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译者的风采与风格 (阅读735次)



             译者的风采与风格
                  ——读林源译文集《而译集》
             小海
    2012年6月初,美国著名评论家依兰·斯塔文斯携夫人艾里森•斯巴克斯教授来中国,出席他的著作《加西亚·马尔克斯传———早年生活(1927-1970)》在中国的首发仪式,并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银川书博会、沙家浜国际写作中心和常熟理工学院分别作了多次学术演讲和交流活动。林源作为斯塔文斯教授在苏州活动期间的主要翻译者全程陪同。我记得在常熟理工学院“东吴讲坛”上,依兰·斯塔文斯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译与讹”。演讲者是美国研究拉美文化的首席专家、全世界研究加西亚·马尔克斯最优秀的学者之一,被《纽约时报》誉为“拉美文学研究的沙皇”。应当说这是关于翻译理论十分专业而严谨的一次高水平学术演讲。现场翻译的好坏会直接影响演讲者的情绪与演讲的实际效果,作为听众的我,真正领略到了演讲者和翻译者之者的绝妙配合,也亲身感受到了现场提问、互动环节的热烈。演讲结束后,苏州大学外语学院的周春霞老师告诉我(周临时客串斯塔文斯的西班牙语翻译),斯塔文斯对林源的现场翻译非常满意,堪称完美。
    林源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又去香港浸会大学专攻翻译学,之前也曾游学加拿大。多年来,林源一直致力于翻译,收在这个集子当中的就有他十多年前的译作。我和林源是好朋友,他身上有这个时代少有的纯真超拔,明慧洒脱,淳明慈良,同时又兼备笃学不倦的谦谦君子风度。记得一次聚会中,他很正式地宣布,他要一直学习到五十九岁,工作一年即退休,然后继续做学问搞研究。我开玩笑地问他,那么你靠什么生活呢,他说卖文为生,我的生活标准很低哦,一天两顿饭管饱就行!大家都被他逗乐了,这是现代版的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其实大家也都知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林源的翻译是有自己的新颖视角与果断决择的,一是国外大家、汉学家、海外华裔学人的美学经典文论与作家论,如斯塔文斯、顾彬、张英进等人的,二是国外经典作家自身的美学论著,如美国著名作家莫里森等人的,三是国外对中国现当代作家的评论,这一类译文如张爱玲的多部小说评论、莫言《丰乳肥臀》和《天堂蒜薹之歌》、余华《兄弟》、苏童《我的帝王生涯》、王安忆《长恨歌》、姜戎《狼图腾》等等。这些文章在不同的领域和研究方向上都具备一定的代表性,又可以满足国内专业研究人员、高校师生、普通文学读者不同层次上的需求。
    有关林源的翻译风格,最有资格评点的莫过于他的硕士生导师、香港浸会大学英文系的杨慧仪女士了。她在为林源译文集《而译集》所作的序“到底有没有译者风格这回事?”一文中,这样夸赞她的高足:“译文在不破坏源文情味的原则下,以通顺流畅的语言,尽量提高读者阅读的效率,以理导文,以文梳理。这含蓄的翻译策略背后,是对源文意义坚定的信念;这类翻译,是源文最理想的伙伴。成就这翻译风格的,正是译者对中国现当代文学创作和评论的国际视野,还有对国际文学评论,无私不怠的服务精神。翻译天才先贤严复说译事三难:信、达、雅;容许我在这也说译事三难:谦、和、勤。这译文集做到了。” 中国翻译界百年来有“信、达、雅”一说。一般来说,信是第一位的。要从感受、体验原作出发,要有对对方语言的敏感,才能登堂入室,再而细细体悟原作的境界和神韵,需要对两种语言及其背景有丰厚的知识储备和文化教养才可做到。说到翻译风格问题,我记得鲁迅先生主张“宁信而不顺”(1931年末给瞿秋白的信)的直译。傅雷先生则主张“翻译就像临摹,但求神似不求形似”的意译,他极为推崇黄宾虹和齐白石,我读过他写两位画家的文章,他是受此启发有感而发。我认为意译代表着翻译中再创作和重写的可能与能力,翻新与再造,不是另外一个语种的双胞胎而是一群新儿女,是灵魂的呼应和自由的泛音,这是语言精致的分辨力也无法控制的。 我想,对那些经典的翻译工作常常像是在读一本无尽之书,永远接近着原作,而又永远敞开着巨大空间,向着未明的原野铺展着,这是一门独特的翻译阐释学。“谦、和、勤”则是译者向着“信、达、雅”这个目标不断前行的有力保证。
    斯塔文斯教授在和我进行的关于文学的长篇对话中这样阐述他的翻译风格学理论:“翻译不是算术,主要取决于释义。没有两篇译文会一模一样,因为译者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见解。即便是同一个译者翻译同一篇文章的译文也会是两个不同的版本,因为时空发生了变化,此时的我们不再是彼时的我们。另一方面,我相信翻译的本质是数学运算,这么说是因为我想强调它的科学性。――答案很简单:语言和情感都可以量化。如果我们研究诗,并与熟知这首诗歌语言的人合作(指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著名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和美国诗人罗伯特·威尔伯的诗歌翻译风格),方程式就可能成立。”(参见《陌生的朋友——依兰·斯塔文斯与小海的对话》,周春霞译,北岳文艺出版社)
    我祝愿林源建立在科学性和翻译理性基础之上的林氏“方程式”早日成立。

                                                    载《深圳特区报》2013年7月5日c3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