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金山2018年1月、2月反诗歌作品  (阅读1390次)



金山2018年1月、2月反诗歌作品
 
《雪人》
 
他堆雪人
你堆雪人
我也堆一个雪人
他拿围棋子做眼睛
你拿胡萝卜做鼻子
我没有办法
找来一把剪刀
埋下刀把,两片剪刃
充作上下嘴唇
他给它戴上帽子
你给它围上围巾
我想了一想
给它蒙上一个口罩
白色的,和丧葬雪地
一样颜色的
 
2018/01/09
 
《找冬天》
 
寒风
冰块
大雪
老师布置寻找冬天
孩子拉着大人四处游走
这种游戏我见得多了
看着太小太小的孩子
我不忍心说
还有你们前面的
深沟
险壑
高墙
 
2018/01/12
 
《回暖》
 
今天最高气温
只有六度
气象报告员报告
未来三五天内
气温要大升
最高将达十六七度
天气变化不以你我
意志转移
说变就变
正如古语说,天道有常
不为谁存,不为谁亡
想不到的事情,说来就来
低头悲观的人民
抬起头
不必悲观
 
2018/01/13
 
《示世》
 
为什么
要删去这么多
这是诗歌的棱角呀
诗人不反对世俗极权
那这诗歌
就是一副软骨一团浆糊
所以这些年来
我选择远离官人官媒官刊
沉潜地下
和煤块结伴
黑硬,抱着一团
自己的火
 
2018/01/08
 
《成垛堆放的……》
 
一踏进雪地
耳边就响起俄罗斯作家
利季娅反复引述的两行诗句
……成垛堆放
在雪地的,不是木柴……
我们看见
这成垛堆放的
尸骨,呼喊,良知
在夹边沟的雪地里
在这块土地上大大小小的
劳动集中营田地里
泥土掩埋,大雪覆盖
不,我仍然看得见
这成垛堆放的
在我的心里
在一个个人的心里
 
2018/01/04
 
《大路通罗马》
 
早上
出门办事
从体育公园
到古罗马大酒店
走了一遭就知道了
起码有七八条线路几十辆公交车
通向那里
而不是旧时代的一挂老牛破车
写到这里,我脑里突然蹦出一句
条条大路通罗马
哦哦,活了这么几十年
我现在彻底明白了
凡是通向罗马的路
绝对没有一条
是某人所说的
邪路
 
2018/1/3
 
《大雪》
 
大雪终于落下了
大雪敲打着黑夜的窗子
大雪覆盖了这土地上所有的
坑坑洼洼,包括一个个人的噩梦
这是我在梦里读的几个句子
一早起来,透过玻璃窗
看着一片一片雪花
快乐地扭动自己的身子
你看你看,雪花在跳舞
你看楼下的垃圾房
变成白雪公主
漂亮的宫殿啦
这是孩子见着了雪
大声喊出来的
 
2018/1/4 
 
《下了雪》
 
 才下午四点半
屋子里已经很暗
开了灯,我把脸转向
窗外,外面下着雪
雪渐渐下大了
雪慢慢把对面的屋顶
盖满,开始生出
一点一点的光亮
让我看见了倒映的天空
我刚写了这么抒情的一句
老婆敲门进来,叫了一声
说赶快换了衣服,去超市
买点菜回来,明天封了冻
怕要几天没菜
吃呢
 
《当……》
 
当问候语祝愿词
都成了标语
成了口号
成了掏你钱包射你暗箭的
黑手
我的手无法摸到它的背面
我只能让眼睛
在意念里拐弯
努力看清藏在背后的
究竟是什么东西
 
2018/02/09
 
《挨宰的节奏》
 
一个个挨着个
在冰箱门口站成队
猴急得和新郎新娘一个样
白菜煞白了脖子
黄瓜涎着黄瓜脸
土豆老实暗壳子
按捺不住的心早冒了芽
嗨嗨,迟早会把你们一个个
宰了煮了收拾了
就看你们这冰箱表现
㘗㘗㘗,厨子哨子响
排好队等着吧
 
2018/02/13
 
《废话亲切》
 
妹妹给远方的
大姐打电话,问候新年
拉杂说了好多话
妹妹说得亲热姐姐听得暖心
不知不觉一个多钟头过去
姐妹说话总没个完
外人听来都是废话
我想起过去
我和妹妹同在外乡给父母
写信,妈妈后来告诉我
说你的信,就干巴巴几行
我喜欢读你妹子的信
每次都是几大张纸
看了还想看
 
2018/02/14
 
《脸红》
 
地铁列车停下
上来了一群少年
四个女孩两个男孩
我只不经意瞄上一眼
数朵红云就飞了起来
脸红的少女少男
谢谢你,你又给了我
一种久违的
异样心跳
 
2018/02/14
 
《小时候的年》
 
小时候的年
调皮又快活
鞭炮一噼啪
小狗腿上
就装上了马达
满世界蹦跶
大人挥一挥厌烦的
手,把年赶得远远的
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
狗子还乡
一个细而尖的唿哨
这调皮又快活的年
一转一转
又转到了白发少年的脚边
 
2018/02/14
 
《雨水》
 
果然下了
一场雨,又一场雨
早上去运河堤上
看见枯黄的草皮里
冒出了一颗一颗暗绿的芽
随后,很多牲畜很多人
会走到堤上来
我踩着两脚泥泞
在堤上走了好长一段路
又站了好长一会儿
旧年的一切,纷纷扰扰
风景一般推到面前转向身后
默无一言,一个念头
在脑际别别跳着
季候不是伟业
任何伟人都无法
创造改变
 
2018/02/19
 
《芳华》
 
同学聚会
七嘴八舌
又一次说到
芳华韶华大好年华
这中学班里,四五十号
好男好女,居然没有成一对
有人说年纪太小太嫩
有人说学业太大太重
突然有人插了一句
说文革环境,太恶太险
能长大成人
已经很不容易
举座哑然
半天没人再说
一句
 
2018/02/23
 
(小传) 
金山   男。江苏武进人。现居江苏无锡写作。 诗观:口语,语感;硬诗,诗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