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风吹着我的头颅》 (阅读210次)



《风吹着我的头颅》
 
 
在铁西区,灌满街道的北风
渐渐吹疼了我的头颅。我没去过
别的区。我不认识那些陌生人
我也不关注自己的过去
我只知道头颅由里到外地疼
如果博物馆还建筑在原地
它应该知道我的由来和历史
在铁西区,我甚至不知道
该去向哪里。昨夜,我读了
晚期的布罗茨基、暮年的杜甫
和写作《死亡赋格》时期的策兰
从欧洲到中国,从翻译的汉语到
汉语的汉语,我甚至找不到
另一条街道的位置和走向
但是在铁西区,我真的头颅疼痛
像穿过一个又一个街口的车流
像途经的一棵又一棵的树木那样
已经失去疼痛的感知。自我
来到这个城市,就失去了很多朋友
那年,我把自己送去手术。术后
又坐两块钱八站地的小客车
把自己送回顶楼的出租屋
我始终没有朋友,中年以后更无可能
倒是在诗人孙文波的《春梦诗》里
我找到了那种似乎熟悉的感觉
他说:“我老了。经验告诉我,
有一个我永远无法进入的世界。
我的世界现在由书和回忆构成”
是的,他先于我老了。老了更应该
待在家里,而不是像我,满街满路的
乱走,被冬日的寒风吹得满街疼痛
这冬日,风一吹就黑,风一吹就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