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12月)之四 (阅读1312次)



《无题》集
 
 
《无题(334)》
 
很多年
老在电梯里遇到
一个瘦老太太
牵着一只胖狗
每次寒暄
她都要说:
"我家狗狗
太老了
快不行了⋯⋯"
又过去很多年
 
 
《无题(335)》
 
我原本信奉
怎么想就怎么说
怎么活就怎么写
真实为上
但是全媒体时代
网上这一个个
泛滥成灾的
所谓"真人"
让我对虚伪
有了好感
让我相信
沉默是金
 
 
《无题(336)》
 
今天滴滴打车时
我主动邀请了
我的一个老司机
他没有回话
原因找到了
我此前三次
乘坐他车时
老咳嗽
 
《无题(337)》
 
儿时最苦的药是打针
儿时最甜的药是止咳糖浆
打针还是那么苦
糖浆变得更甜了
我刚萌生一个撒娇的想法
干脆我以后把糖浆当咖啡喝得了
老天爷的修理——它的副作用
便来了:胃痛
 
 
 
《无题(338)》
 
我对冷战时代
唯一的怀念是
作为诗人可以
简单是非判断
粗糙艺术表现
博取国际声名
同时我也庆幸
我们这代诗人
没有赶上蹭上
 
 
《无题(339)》
 
有一些人
给我投稿时
要特意注明
"写了几首口语诗"
(这完全不必)
那口气就好像
口语诗很好写
他们想玩
就随便玩一玩
那口气就好像
给你们口语诗
一个面子
别给脸不要脸啊
 
 
《无题(340)》
 
其实我自己踢球
是C罗这种路数的
希望全队推进很快
打对方后卫身后
我用高效的抢点
为全队取分
但我还是认为
梅西这种
把人过尽的技术流
是更高级的足球
是足球的本质
 
 
《无题(341)》
 
狗得了狂犬症的
反应是:吠日
狗不懂得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得过且过
便群起而攻之
将其咬死才罢休
 
 
《无题(342)》
 
我心中早就明白
我们注定不会成为
长久的真朋友
三观不合
他嘲笑过我
世俗上的无能
得不来奖啥的
以开玩笑的口气
说出了严肃的内容
也许正是在这些时刻
在他看不起我的同时
我也看不起了他
 
《无题(343)》
 
为利益共享之需
民间老哥们再也不提
盘峰论争
真希望那次争论
没有发生过
而残酷的是
我们看得愈加清楚
他们的写作与作品
其实区别不大
 
《无题(344)》
 
有些拥有权力的人
不干预不能活
他们难道不想
给自个儿留点悬念
看看一个
自然产生的结果
究竟是怎样的
那一定比强行干预的
戏剧化结果
更有意思
近期的例子是
欧冠16强淘汰赛之伪抽签
未来的反例是
长安诗歌节年度双奖投票
 
 
《无题(345)》
 
在西京医院
门诊大楼里
人潮人海中
一个中年胖子
在狂啸:
"我不是医生
我是管医生的!"
我哈哈大笑
感同身受
他可以被原谅
一定是哪个医生
把他欺负成这样
 
 
《无题(346)》
 
西京医院
第二住院部地下
有一座美食城
我陪父亲离开病房
去吃午饭时
病房里的河南病人
正用开水泡干馒头
代替午饭
在电梯里
父亲摇摇头说:
"中国人,不容易!"
 
《无题(347)》
 
他们希望我
写得更宽
没问题
结果确实
越写越宽
但就是不朝
他们要的宽——
蒙和骗里变
 
 
 
《无题(348)》
 
将近三十年前
有一个人说过
如果把中国最好玩的诗
全都编在一起
那该多好啊
他就天天只读这一本书
后来我编的毎一本书
都是这样的一本书
而这个人却没有得到
他要的幸福
变成一个一边写小说
一边恨诗者
 
 
《无题(349)》
 
我的同代知识分子
别装丫挺骗孩子
我们在阿尔巴尼亚电影中
第一次看到男女拥抱接吻
我们在罗马尼亚电影中
第一次看到女人穿比基尼
即使在朝鲜、越南电影中
我们也看到了战争的残酷
与战地浪漫曲之美
告诉孩子们
只有我们的社会主义
属于一穷二白三饿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