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女上位 (阅读219次)



蚕食者

湘水滨马驹桥店对面的一家餐厅
又关门大吉了
当夜晚来临
有辆卡车开到了那家餐厅门口
从卡车上跳下去两个年轻人
开始往卡车上装垃圾
没过一会儿
又有两个老头
将一辆三轮车
推到了那家餐厅门口
然后那两个年轻人又
开始帮着那两个老头
往那辆三轮车上装沙发
他俩将三个单人沙发
装到三轮车上后
又转身去抬那个双人沙发
被其中的一个老头
给挥手制止了
说别再往上摞了
会把我的三轮车给压放炮的
那两个年轻人抬起那个
双人沙发走到三轮车跟前
说没事没事没多大分量
并试图继续往上摞
但那个老头却再次
挥着手说不要了不要了
那两个年轻人犹豫了一下
就将那个双人沙发
给扔到了装垃圾的
那辆卡车上去了
2018.2.7


其实搞清楚搞不清楚都没那么重要

人类虽然没搞清楚
宇宙是咋回事
但已经自以为
搞清楚很多事情了
比如传宗接代
婚丧嫁娶
搞得有鼻子有眼
敲锣打鼓
灯火辉煌
新郎把新娘抱上床
迅速脱光光
昼夜不停哐哐哐
2018.2.7


黑塞

至今为止
没读过黑塞的书
只在订阅号里
看到过一篇
介绍他的文章
还知道他写过
一个中篇小说
叫《东方之旅》
2018.2.7


招聘启事

刚到北京那会儿
兴奋又恐惧
兴奋是因为这么大
一个村庄肯定
会有许多小寡妇
在苦等我去操她们
恐惧是因为想不通
人为什么一天
必须要吃三顿饭
一顿不吃就饿得慌
天天买报纸
盯着密密麻麻的
招聘启事
试图找到一条适合
自己的工作信息
其中有家公司
在对应聘者的
要求中写了这么一句
“鼻毛迎风招展者勿入”
十几年过去了
每次看到别人的鼻毛
像毛笔一样伸到鼻孔外
我都会想起那条
令我记忆深刻的
招聘启事
2018.2.7


林混和张二棍

有个诗人叫林混
林混我见过两次
还有个诗人叫张二棍
张二棍我一次没见过
我对林混说
在见到你之前
你跟张二棍俩人
我傻傻分不清
林混戴副眼镜
呵呵笑着不说话
2018.2.7


今天你发了

求哥将一个老太太叫到店里
对那老太太说
这些东西都是你的了
老太太说谢谢老板
然后老太太就开始往外
慢慢地拿东西
破纸箱子盆盆罐罐之类
求哥继续对老太太说
慢点拿,不着急,今天你发了
2018.2.7


时间有的是,天黑又天亮

漫长又无趣的装修生活开始了
求哥将马驹桥店的
那个黑脸厨师给叫了过来
让他帮着清理亦庄店的厨房
他穿着工作服
戴着手套
当我走进厨房里时
他用无助的眼神望着我说
侯总,这什么时候才能干完哪
我用鼓励的眼神望着他说
不着急,慢慢干
时间有的是,天黑又天亮
2018.2.7


穷逼饭馆老板们的意淫时光

老戴虽然不是大姐原配
但作为大姐的现有男人
他也算是我的大姐夫了
那次三姐夫求哥也在
我们仨坐在湘水滨
鑫乐汇店靠近门口的
那张餐桌前聊天
想着哪天有了钱
一起去嫖娼的事
求哥说找个十八岁的
老戴说嗯挺好
我现在就喜欢学生妹
我说我建议我们仨
出三份钱找一个小姐
求哥说那怎么分工啊
我说那还不好分么
嘴巴,阴道,肛门
咱们就轮换着插呗
2018.2.7


真正有钱老板

刚在张帅弟弟的微信群里
看张帅聊真正有钱老板
带他去夜总会泡妞的事
那个真正有钱老板
直接往地上扔一万块钱
说,过来,舔我鸡巴
然后很快就有个漂亮小妞
走过去跪地去舔那个
真正有钱老板鸡巴了
2018.2.7


女上位

下层人被
驱逐个
差不多了
雾霾也跟着
下层人
消失了
走在路上
茫然抬头
看到两瓣厚厚的白云
正兴奋地颤动着
原来那是蓝天的
巨大臀部
正在用女上位
忘情地猛操着
首都大地
2018.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