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青年诗人的餐桌》(12首) (阅读1113次)



非亚
 
 
 
 
 
《致一个年迈的老人》
 
他已经不能自理,需要一个陪人去打理他的生活
他已经不能走路,需要那个陪人费力地
把他从床上扛到轮椅
他的阴茎连着一个尿袋,他的大便需要在床上放一个塑料便盘
他的下肢全裸
露出两条干枯的大腿和乱哄哄的阴毛
他失去了尊严,但还能面带微笑
他抵抗着,但被从楼梯窜上来的死神
一直追击到医院大楼的病房
 
2018,3,3
 
 
 
《证明》
 
为了证明我曾经来过
那把椅子,主动接待了我的屁股
 
为了证明我确实从这里,移动到那里
白日和黑夜,手握手达成默契
轮流出现
 
为了证明我是一阵风,消失在街角
树木和树木,终于
腾出了空隙
 
为了证明我还有能力去爱,手脚可以去拥抱,抚摸
心脏依然在不停地在跳动
跳动
羞怯离得远远的,躲到了门背后
 
为了证明笼子里愚蠢的生命
像猴子一样
还没有完全进化
我不停地去掰玉米,捡芝麻
丢西瓜
 
为了证明死亡像阴影驱赶不掉,我在电线杆上
绑了一根绳子,一只小球
滚滚的太阳,像狮子一样
又一次飞过屋顶上面的
苍穹
 
2018,1,29
 
 
 
《死亡的那间房子》
 
死亡有一间自己的房子
里面装着一个
昼夜不停喧哗的大海。在这个房子的隔壁
一群人在灯下吃着晚饭。桌子上全是葡萄酒,碟子,玻璃杯。
一份由各种食材构成的沙拉
像烂泥一样
填充着快昏掉的胃
人们在半夜,在把自己折腾得很累的时候
终于滚上床铺睡觉
他们打开的窗口,不停地吹进
潮湿又暖和的风
当一切终于停歇下来,月亮早已爬到了
椰子树上面
而隔壁死亡的那间房间,很厚的墙壁里面
整夜都回荡着大海翻滚的
声音
 
2018,1,29
 
 
 
《语言的游戏》
 
木头。木头。鸡蛋。
鸡蛋。影子影子。跳。跳。
跳。鬼啊。鬼啊。
哈哈。
快跑。快跑。
 
在游戏的中间。我看着树木下的那些小孩。脸上笑了笑。
口中也跟着念。鬼啊。
鬼啊。哈哈。
快跑。
快跑。
 
2018,1,21
 
 
 
《手》
 
我喜欢干的事
手未必喜欢
 
我和手都喜欢干的事
可能别的人也喜欢
 
我饥饿的时候
手会自动去拿一只碗
去抓桌上的苹果
面包
 
手并不都厌恶我,当我做的事情
给身心带来愉悦——
 
去画一副画,去摘树上的果
去花园种花,去做一道凉菜
去锯木头,这些
确实是手喜欢干的
 
我和手都想有艺术家的气质
我竖起头发
手则长出修长的指甲
 
手真的是太灵活了
太了解我的需要,当我在晚上感到
孤独,一个人在家里
手会搂住我
在椅子上一次又一次抚摸
安慰
 
有时我希望,这只手来自于你,来自于他人和上帝
 
而死神的那只手,是人人惧怕的
又冰冷。又粗糙。又脏
又有皱纹
 
手最喜欢的词语是散步,手拉着手
手最不想干的事
是被绳子捆在身后
像个犯罪
分子
 
手的解放是一种艺术的解放,心灵的解放
因为这个缘故
手推开窗口
让风掀开窗帘,直接涌进房间
 
2018,1,25
 
 
 
《月亮》
 
月亮总是温和并且微笑地看着我
月亮总是散发一种母性光辉
在新兴村,月亮总是
从东边升起,静静地挂在我阳台的外面
它朦胧而永恒的光亮
一直从空中,落到了我的眉毛,头发
和弯曲的手臂
 
