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变形记(杂诗十四首) (阅读1152次)



  
      对 视
 
犬坐于车,双眼望向窗外
专注又迷茫
在这未知的旅途
它不肯闭目养神
它巴望下车
宁愿跟着车子疯跑
哪怕外面
下着雨
哪怕成了
落水狗
偶尔停下来,在雨中
摇头摆尾
甩下的雨滴,全都带有
那畜生的气味
2016.1.15
 
 
       出地下停车场初闻蝉声
 
拾级而上
忽闻蝉声
出口似乎更明亮了
 
已是傍晚,我想就着天光
看看出口处
那棵桃树上的桃子
 
树下蹲着一只狗
在刚好望见它的地方
我停下了脚步
 
好像那是它的地盘
好像它负责看守一个秘密
而它自己一无所知
 
如果它起身,就是为我领路
有时我如此迷信
你不要问桃子,为何
 
有两副面孔:一副是透红的
有着娇羞的绒毛
一副是硬硬的、有如木雕的老脸
2017.6.28
 
 
       哦,乖
 
有时我们从梦中突然惊醒
像碰到了烫手的东西
有时我们在梦中短暂拥有的
像窃取的某样东西
而我们不复拥有的
像一只狗向你跑来
打听它的兄弟姐妹
或它们的
葬身之地
2017.11.16
 
 
      
 
每天晚上,当诗人写作完毕,关闭电脑
蹲伏在地的狗
也知道起身,回到它的窝里
诗人朋友的妻子如是说
 
我仿佛也目睹了那动人的一幕
那家伙,就好像是他们
替我养的一只金毛犬
今夜,起身关灯之际,我感到
也有这样一个好伙计
和我默默道别
 
它从来不会模仿我们的声音
但我们会
乐于模仿它的叫唤
好像借此才可以找到
真正的同伴
2017.12.17
 
 
       匆匆一瞥
 
一只狗叼着长筒雨靴
它因此抬高了脖子
走几步之后又放下
一边低头咬着,一边将目光
投向匆匆路过的我们
 
好伙计,咬吧
如果没有得到一块可口的骨头
它尽可以踩着雨靴,又撕又咬
我甚至希望,它叼着雨靴
跑得远远的,让靴子的主人
在寻觅无果之后,百思不得其解
 
我知道,这与饥饿无关,只是
磨牙而已。末了它照例会往雨靴里
撒上几滴尿。像我的同类
写作可以纳入行为学
可以归之于寻找异趣
而不关乎艰难的跋涉
 
毕竟,这样的奇迹越来越罕见
一位军人倒毙,或伤残,而一只狗
为他叼来马靴
2018.2.19
 
 
      
 
激流中总有浮起的泡沫
因为懒散,显得不甘与激流同步
因为不同步,显得它已激流勇退
 
但孩子们好奇,泡沫
是水里的什么东西
现出了原形?是什么东西
溺毖于水中,以至于沉渣泛起?
抑或,是什么东西过于汹涌
而又找不到出路,以至于
有如此多的不平之气?
 
总有浮起的泡沫附着于岸边
与别的东西沆瀣一气
成为高出水位的一部分
 
然而孩子们见识过的浮云
更高、更神秘
只是他们已习惯于
将堆积的泡沫,看成了水穷处
2017.12.5
 
 
       变形记
 
你不知道,从河水中捞起来的
湿漉漉的草帽
戴在惊魂未定的
少年头上
会有多么沉
 
多么沉。你不知道
最好
2017.9.20
 
 
       岁末诗
 
冬天,让一个小孩理发、洗澡是多么难的事
给我洗澡时,母亲打了热水,又加一点凉水
而她事先会允诺给我一点麦芽糖
我赤裸着进了澡盆,嘴上抱怨不停
 
如今,我也是这样对待我的诗
它像一个脏小孩,我的心凉了又热,热了又凉
它要听到我甜蜜的允诺才肯赤裸着见我
而我已不再年轻,要么下手过重
它一通哇哇乱叫
要么老眼昏花,错将别的什么东西当成了它
2017.12.31
 
