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没有什么不可攥住(10首) (阅读453次)




刘术香诗歌十首

 
风吹故乡
 
风吹故乡,
石头抱紧石头,
土粒抱紧土粒,
谁也不愿被吹去。
 
该开的花开着,
未开的闭着眼睛,
花和花说话,
声音吹着声音,
绕着石头,缠着大地,
花香遍野。
 
有一些人走进来,
有一些人走出去,
与风擦肩,回眸,暖暖。
清明时节,
离去的,散开的,
幽魂缕缕,
乘着风,碎步而来,
坐在石头上,
趴在土屋间,
亲吻,落泪,
故乡啊,我们回来了!
 
风吹故乡,
亲人们往来如梭,
看见的,存在,
看不见的,也存在。
 
吹走月光的魂
 
月光里含了尘沙,
一沉再沉,
风吹,风吹,
吹走月光的魂。
 
我与月光的躯壳,
一前一后,一左一右,
被小路丈量,
被时光碰撞。
还有什么在飞,
颠沛与安居,
向着一个方向,
匆匆表白,
慌乱吐露生活的光泽,
且进且退,
月光是空的,
我也空出一截,
静电一样无力收回。
 
仿佛洪水猛灌,
尘沙多么浑浊,
让月光面目全非,
天上飞着,地上跑着,
白色里的虚幻,
黑色里的真实,
一一反目,一一在内心里狂欢,
淋雨的人,踏雪的人,
坐在岸上,看不见月光,
亦看不见我。
 
镜内世界
 
我们都是镜外之人,
镜内月色皓白,
雪花沉积一处,
白在白里折射,
白在白里挥霍。
 
我看见了这些,
并不伸手去触及。
你在何处,
离我究竟有多远?
你消耗于无尽的白中,
白色浓雾从你的额际,
深入旷世孤独。
 
没有河谷,没有陡崖,
更无你喜欢的石砌堤岸。
镜外之人,镜内世界,
永远没有叠合的机缘。
 
风扬起白尘,
看不见流水抹过夕照,
小径弯弯,
隐藏笑容和泪水,
昨日掩埋昨日,
今夕遮覆今夕。
 
两缕清风
 
两缕清风生成,
在某个山口,
某块石头旁边,
迎面,擦肩,
稍有停留,各自而去。
 
天南地北吹着,
清风相互记着,
向着远方,远方更远。
清风里的日月,
日月里的寒暑,
层层堆积,清风轻抚,
往事历历,尽阅人间,
山川河流色泽依旧。
 
清风没有硬度,
只有绵长,
或山前山后,
或纵横万里,
清风又见清风,
清风没有名字,
没有味道,
没有真实的内含。
清风叫着清风的名字,
清风擦着清风的臂膀,
却再不是某个山口,
某个确切地点,
那最初的清风。
 
石头被雨淋着
 
 
雨淋着石头,
雨不是石头的,
每一滴雨各有使命,
湿了什么,怎样流走,
直至消失。
 
一滴,两滴,
石头一滴一滴数着,
忘了疼,忘了凉,
忘了强者与弱者的区分。
天地之间,谁想遇见谁,
谁想侵袭谁,早已确定。
 
石头数着雨滴,
数多少忘多少,
雨有雨的心,
石头有石头的心,
撞击再多,
心与心,都不能融合。
 
石头抱不住雨,
石头含不住雨,
石头睡去,雨醒着,
石头,石头。
雨水敲击石头,
石头在梦里,仍是石头。
 
我和我相视而坐
 
没有什么不可攥住,
一片月光,一缕清风,
一丝温暖,一点冰凉,
握着,松开,
走进时光,退出时光,
季节一样开合。
 
我和我相视而坐,
我看见的我,
是一个片断,
一个瞬间。
手握着,握住了什么,
又松开了什么,
时间是惟一的见证者。
我喊住冬天,叫住夏天,
看雪花纷飘,
看雨水倾盆而下。
我的背影,我的忧郁,
渐渐模糊,
一块石头平地而起,
一条河流奔腾而来,
我一退再退,
岁月开出花朵,
投下影子,将我遮盖。
 
我和完整的我,
还有多远的距离,
没有人告诉我。
 
何时走进月光
 
月光澎湃,荡如海水。
我在月光之外,
一棵树的孤独,
一株草的孤独,
将我和世界隔开。
 
月光无涯,
每滴水由白至蓝,
蓝到深黑。
日子的外衣,
时光的纷乱,
贴于月光背面,
揪疼了谁的脉络,
脚印浅浅,
藏不住之前的秘密。
 
月光不属于我,
也不在人间的管辖范围,
它喜欢什么,憎恶什么,
管控不住。
我背对月光,
人间安静,世界安静,
束手无策的,
何止是我的孤独。
 
何时走进月光,
花草树木的摇晃里,
把自己从迷惘里叫醒。
 
夏夜流淌
 
窗口明亮,翅膀柔软,
欲湿未湿的夏夜,
与草叶携手,
与山泉滴水相依存,
人间花朵忧伤着开,
今日繁华,明日冷清,
交接于石缝之间。
 
光环在暗处,
透明却没有色泽,
走一步退三步,
会飞之虫首尾相连,
哼同一支曲子,
无声渗入,
地上地下味道迥异,
开开合合,石门起了锈,
犬吠及鸡鸣,
早被人间之外的绳索掠走。
 
人间情景寂寞,
孤坐或涌动,
在光明的刀刃上,
收敛笑容及别的,
夏夜漫长,夏日漫长,
清澈溪流穿越身躯,
呐喊源于最低之呻吟。
 
冬天尚远
 
听见风吹,
吹动麦苗,吹动雪粒,
吹动有名无名的干草,
声音细弱,几近无声,
多么好,多好。
 
岁月在风里,
无声完满,无声残缺。
星星闪烁,在风的头顶,
在每一种声音消失处,
一个角的明亮,
六个角的明亮,
风吹明亮,叮叮当当响着,
钻入云彩,渗入地缝,
呼出明亮,吸入,
明亮交错,明亮叠合,
风里明亮,亮里风来,
含苞,开花,结果。
 
六月将尽,
听见风吹,冬天尚远。
 
只属于窗外
 
窗外大雨滂沱,
天空听着,看着,
大地听着,看着,
花草树木及一切生灵,
听着,看着。
 
每一滴雨都是生命,
落下即碎,
哀伤遍地,泪水遍地,
声声脆裂。
雨在雨中哭泣,
雨在雨中呻吟,
生命溶入生命,
生命永恒。
 
我只是听着,
雨的样子,雨的灵魂,
在天地间上下游离,
五彩缤纷的衣衫,
一碎再碎却生生不息的躯体,
隔着客户,都是别人的。
 
我对雨说话,
我对雨微笑,
雨看不见,听不见。
窗外之雨,
窗外万物,只属于窗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