2018,3,3
 
 
 
《写诗》
 
他进到小酒馆
坐下来
掏出笔记本
跟店员要一杯茶
在窗口的位置
低下头
自己一个人
在哪里
 
那首诗很快就写完了
他从头到尾
看了一遍
觉得挺满意
他合上笔记本
把笔放到桌子上
喝一口茶
抬头
看看窗外
 
那天阳光特别美好
天又蓝又透明
街上人来人
电线杆的阴影在墙上慢慢移动
他很高兴这里没人认识他
他很高兴自己
刚写出的这首诗
他喝一口茶
低头又看了一遍
在最后的
最后
他署上了属于这个日子的日期
 
2018,1,24
 
 
 
《回到华东路》
 
开着车,听着音乐
穿过江北大道和解放路
在华强路右转,在交易场,选择从南京路左拐到华东路
驶进设计的大门
摇下车窗,跟门卫
打招呼
把车停在靠围墙的停车位
熄火,下车
用遥控器把车锁上
而在我正前方的架空车库,一群妇女
正围在一起跳舞
在她们旁边的一个室外楼梯
不久前从十六楼
跳下了一个鲜活的年轻生命
 
2018/1/13
 
 
 
《青年诗人的餐桌》
 
长桌,有大罐的红茶,或者可乐。
酒也是必须的。烟也是。
筷子和女孩必不可少,火锅,
属于冬天的标配,可以煮熟牛肉,羊肉,豆腐,鳝鱼
和青菜,语言则属于可以反复咬的一块
动物的皮
它曾经覆盖骨骼,裹住灵魂
有时A会跟B碰杯,C会和D争吵,E则当着F的面,叼杠宇宙真理派
G则肯定诗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H更愿意承认艺术可以
干掉一切
包括政
午夜,不耐烦的女服务员过来要求结账,准备打烊
青年诗人们AA制,然后从椅子上站起
拍拍屁股
踩灭烟头,披上围巾,外套
用一条又一条大腿
迈出门口,冲向大街,小巷
黑暗的角落
到了灿烂的星光,和硕大无比的
月亮上面
 
2018/1/17
 
 
 
 
《他感到》
 
他感到和树木之间存在一种交流的困难
他想说,树啊
你是极其优美而漂亮的
但树木,在那里,几乎一动不动
只是静静地生长和展示自己,随便人们在它旁边经过
停下脚步,看着它的叶子,赞美它开的花
随便路灯在夜晚,像太阳一样
照射到枝条上
我移动自己,想和一棵树木进行一种深层的交流
但这一切,好像是徒劳的
树木只是听从了天空,星光,雨水
和风的召唤
摇摆着,对我的注视没有任何反应
我停顿片刻,然后一个人
迈开双腿
继续走向远处的
那片虚空
 
2018/1/12
 
 
 
《紧身毛衣》
 
他的身体,裹了一件紧身的
保暖内衣
 
透过皮肤
那件毛衣也顺便,裹住了灵魂
 
晚上,睡不着觉的人
翻来覆去
 
一个老头抽着烟,从新兴村
走出来
 
老年公寓这座四方形大楼刚刚竣工使用
紧身毛衣下的有一群
不相关的
动物
扭来扭去
 
护理医生查完病房,回到灯火
通明的办公室
 
一只猫头鹰
从地面,飞了上来
 
它趴在铝合金窗口外面
不停地叫
 
我也穿着一件蓝色的
紧身毛衣
但很多时候我会张开翅膀
 
带着毛衣下的那头动物
我飞行并俯视着琅东与凤岭一带的高楼群
 
2018/2/4
 
 
 
《1月。31日》
 
他有一颗非常
大的头
 
在夜晚,闯
入我的
生。
 
在一个人闯进
门。拿掉
他手里
那只
陶瓷,碗
的夜
 
他靠在阳台
栏杆
 
遥望渐渐暗淡的
红色月
 
以及闪耀的
向北飞去
飞机
 
2018, 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