 
      
 
取水之前,往压水泵里
倒上一瓢水,我们学着顺势按压
井水汩汩而出,这么快
就涌泉相报
 
后来我们用上了自来水
水龙头更加慷慨
只是再也无从知晓
这水来自哪里
 
已无饮水思源之必要
但要谈起活水,我还是会想起
黎明时分弯腰按压水泵的动作
一个少年曾大汗涔涔
 
如果遇上这样一个井台
我知道,我仍然会跃跃欲试
我会说:久违了,久违了
而井水只顾涌泉相报
2018.1.8
 
 
      
 
有时,长久地盯着
一只椅子,和挂在椅背上的衣服
 
那是你自己的座椅
那是你自己的衣服
 
当它们
成了你审视的东西而又纹丝不动
于是,你动摇了
 
你穿上挂在椅背上的衣服
又给椅背换了另一件
就像椅子换了主人
 
你坐在它们的对面
任由它们审视你
你再次动摇了
 
出于报复,你迎上前去
一只脚踏在椅子上
你紧了紧鞋带
 
先生,现在你可以拿起桌上的杯子
奋力一掷!这样,你的形象
就生动了
 
但仅有盛怒是不够的
先生,你要望向窗外
像深海潜水员那样孤独地凝望
2018.1.11
 
 
      
 
两只喜鹊在草地上觅食
当我路过那里时它们默默飞走了
无论我多么轻手轻脚,都不会有
自设的善意的舞台
 
退回到远观它们的那一刻
那时我想过:当它们不啼叫时
仿佛不再是喜鹊
只是羽毛凌乱的饿鸟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认定
喜鹊就应该有喜鹊的样子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假定
如果巫师被蛇咬了,就不再是巫师呢
 
这些疑问,随两只喜鹊顿悟般的
振翅飞起而释然了。有朝一日
我可能是不复鸣叫的
某只秋虫,刚填进它们的腹中
2018.1.18
 
 
       火山石
 
我从云南没有带回珠宝翡翠
只带回了两块火山石
为了验证真伪,把它们丢进水池
真的,浮起来了……我转而希望
 
它沉下去,以石头的名义
沉下去。这被火掏空过的浮石
留下了一层细砂,像我们
从沙漠中回来,丢进水池里的衣服
 
曾经烈火灼身,如今
甚至不能碰撞出半点火星
默哀期如此漫长……我只希望
 
它们从这世间一沉到底
那百孔千疮的身体里,吸入了太多
太多的黑暗
2018.2.13 改自旧作
 
 
       春日南墙下
 
南墙屋脚上,有土黄色的印痕
那是泥水相溅,水渍洇染
留下的乡村底色
 
我脱去袜子,赤脚晒着太阳
双脚投下的阴影,清晰如
憨厚的人群中冒出的自大狂
 
但我不会收回我的脚
念叨着:春光怎可辜负
阴影只是阴影,强光下
苍白的双脚也可原谅
同双手相比,它总是一派天真
背负着我们,不顾水深火热
 
这世界不会平坦如草地
不会体面如莲花
金靴和桂冠。人们总是将金靴
视作桂冠,而忘却自己
是天生的泥腿子,屋脚上的印痕
才是双腿的底色,我们的底色
2018.2.18
 
 
      
 
那些没有留下遗言的人
让哀悼者有如中风患者
艰难地弯腰拾取某物
 
亲人将试着移栽
扦插的柳枝,伤口被泥土深埋
 
在低头中长大
在月光下借道
 
蜘蛛可有巢穴?悲痛中人
唯有默哀,和余哀
 
有人半夜细看花盆
每一朵花都像一个新生儿
 
都像转世而来,托梦而来
为取悦我们,教我们唱一首
儿歌:花有骨,花有骨

2018.2.24,戊戌年正月初九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