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夏过完,骨头伤 (阅读1001次)



夏过完,骨头伤
 
我听到绿的骨头折断在枝头的声音。虫灾横行的密林里,蝉声充满着悲怆和压抑,只有云露仍然享受着草木的清气,而光阴的暗影已被风赶出了山林。
雷雨从时间的旧椅子上站起身来,踮起脚尖看着相思的远,而青苔覆盖的心早已与一块丑石的平静达成妥协,共赴一段也无风雨也无晴的禅程。
一棵树修炼成仙得道的门径。
鸿雁飞来,划出心迹伤痕,河水为不能回到河流的根部掩面而泣。远方架在山长水阔的刀锋上,闪着令人迷惑的光芒。鸿雁声声,江湖辽阔。其实你就在对岸,山水相连,却有一种不能抵达的悲愁。
 
(发表于2017年黄河文艺创刊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