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与月光,在一条小径上胶着(6首) (阅读509次)




刘术香诗六首
 
 
小鱼坐在风口
  ——兼致一枚松壳

 
撕去冷风,
温暖仍在远方。
小鱼坐在风口,
一遍遍敲击石块,
山上寺庙安静,
晨钟安静。
小鱼口吐泡泡,
念念有词,
一百次祝福,
一百次咒语,
在小鱼指尖,
蜻蜓一样飞舞。
 
谁在人间之外,
负责敷衍冷暖,
灯光闪烁
照不亮小鱼的眼睛,
明白与糊涂,
瞬间转换,
天上小鱼,地下小鱼,
风吹日晒,
视线断裂,躯体虚化。
 
冷风里没有小鱼,
暖光里没有小鱼。
小鱼化入风中,
含在光里,
坐在山口,不断敲击,
石头或鱼骨,
一样的味道。
 
 
有一些光点
 
时间深处,
一些光点沉积,
日月之光,水滴之光,
粮食瓜果之光,
凡能产生光的物质,
均有光点留存。
 
风吹不到深处,
只能吹着光点的气息,
香的,甜的,苦的,
种种味道时断时续。
时间是旁观者,
坐在时间之上的人,
手拿竹枝,拍打时间,
对于别的,均可置之不理。
 
风吹着时间,
吹着追逐时间奔跑的人,
新的光点落下来,
沉降,堆积,
又一些明亮的部分产生,
而风吹万物,
旧了的光点,
对风,已无一丝诱惑。
 
光点之外,
闲言碎语太多,
西天有雾,东天有雾,
生命匆匆而过。
 
 
目光无力收回
 
月光的皓洁里,
除了柔软,
还有刀刃。
薄薄厚厚,长长短短,
锋利没有影子,
只有疼痛。
 
向前一百米,
刀刃横陈,
向后一百米,
刀锋立起。
你站在我的身后,
笑,与刀刃一样惨白。
或许说过告别之话,
或许握一次手,
那冷已抵过刀光明亮。
 
月光存放久远,
刀刃早已陈旧,
冷和疼痛重复,
在花朵里燃烧,
在果实里沉寂,
稍一磕碰,抑或轻抚,
血泪如雨,
在岁月深处,
渍烂万千种子。
 
我与月光,
我与刀刃,
在一条小径胶着,
目光无力收回。
 
 
阳光反射时光
 
一丝阳光,半块糖果,
贴着墙壁,
意象在影子里,
忧郁且绝望。
 
兔子于悬崖边且歌且舞,
看不见阳光,
闻不到果的香甜。
身边有多黑,多冷,
如花蹄印,灵敏牵着灵敏,
一念之差,生死皆为虚数。
 
还有什么走走停停,
泪流如河或狂笑不已,
阳光反射阳光,
二月红花,七月碧荷,
味道时而叠合,
时而迥异,兔子闭上眼睛,
仰天长叹。
云朵、马匹、藤条,
缠缠绕绕,梦想之地,
柴木自燃,熊熊烈焰无边无涯。
 
阳光之外,一些走来,
一些走去,反反复复,
兔子及别的物象,
早已隐去。

 
旧日月光
 
即使在夏天,
月光也没有提高温度,
鸟羽落上去,
蝴蝶落上去,
增加不了厚度,
原有的冷暴露无遗,
远村,近巷,
鼓声堆积,火热流淌、燃烧,
都离月光很远。
 
我站在植物的缝隙里,
一根藤上月光旧了,
一丝蔓上月光旧了,
旧光不看旧光,
旧光欲闪未闪,欲散未散,
微风吹着,一句话,一个眼神,
一声叹息,在旧光里蠕动。
 
我不会声张,
在夏天,遍地流火,
绿斑草、蓝菊柚,
红玫蒿,割伤我,
血,滴入旧日月光,
月光无语,我,无语。

 
没有人告诉我
 
月光点点,在梦里星星一样,
铺满我行走的路径。
我拾起一片,揣进怀里,
月光说,我要开花。
 
开花的月光,
释放温暖,暖着我,
我每一滴血开出花来,
走出我的手臂,
走出我的发丝,
踩着点点月光,
白白的花,红红的花,
花上开花,花上微笑。
 
我跟着花朵走,
我跟着花朵笑。
人间万物,皆已睡去,
花有多美,心情多么舒畅,
没有谁看见。
 
我在哪里见过这些花,
没有人告诉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