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8年2月)之三 (阅读591次)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239)》
 
对运动员身价的评估
被引进了诗歌界
还未实施
已吵作一团
 
 
 
《梦(1240》
 
我在职工食堂
那样的窗口外
排队买饭
排了很长的队
买到饭后发现
我的眼镜没了
我想:"只可能
在窗台上⋯⋯"
便放下饭菜
回身去找
人民群众坚决不答应
让我重新排队
我望着这些SB
一点办法没有
悲从中来
 
 
 
《梦(1241)》
 
老挝三夜无梦
回国当夜
便做一个
梦见我儿时
与小伙伴
一起逃学
母亲在身后追我
我也不跑
等她追上
可她怎么也追不上
等得我很着急
 
 
《梦(1242)》
 
梦中得句:
"他被注射了阳光
使用太阳能⋯⋯"
 
 
《梦(1243)》
 
一位北方70后男诗人
告诉我一位南方50后女诗人
在背后为我说了一句天大的好话
我心里不相信但还是听他往下说
他吭哧了半天连个屁都没有吭出来
 
 
 
《梦(1244)》
 
高中时代的
一场足球赛
我唯一一次
出任守门员的那一场
我又当守门员
又罚点球的那一场
全场比赛1:1
罚点球3:1
最终比分4:2
我扑出了三个
罚进了第一个
眼神向左看
骗过对方门将
最终射向右下角的过程
都在梦中
重现得一清二楚
 
 
《梦(1245)》
 
蒋涛的爷爷
是个日本流浪汉
不论政府怎么救济
他生活方式不变
永远留在街头
成了新闻人物
 
    
 
《梦(1246)》
 
在一个座谈会上
四川诗评家某某某
借做主持人之机
在主持语中
有意激怒我
我不是不可以忍
但考虑到这个老混混
一辈子死当
北京知识分子的狗
人家都不收
我便一腔怒火
像开了火焰喷射器一样
喷了出去
 
《梦(1247)》
 
某前友
未退休
而是调到西外
做了我的同事
他非要与我
交换学生听课
让我不明所以
唉,一个梦
代表我对他
本质的认识
一辈子玩虚的
 
 
 
《梦(1248)》
 
憋尿大赛
圆满落幕
冠军奖品
是尿毒症
 
 
《梦(1249)》
 
冬奥会全都搬到
深山老林进行
失败者
全喂熊
 
 
《梦(1250)》
 
我走在我印象中
变化最小的
一条街上
就是我打小长大的
从八仙庵、太平巷
到鸡市拐的那条街上
沿街的店铺由于停电
而点起了蜡烛
烛光昏黄
店主成鬼影
仿佛上世纪
70年代初的一天
街上的行人
面色沉重
忧心忡忡
他们和我
都是从2018年的春寒中
被发配到这条街上来的
终生不得回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