我们彼此相隔千里
但总有一天,我们将在一起
在同一个城市里居住
我们将再聚在一起
那时我们再谈起诗歌和命运
重新说起上帝和存在……
 
现在我落难于此,似难有出头之日。
逆境其实更能磨砺人的意志。
没有什么能够困住我内心的向往
唯一改变处境的方法,就是离开此地!
另走它途,去开辟自己新的人生
——可是什么又阻止了我?
 
其实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你!
问题就看你如何选择?
你将选择留下,还是离开?
你将忍辱负重还是义无反顾?
 
这个问题是个多大的问题只有你深知
为此你犹豫不决,为此你左右为难!
其实在这个人世,无论身处何方,都有自己的困境。
无论乡村还是城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难
每个人都会面临不同的问题,都有自身的困窘和命运。
每个人的一生,必有其悲欢离合,必有其坎坷际遇
必有其命中注定的命运,也有其命定的苦难。
如果强求超越,那又是怎样的一种强力意志?
 
一个人,总有一段日子需要磨练
总有一段生活需要熬过
总有一些时光需要虚度
总有一些时光毫无意义
我将虚度数年光阴
但我绝不会困死于此
我终将走入另一个世界。
 
(我在等待着机会,我相信我不会困死于此。
其实,命运啊,有时我真不知道你为何如此捉弄我
有时我真不知道你应该走向何方?)
 
我的兄长,无论明日何其艰难
我绝不会退缩,也不放弃!
我只知道兄长你从不气绥,从不服输
我们一直在与命运作战
怀抱内心的理想
进取于人生之途
情谊比黄金更贵,灵魂比苦难更美
无论身处何方,我都会想念你
祝福你,我的兄长!
 
让汹涌澎湃的岁月之河,
不停地卷走人间的苦难
冲刷腐朽、黑暗和罪恶
在泥流俱下之后越流越清澈
你我之间的友谊却如礁石坚不可摧!
 
                      1998/5

 
■ 你看不见角色转换的代价
 
以前我是一个学生
现在我是一个老师
这角色的转换
需要多少光阴,需要多少经历
需要付出多少代价,需要承受多少伤痛
 
而你看不见我背后的转换
而你看不见我奋斗的经历
你只看见阳光照在我的脸上
你只看见我喜悦的笑容
 
而你看不见我消失的年华
而你看不见我承受的煎熬
一个人奋斗来奋斗去
只不过把自己从学生熬成了老师而已
这是怎样的哀痛啊!
 
一个人奋斗来奋斗去
只不过是从那个校园转到了这个校园
只不过是在校园里转来转去
并没有真正地踏到社会上
这其中暗藏了多少悲哀与辛酸?
 
究竟是什么把我变成了这样?
究竟是什么令我无力反抗?
究竟是什么让我忍辱负重?
你看见了吗?——你看得见吗?
 
而我,内心里百感交集
无话可说——
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走吧!
哪怕它是一条死路,我也要绝处逢生!
 
           1998/10

■跟一个登门请教的学生言说历史
 
一个性格内向的小伙子
一个农村出身、略显自卑的小伙子
坐在我的面前,局促不安
我见状连忙安慰他说——
 
“我跟你一样,也是出身农村!
我跟你一样,当年成绩也不好!
我跟你一样,当年也有些胆怯,又有些紧张
却大胆地敲开老师的家门去请教!”
 
他专门前来向我求教
怎么样才能学好历史?
我仔细询问了他的情况
然后告诉他说:从基础打起!
 
你除了上课要专心听讲
还要培养自己的一些兴趣
死记硬背也可以
但我建议,一定要加强理解!
 
如果你能够深入一层
我可以告诉你——
历史是观察万时万代的方式
历史是观察万事万物的方式
 
历史即是历代记载留下来的事件
历史又是千变万化不离其宗
历史也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当我这么告诉你时,你睁大了惊奇的眼睛
 
历史就是用你的眼、用你的心去看待他们
所谓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就是如此!
可是一个高二的学生,年纪轻轻
又怎能理解这高深的历史哲学的思想?
 
我鼓励他说:其实你也能学好!
只要你肯下功夫,就没有什么不能学好!
他腼腆地笑了笑:我也明白!
谢谢老师!走时他轻轻弯腰,如此说道。
 
                  1998/11


■叫我如何回答呢?
 
我给这些学生上历史课
他们都喜欢历史
但他们不喜欢考试,却又不得不考
我看着他们,就像看着我的弟弟和妹妹

这些山区里的中学生
对外面的世界天然有一种向往和好奇
下课后他们中的女生喜欢围着我,问这问那
有一次一个小个子女生问我:
“甘老师,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怎么想要到我们这里来教书呢?”
这叫我怎么回答呢?

