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高雄訪余光中及其余 (阅读1312次)



[高雄訪余光中及其余]
 
秀实
 
 
  二零一六年聖誔前,我到高雄拜訪诗人余光中。拜訪前有兩首诗值得谈谈。一是我居住的酒店靠近民杈路,因而知道了台湾栾树。并写了《民杈路上的台湾栾树》一诗。当中有〝无人不道,从西子湾落日回到这里……叫栾树的,是這土地最強大的坚持 / 它们拥有的美色与名字,在流风穿过时 / 柔软如爱,并只懂得乡土的话语〞。另一是谒见诗人前,我写了《背山》一诗。诗如后:
 
  《背山——致大诗人余光中》
 
  想象一个背影瘦小,踽踽行于西子湾畔
  金乌歙翅,喧闹的都将息止在海平线之下
  守夜的灯点亮,世界便还原为真实的面貎
  那一线的渺渺无边后,便即浑浊与动荡的烟火
 
  你的诗是沉默的存在,不柔不刚
  任天崩地裂不曾变改一丝颜色
  殿堂的门已然打开,有你缓缓吟诵着的天籁
  而那叫落日的,又从东方神祇间轰然升起
 
  背山沉吟,有类于遗世而独立
  高雄是一座城,也标示着一个峰顶
  无诟无誉的国度在栏栅之中
  因为所有的恒久都是空澄于内而纷扰于外
 
  這首诗在《海星诗刊》上发表时,副题被改为〝给诗人余光中先生〞。幸而后来译成英文版本再在英文中国笔会上发表时,得以更正。当日午后到了高雄左營区玛黑咖啡,吃过午歺便逕往叩門。門缓缓拉开,看到余光中坐在大厅上,慢慢站起身来。诗人精神矍烁,我为之喜悅而笑语。诗人也语带轻松间作戲谑,但动作时,显然身体羸弱,走路也很费力。
  余光中坚持慢慢走到歺桌那边,替我带来的一九七零年版蓝星丛書《敲打乐》诗集扉页题字:〝秀实留念:纪念十年在香港的岁月,十年在港继以三十年在高雄。先识其弟再交其兄。余光中 二0一六.十二.二十七日〞。然后我把《背山》拿出来给他,他极为高兴並仔细地看,然后逐字指点,缓缓把全诗读毕。从前在台港兩地,多次聆听诗人诵诗,其音醇雅其声缓厚。這次同样醉人,卻成绝响。朗读完他细说,這是给我的啊!那时我正筹备中英双语诗集《与猫一样孤寂》的出版,因贪他的墨宝难求,便复请他为我题辞。他略为询問诗集的內容,得知是任教于台大外文系梁欣榮教授英译,便说,令兄的译诗是道地的英语,比我译的更好。然后他稍稍沉吟,便小心翼翼写下了這九个字:
 
  孤寂如猫
  热烈如诗歌
 
  诗人睿智,确实一语道破我的诗与人生。我独居十余载,除了有时感到孤寂外,大体上是热烈而快乐的。诗集一六年十二月已在香港出版,并已转送予他。稍为闲话,拍照,因考虑到诗人疲惫,便告辞赋归。
  這段时间,余光中三度修订了他的译诗集《守夜人》,并讬我哥转贈予我。這本新版的《守夜人》余光中并沒题字。但我2004年初收到他第二版的《守夜人》,是讬友人从香港寄出,并有题贈。2013年底,余光中讬黃维樑教授转来三萹诗歌的手稿,发表于2014年3月的圆桌诗刊第43期。這三首诗分別是《我的小邻居》《阿里朝山》和《杭州诗会》。去年余光中因澳門大学之邀约而过港,曾讬樊善标教授约聚于一个小型的诗歌朗诵会。但我因离港参加诗歌活动,无奈婉拒。今年(2017)十一月我赴台北,从哥哥手中拿到余光中讬秘書给我们兄弟的一封信,并附上第七十一期的《蓝星诗页双月刊》,那是民国七十三年一月出版的。诗人在信中说,整理杂物时,找到了当日你写的一篇文章。那是我早年写的《所谓伊人——评介诗集〝隔水观音〞》。当时我不知情,三十余年后,诗人竟不忘交付予我。
  我与余光中大師有诗歌的情缘而私交并不熟稔,那是一种福份,因为俗世之交得在诗歌情缘之下。生命总在驿马奔驰,十二月十四日早上在澳門,忽闻诗人仙逝,悲恸之余,心里有数。我想起西子湾的日落,想起台湾栾树,也想及当日拜訪他的点点滴滴。生命太短,而诗卻永恆难忘。〝蟬声再長,也只像尾声了〞。秋去冬来,忽尔蟬声戛止,悲夫!二十九日我专程出席高雄的诗人余光中追思会,感怀至深,座位上惶恐不安。灵前致哀,悲切难免。巍巍乎高山,那些流言蜚语也將消逝于西子湾的夕阳晚风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