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开阔之地》等6个 (阅读870次)



开阔之地

如此空荡,在高厦之侧。
被翻开的黄土,似都上了岁数
——那里曾埋着一个故国。

如今一一褪了色:繁花的红、
沃野的绿、浮云的灰白。
只余一团茫然雾影。

惨淡着,精赤着……
不容粉饰。直视都可能是一种亵渎。

在倾圮的城堞前,略一沉思,
乱发就飞扬。不知不觉也就仰躺了下来。

                       2018.2.18.




旅途中

阳光有所辜负:
如果只懂沉湎旧岁。
那多可悲,手里永远握着一只空杯。

车窗外,世界迟早在变。
昨日的地图已通通作废了,
陌生的地名在轻轻闪烁。

在勾引,露出狎昵的光,
宛如一串待人舔舐的葡萄。
遥远从此不再遥远。

不可抵达的梦,临近了,
也释然了。原来并不是梦,
只是一座小小的拱桥,在湿润的眼眶中。

                      2018.2.19.




马嵬坡

仍然是千余年前的沟壑,
纵横在时光的祭台上,
忽明忽昧。

当春风吹过,只有尘沙拂面,
带着厉鬼般的呼啸,
刺破耳膜。枯槐就在稍远处,
张牙舞爪,露出萎黄的根。

历史的大辙曾在此颠覆,
陷落泥淖!喑喑黄土间,
贵妃的血已化作了雪水,
埋入大地的腹腔,不愿再投生。

哗变骤止。
王朝因失却了一个女人的魂魄,
而安宁。而为前额上留下一具孤冢。

                  2018.2.20.




堵车诗

时间像面筋一样,
被无限抻长了。

慢慢地,习惯于慢慢,
龟爬式的慢慢。

无处突围,正好冒一根烟,
只忘带了小酒。

忍耐着罕有的闲适,忍耐……
直到地老天荒吗?

阿门!广场上的鸽子长肥了,
在车灯前开屏。

冒充孔雀的,还有麻雀,
阳光下梳起羽毛。

已不在乎了:还有多少站路,
都不是回家的路。            

            2018.2.20.




我的水乡

干旱曾是我童年的全部。
那里甚至没有过沼泽,
孤远的风也是燥热的。

直到山顶的冰雪融化,
我的血液里有了一条河流,
冲刷着无比倔犟的堤岸。

渐渐一切都隐淡在雨雾中,
好像为了弥补胸间的焦渴。
那层层涟漪上漂浮了我。

也将我绘入了一片蛙声。
从此再没有什么飞沙了,
荷叶下又种下一颗柔软的心。

              2018.2.20.




年节

乡愁种种,暂放在窗棂外。
让喜庆稍稍蔓延,
从眉梢,到咧开的红唇。

借着烟花的明媚,
吐露真情,举杯共醉。
一并融化漫长无边的思念,
也邀明月欢聚于桌前。

共同叩拜流光,
从此抹去地上黯淡的爬痕
——身体不再污秽,
灵魂不再褴褛。
钟声预示着:又一个子时将至。

大红的灯笼已挂起,
门楣更加光耀。
春联里,诞生一对幸福的伉俪。
那时,所有鞭炮都赶来恭喜。

热闹非凡,璀璨之夜,
灯火从一家传向了下一家。
热气腾腾的年饭已备齐,
总有几笼被包坏的饺子,
在一旁簌簌地笑。

街市,再不得腼腆,
都在微醺中浮漾起来。
人们依偎着,哄闹着,
仿佛是各自迷失了故乡的至亲,
在晚风中相互寻找。

            2018.2.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