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日影如刀 (阅读1360次)



日影如刀(组诗)
                            
 

 
现在
翠翠坐在自己的家里面
但她一直认为生活在别处
这听起来很哲学
也很矫情
与她一天三包快餐面的
生活格格不入
与她得到又放弃又得到的
爱情经历稍有关联
翠翠的人生
在饥肠轰鸣中
渐渐走向深刻
深刻以后的翠翠
不但要漂亮
还要有更加尖锐的
梦想:
比如在不断的失败中
她也学会了
给自己的前途
添加上一丝丝
橙色的亮光
 

 
翠翠,翠翠,翠翠
很关爱的声音在呼唤
但是眼睛一直睁不开
这是三声男人的呼唤
就像妈妈
声源处光芒一片
是早上新生太阳的光芒
翠翠飞翔在光芒中
怀想:如果是一个
男妈妈该多好呀
不是男人、不是丈夫
不是情人和老板
就是男妈妈
给她不讲道理的慈祥和
爱抚,给她重回
吃喝无忧的少女岁月
让她那无数男人的生活过往
成为一种光荣和创举
让她从此就像现在这样
躺倒在光明中
大肆挥霍
不限流量
 

 
那些风花雪月的事
有禁忌也有许多荣光
这让翠翠很受用
沐浴的时候
她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但总看不透身体以内
“日影如刀”
不知哪来的一句话
一下子击中了她的要害
让她的泪像忘记关掉的
水龙头一样
哗啦啦流了一个上午
一个女孩儿和二十八岁的
空洞身体
以及漫无边际的响亮孤独
多么庄严的沐浴时刻
花洒淋淋
独伤有情人
“翠翠”
翠翠警告自己说:
“你这个婊子!
别以为生活会可怜你。”
说完这句话
翠翠就成了胜利者
成了余生最醒世的logo
于是她抖擞精神
脚踏滚滚红尘
扬长而去
 

 
春天有奇想
身体在发光
今天是立春的日子
所以翠翠就相信
春天到来了
她能想到的春天最美好的事情
就是找一个、两个或者三五个男人
到城外的草地上翻滚
更希望有一个骑白马的少年
从诗经中跑出来
粗暴地把她虏走
从此匿迹江湖若干年
 
是呀
这是她根深蒂固的梦
从中学到大学到歌厅
人间遍地是男人
就是没有诗经
所以身体成俗物
成了与春天无关的
坏东西
 

 
“只要我想
世界就会伸出手
不失时机的关心我。”
翠翠把她的这段话
告诉了身边的朋友
也发了朋友圈
从此
翠翠成了受追捧的人
她与她成千上万的粉丝
紧紧地团结在一起
试图消解掉
这世道
愈演愈烈的
心寒
 

 
与其一天天、一点点丢失
不如主动放弃
这决定一旦形成
翠翠就有了方向
就有了对抗天庭的底气
 
现在的翠翠是个小妖呢
卖笑、卖身、卖天地、卖时光
把这些与己无关的东东
一股脑抛售给其他人
只留下朗朗乾坤
无拘无束的
小聪明
 

 
骂飞翔:
靓羽毛好翅膀的小鸟
把我的光芒给掩盖了
把我的春天叼走
送给了贾晓红
奶奶的
你我都是飞翔派
都有高高在上的生活
你、你真的没权力
用下等的资讯
来抚慰我高尚的
病情
 

 
周遭有风
吹散儿时梦
凌乱少女情
我的风声鹤唳的世界
到处是机会
到处有飞翔的身影
就像这柳絮
飞翔堵塞了仰望
堵塞了街道
飞翔是一种疾病
不知不觉成了障碍
成了挥之不去的
次生存
 
现在啊
翠翠是轻、是魔
穿梭在男人的怀抱中
就像穿梭在刺目的
阳光中
歇斯底里的世界
应运而生的伪装术:
光明、性感
尖锐、反动
翠翠的历史三尺三
但不足以撼动这个世界
所以翠翠和她的伙伴们
尝试着厌世
尝试着自弃
这风潮
一夜间花开万点
胜似那
民间或官方的
公开点赞
 

 
在最后的霞光中
我看到所有的美好在挣扎
所有的面孔失去温存
接下来的岁月里
还会有很多的另一个
另一个人物、另一次邂逅
另一个在霞光中下滑的机会
 
霞光过后的春天
也许烟花集体怒放
为孱弱的身体
代天祝福
也许有挥霍不完的
好日子
从此都改名叫翠翠
翠翠是一团光
私有制的光芒
正照亮舞台
舞台以外
与光芒无关
 

 
从遥远的边城
来到大都市
翠翠是反动的
她反对 “青翠欲滴的修辞”
反对“翠灵灵的说笑声”
现在的翠翠
很丰满、很驳杂
是这个时代的
领路人
 
这时代
像翠翠一样妖娆
一样别有用心
让读者的快感
深深寄托在迷障中
误区中
一日一幸福
一天一梦想
翠翠呀翠翠
你的身后
不仅仅是浩渺大众的
污秽身影
还有更远处
深深隐藏着的
险恶背景
 
        2018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