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月全食》等6个 (阅读613次)



月全食

久不望月,月在何方?
恍如白昼般,却有刺目的光,
在稀疏树影间婆娑。

暗暗,屏住口鼻间的溪流,
让惊讶来得更缠绵一些。
天际之上,一轮圆盘!

也硕大无朋,突兀、荒诞、
透着狡黠。乳白的面色,
柔嫩更甚少女的椒乳。

凌空的傲慢,令古塔噤声。
纵然被无数人偷窥,
被一口口咬啮、含化。

……没了下弦。但并不惊慌,
或无措。任由一点点消隐,
于神异的面纱之后。

果然有天狗吗?出入云层,
吞吐着奇迹,也还无形无踪,
像茫茫过客。像一道风。

静静吹拂——那被撩起一角的
裙角一样的诱惑。一瞬间,
就被锁闭,被时光扣紧。

心跳骤然停住,只定睛地
被暂且的昏朦迷住。
那遗失了明月的城市,瑟缩着。

谁也找不到了自己恍惚的脸。
只看到莫名的涟漪中,
闪烁着,一瓣瓣羞红的唇。

              2018.2.1.




戒碑

“恶,从来与善为邻。”
宛如魔咒。折磨着所存不多的信仰。

也淘空着天地间如此清寒的日子。
睁眼,闭目,恍然又一日。

匆匆光阴,都拿去做了飞絮?
总不甘于让疲乏的心再忽起忽落唉。折腾!

都想寻那微澜,让生活好似轻舟——
绕开峭岩,与垒垒暗礁。却莫忘了还乡。

回到初发之所,那时天际尚还暝曚。
“惟自持才可自由、不移!”

                   2018.2.2.




归期

不必大劫或小灾。嗡嗡鼓鸣
已是催唤。重返于
早课、夜读、拙朴的初心。

身披一副皮囊,出入尘沙,
背后是干瘪的行囊。
恍惚半生,也并无多少牵挂。

徒然热爱着自我珍贵的渺小。
被时光遗忘、忽略,
从此无从老去。如逃生的鱼。

在命运中潜泳,浮出湖面时
只露出焦灼的眼神。
热望着,回归一颗安静的卵子。

               2018.2.11.




时光的情人

只贪恋于日光中微甜的呢喃,
只在尚还清寒的风里曼舞,
只默闭双眼,作陶醉状。

像极一个初生的幼婴,
重回襁褓,独得世间所有溺爱。
却偏偏娇羞着,瑟缩一团,
仿佛宁肯沉沦于温软的怀抱。

有时,窗前怔怔地一笑,
都为鸣谢这骤然静止下来的时光
——不再四处流泻或漫溢,
让旧梦得以漂浮,纵使永难重演。

也仍有余辉在殷红的颊面上,
也可在纷纷纭纭的幻影中,屏息……
也莫回首,“谁再高喊也莫回首!”

                  2018.2.14.




电影院

有时是雪原,正前方
如此银白一片的幻想
还在绵延。没有尽头
也毫无栖所——可暂容纳疲顿的心
稍稍喘息。

有时却是茫茫碧野
在远方召唤,竞相挥舞
繁密的枝桠。并无一人
从草木间露出脑袋,那空旷中
只有孤独。

……在慢慢上映。
曾经蜂拥的坐席上,
尽管再没有哪怕一个观众。

熄灯后,仅留下黑暗
和空洞。在穿越着一切
虚构的生活——而世界
需要粉饰,需要不停地改头换面。

“让情节继续,灵魂
才得以安宁,才不至于
在中场退出浮躁的身体。”
每一个故事,惟有在结局处
藏匿了一小截隐秘的尾巴。

但无法去捕捉,那风影般的
一缕灵光。无数遍
回放着影迹模糊的镜头,仿佛
其中蕴有无限神奇——

每每当迷踪时,可静静回味。

             2017.2.15.




除夕

又逢岁尾,在枯草间
甩一根丝绒的尾巴。
几分端庄,又还有
几分难禁的喜乐,
嵌入渐宽的牙缝。
洒扫已毕,过往种种
已在尘霾中作古,
人人都在门窗前
露出胜利的笑靥。呵呵,
又一年,被时光怂恿着
一路向前,不再沉沦于
清冷的夕晖,不再枯坐。
莫辜负了大街小巷边
渐渐生发的春意,只需
沐洗干净,让休假的灵魂里
炸响一串串爆竹。也算作
一次新生,一次清脆得
足以勾动乡愁的鸣奏。

         2018.2.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