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墓地 (阅读642次)



休止符

后来发觉,
没有人丢失了孤独
现实与平淡一直陪在身边,
比影子更深
平行的两根电线,高高地
什么鸟儿偶尔
站在上面,观望一起,
犹如偲偲的音符在谱上的升降
再升起,再降落,
飞远、消散在黑幕之中
剩下一些透明的休止符,
沉默的拉威尔
在过往的风声里,持续余生

2018

乂辞
 
 
我准备好,乂割文字
哈瓦那之波德莱尔的情人,
冰激凌皇帝,
八大山人的黑鸟
飞过掠过那些忧伤的女子
 
她们,是一些诗人迷失的词语
一生的飞行,找回来的,
拼凑出来的风光不祎
 
2018
 

恶之花

夕阳西下,夜晚的词汇丰富而单调

我望着车流慢下来,
想着波德莱尔的花朵
多么相似,死亡将我们隔开
那些诗,那些片段化成绚丽的云
无声无息,带着怜悯与疑虑
涂抹、幕挂在天边

2018


雪中车站

 
雪覆盖一切的移动,
似乎回归大地古老的元初
安静的火车头在白色戎装里显得温暖
褪去外面的光华,天地间
只留下一片空白
那些思想无法拯救,或替代的
死去的平静,活着的勇敢
文字无法传送的,记忆中的灵魂
他们依然洁白的洁白,平凡不平凡
 
2018


墓地
 
因为要选墓地,
我们来到梅岭,那些竹子冬天的早晨是安静的
山顶人家开了一个餐馆,
有麂子肉,兔肉,还有米糠汤
我们坐在路边的木头桌旁,
看着阳光拨开竹林头上的云雾
清凉的风拂过,哗啦啦作响
身上挑着扁担的山里人,
在给过山车辆让路。
我忽然想起这一片风光,
在若干年后的电脑面前
(城市的面包店也有香味,
餐馆没有竹林,还是我渴望
从文字窗口逃遁现实
从梅隔着时空依旧说话
或许是梅借着那一次经过向我说话
米糠汤水香浓,麂子肉香
喝酒的人还在那里,
那个山顶餐馆还在那里
 
2018


以斯拉与尼希米

从以斯拉读到尼希米,
突然我理解了他们的泪水
这些虚假的巴比伦,
(真实奴役过他们)
借着死亡(真实的睡眠)
很快要过去,
博尔赫斯的老虎,
和印度的丛林都在安睡
文字的夕阳与逻辑的月亮,
遥遥相望
缓慢的车流与安静的河流
穿过时间的桥梁
一个往南,一个往东

2018



贫穷


朋友圈朋友讨论他们的涨跌
贫穷的我一般不说话
外面准确地下着预报里面权威的雨
好似一切都是可以预计的
宠物或是礼物贵了一些,
(什么是贵呢,老爸说一个朋友
他的孩子从小就打高尔夫球)
孩子会说,太贵了还是不要买!
我总是犹豫这算不算一份美德
别人是什么都舍得花在孩子身上
我不是那么贫穷,也不太说话

2018

 


出名前


诗人最好不要出名,
出名前的冰冷与平淡
是你的沃土,那些暴雨
让你坚硬,词语锋利
冷静如冰,字句准确单纯
平凡的世界生了你,
你的文字飞行不了多远
那些出名的总会有,诗歌
不常有,他们的名气也长不过时间
那些想出名的,很快就
被蒸发,云彩飘浮,
为了遮盖,为了降雨
浸入泥泞的现实,手指
满了亲切的冰冷与平淡

2018




习惯
 
很多人爱上股票
好像爱上一个满了机会的女人
实际上那一头就是一些
伪造的数据,复杂的模型,
三五十年熊市牛市之波浪图
浪的不是数据,是那些伪装
伪装也成为一种习惯,
(好在诗歌拒绝习惯,
梅岭的风不是天天吹,
伪装多了也审美迟钝)
新闻里面的种族也类似
好比一个鱼缸,各种颜色的
都可以共存
鱼与鱼的不同很少评论
没人批判它们的信仰
只是有食肉的,和其他一些非食肉的
要分开,颜色只是颜色
钱是一些数字,人却离不开它
种族只是一些肤色,你却时常
变成高辨识度的色盲
 
2018




母亲
 
 
母亲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
她的一生都是在厨房,
或洗衣服、晒衣服
折衣服,每次回家就是看见她
在厨房或阳台的身影
她身体不好,每次来美国
还要带上一箱子药

过去半年她瘦了不少,
好在没有瘦下去
(因为糖尿病药物调整),
她喜欢打麻将,
每天都有邻居老太太们一道去不远的宜家
喝咖啡(不是喜欢,因为免费)
加上可以多走一走(前些年膝盖痛
医生建议要换半月板
我同意母亲没有动手术,好像最近没有
那么疼了吧)
今年母亲七十,我没有回去
记得十年前,我们在小区边上的湖畔散步
她说,我活到六十就满足了!
以前母亲的名字叫建玲
后来参加工作,把名字改成了
纯洁的纯,黄纯
今年过小年家人
围在桌旁吃饭,
看到照片里面熟悉的粉蒸肉,
薯粉丝,藜蒿炒腊肉
突然很想回家
 
20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