这个被别人重复问了多次的话题,
现在又遇到我的学生问我了
现在又叫我碰上了
我一怔之后,只好说:
“没什么呀,想来就来了!”
“可是这里穷啊?”
我只好呵呵一笑:“没什么的!”

在这个偏僻山区的学校里
我给他们带来了一些新鲜的感受
他们也给予我恰当的尊敬
在这一个时空里,彼此感受到一种缘份
这就足够了!
除此之外,放在更大的时空里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呢?
 
别人都看出我言不由衷
别人都看出我似有难言之隐
即使那个小女生她也不相信
她们最终理由就是“甘老师的女朋友在这里!”
我的天,这是唯一让人相信的最好理由了!
说真的,连我自己也无法说清我为什么来这里
 
“你为什么来这里教书呢?”
这叫我如何回答呢?
如果历史你问我
“你为什么来这里教书呢?”
——那我将如何言说?
我只能哑口无言!
 
                         1998/12

■我们能记起的老师有几个?
 
“同学们,我们能记起的老师有几个?”
在教师节,在课堂上
我对向我祝福的学生们感谢之后
突然如此发问
 
教室里一片静默
无人说话
 
“我们扪心自知一下
我们能记起的老师有几个?
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
毕业之后,你们能记起的老师有几个?”
 
学生们面面相觑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不知如何回答
 
一阵可怕的沉默过后
学生开始窃窃私语
然后举手回答自己记得的老师的名字
我表扬了他们,称赞了他们的尊师重道
 
但最后,我面无表情地说——
“我来替你们说吧
我也不怕说真话打击你们!
现在你们还能记得几个
不过以后,你们能记住的老师还真没几个!
别以为你今天记住了,明天就不会忘!
倒不是说你忘恩负义,而是你年纪越大,经历越多
你越来越把你的老师放在脑后,或者埋在心底里
时间一长,又多年没有见面
最终你能记住的老师真没几个!
——不信以后,你们就看着吧!
假如你以后还记得我的话,
你就看看它是不是如此?”
 
学生一片静默,无人接话。
我知道,在这个时候不应该!
可是我不能不说实话!
我不想营造一团虚荣的空气
 
“能不能记得老师
要看老师给你的影响
还要看你自己的心!”
我最后如此说道
“忘了也没有什么
人生自然
记得自然,不记得也自然!”
 
              1998/9/10-11

■在灵魂痛苦中煎熬度日
 
这个在灵魂中煎熬的人
这个在时光中慢性自杀的人
这个无颜回家去看望父母的人
他居于偏僻的深山一隅,得过且过
 
这个仿佛被上天无情抛弃的人
这个没有朋友前来看望的人
这个在此地呆了一年又一年的人
他在痛苦地自言自语:我在浪费我自己!
 
这个孤苦无状、度日如年的人
这个没有女朋友照顾生活的人
这个脸色悴憔的人
没有人听见他内心的叹息:我在自毁长城
 
这个神情恍惚,偏瘦又有点清高的人
他忠诚老实又有什么用处?
还不是一样被命运打击发落到这里
他越发待人谦卑,仿佛低到了地上
得到的——却是越来越多的无端伤害
 
这个写了一封又一封书信的人
字迹潦草得心灵的痛苦跃然纸上
又硬生生地亲手撕毁,不敢寄出去
这个害怕朋友看见他真实境况的人
——这个不想让朋友担心他的人
 
这个一走上讲台就忘了痛苦的青年人
这个对学生热情似火的青年教师
为何总担心自己教不好学生?
为何废寝忘食,呕心沥血?
为何不吃好一点,不穿好一点?
为何在生活中,不对自己好一点?
 
这个走在阳光下显得落寞的青年
这个让人看见阴影深深的人
这个不愿提起过去,也不敢设想未来的人
这一个不合流同污的人,这一个保持自我的人
难道他真的灰心绝望了吗?
 
这个内心痛苦不安的人
这个灵魂煎熬不已的人
这个把自己当作奴隶、当作机器的人
在灵魂中,他又是一个壮怀激烈的人
在现实中他又是一个谦卑的人
 
我说不清楚他现在的状态
为何如此矛盾,又为何如此痛苦?
难道我就是一个精神分裂的人?
难道我就是一个人格多丛的人?
 
这一个看穿了命运的人
这一个倍受命运煎熬的人
如今他无话可说,只求走好这一段路
命运沉默着对他不置一语
这条道路他还能走得多久,走得多远?
 
                     1998/11-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