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把眼泪挂在衣架上 (阅读161次)



要是地球死了,我们就都活不了了

初宝问我爸爸
人为什么会死
我说
爸爸也没搞清楚
反正每个人
都会死
她又问我地球
会不会死
我说这个问题
爸爸就更不知道了
但爸爸觉得
地球应该
没那么容易死
初宝思考了
一会又说
要是地球死了
我们就都活不了了
我说你说得对
因为只有地球活着
我们才能活着
2018.2.9


恐龙化石

回到小区停好车后
我回头对坐在后排的
初宝说
你在科学与探索课上
挖出来的那个恐龙化石
是塑料做的
真正的恐龙化石
超级大
初宝说也就是说
我这个恐龙化石
是假的
嗯,只是个模型
我说
哪里有真正的恐龙化石可挖
初宝问
我说四川盆地就有
很多恐龙化石可挖
初宝说我想去挖
我说你的想法不现实
不现实是啥意思她问
我说不现实就是
挖真正的恐龙化石这个事
爸爸目前无法带你去实现
2018.2.9


香蕉羊屎蛋

在漫长的育儿生活中
最令吴胖开心的事
无非是看到
初宝又拉了一条
香蕉粑粑出来
但好景不长
很多时候
初宝还会拉几疙瘩
羊屎蛋出来
每次看到初宝
拉的羊屎蛋
吴胖就会不高兴
说你最近水又喝少了
水果又吃少了
饭也不好好吃
我看你怎么能长大
那次我帮初宝擦屁股
边擦边说你看你
又拉了几个羊屎蛋出来
初宝说你小点声
别让妈妈听见
又有一次我看到
她拉了两截干屎
我说你这次拉的
实际上也是羊屎蛋
只是连在了一起
她纠正我说不是
我这次拉的是
香蕉羊屎蛋
2018.2.9


把眼泪挂在衣架上

阳光不错
吴胖将晾衣架
从次卧搬到了
客厅阳台上
初宝大笑着说
我不哭我不哭
我要把眼泪
挂在衣架上
让太阳将它们
全都给晒干
2018.2.9


求哥对我的赞美是由衷的,因为他正喝着我的酒,吃着我的肉

在巴依老爷
马驹桥店
请家人吃饭
一桌上千元
求哥对我说
侯总
在我眼中
跟宋庄那帮
穷逼艺术家
相比
如今的你
就是皇帝
2018.2.9


全世界都快被你一人逼疯了

对吴胖的个性
我早已
了如指掌
如果我不妥协
别说14年
14个小时
都很难支撑下去
我曾对歇斯底里
张牙舞爪的她说
全世界都快
被你一人逼疯了
2018.2.9


银行卡

按说谁承包餐厅
POS机上
就应该绑定
谁的银行卡
但求哥不
2015年我首次在
马驹桥店搞承包
就想将他的银行卡
给换下来
但他求我不要换
说他需要
银行流水记录
他想贷款买车
第二年田攀承包
又想换掉他的卡
但不知为何
又没能换成
每到月初
清算上月
刷卡账目时
基本上都会有
一两笔烂账
跟实际刷卡额
对不上
这一老一少
经常因账务问题
在微信和电话里
争得面红耳赤
终于,田攀在
第三年继续
承包期间
果断将求哥的卡
给替换了下来
明年求哥搞承包
想必他会用迅雷
不及掩耳之势
将田攀的银行卡
给替换成他的吧
2018.2.9


跟一个写打油诗的人没啥好聊的

在燕郊药监局
工作的王帅
给我介绍了个朋友
叫耀哥
耀哥在通县药监局工作
王帅对我说
我给你发个他的微信名片
你加一下他
没事可以跟他
交流一下
好的我说
耀哥的诗写得如何
王帅说怎么说呢
在我看来也就
比打油诗强点吧
耀哥通过我的朋友
验证请求后
我逛了一下他的朋友圈
诗写得果然如王帅所说
比打油诗强点
脑子一热我居然
将耀哥给拉进了沿途
结果没过几天
他就留言给我说
你在群里发言时
要注意措辞
你可能还不清楚
其中的厉害
他的留言使我
感到反感
接下来我立刻
就将此人踢出了沿途
并同时删除了他的微信
2018.2.9


请用上气不接下气的拖着哭腔的语调来读这首诗破折号下面的那段台词

看过无数小黄片
但这个国产
小黄片尤其
令我难忘
特将女主角
在被操时的台词
照录如下——
我只许你操我
不许操别人
知道了吗
知不知道
操我
特别
特别
特别爽
操哭我了都
2018.2.9


找不到

跟吴胖聊天
聊到了爆乳
她问我
是不是特想
找一个爆乳
好好玩一玩
我说不想
没钱
她说难道你就
找不到一个
免费的吗
我说找不到
2018.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