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8年2月)之四 (阅读1224次)



《点射》集
 
 
写诗不打诳语
多少老骗骗
句句是诳语
 
 
 
从莫斯科到彼得堡
轩辕轼轲像一辆仿古的
四轮马车在狂奔
车轴上刻有一行小字:
made  in  China
 
 
 
他哪里关心的是诗歌
永远都在惦记接受学
 
 
 
诗歌春晚
被写成
诗歌春运
我哈哈大笑
故意的吧
 
 
 
一些民间诗人
见到等而下之的
官方诗人后
以为开了眼界
见了世面
走进了美丽新世界
 
 
 
一个不三不四的官会
在某地长期举办
毁灭了当地的青年近卫军
活该!这没根的山药蛋
 
 
 
胖国嘴
他的恶心在于
在体育界假冒思想家
还有就是
口说书面语
说得倍儿熟炼
 
 
 
屁股决定脑袋
不是不可以
但要看你是
诗人的屁股
还是政客的屁股
 
 
 
所有的歌曲
被孩子们唱
都会更好听
我是孩子时
却从未觉得
 
 
 
别指望中国运动员
在冬奥会上有超水平发挥
这个民族素无狂欢的基因
很少能在某项事业中达到
玩嗨的状态
 
 
 
临近过年
亲友之间
以拜年为名的
物质转移开始了
多么好
中国人民生活正常
 
 
 
伟大的长诗
是用生命写出来的
不是用脑袋谋出来的
 
 
 
书面词语造句诗
越来越没法读了
像是一种酷刑
咬了满嘴铁蚕豆
鬣狗都不行
咬出一口血
 
 
 
二三流诗人的
共同语言——
句子造得怎样
 
 
 
四十年来
中国诗的主流
从未像今天这么渣
渣成这样还牛逼哄哄
 
 
 
看到一些诗歌公号
宣布休假
才想起八年来《新诗典》
从未休过一天假
服务行业
越过节越热闹
 
 
 
中央电视台记者
采访冬奥健儿的水平
低于毛泽东时代
我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
 
 
 
两种等而下之
一种是观点即诗
另一种是观点在诗外
 
 
 
冬奥会看台上
朝鲜公派啦啦队
整齐划一的加油
搞得朝韩女子冰球联队
中的韩国队员
心烦意乱发挥失常
 
 
 
大老爷们儿之间
就别互祝情人节了吧
 
 
 
怕老者老得快
诗内如此
诗外我不关心
 
 
 
多年来
眼见一些老哥
想装大师提前扮老
加快了生命力的衰减
心智还是未成年
 
 
 
写了大半辈子
还停留在谋篇造句层次的诗人
你们怎配与我同刊
 
 
 
啥叫学生腔文艺腔
"假如⋯⋯倘若⋯⋯"
都不是事实的诗意
 
 
 
由于"人来疯"
是汉语中的骂人话
所以中国运动员
不会有超水平发挥
 
 
 
当体制改革
把体育界的一些
"老大"端掉之后
中国体育整体下滑
 
 
 
狮子是天生的色盲
最见不得斑马扎堆
 
 
 
奥地利是冰雪运动强国
在冬奥会上
每一个奥地利选手出场
看着都像维马丁
 
 
 
春晚告诉你
不变的是什么
 
 
 
 
呼斯楞混在一列三线歌手中间
就像一个拥有名作的诗人
混在一堆无名作的名诗人中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