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雪 梨》三首 (阅读2034次)



 
《元旦登龙泉山》
 
群山无贺词,暗暗蓄积新芽
细雪欲往成都平原下
登山的小径我留下印迹              
青石上锯齿状的鞋印若刚蜕的壳
依次向天空传递
风知道它的重,鸟懂得它的轻
蚂蚁将一次次从中漏掉
像镂空寒冬的扁舟
往重庆的古驿道如永久冬眠的蛇
巴与蜀的磷片在空中闪烁
几片马褂木叶盖住了几个跃动的脚印
像登天的跳板
肉体慢,心已登顶、登云、登穹宇
肉体快,在山中将如雪消隐
我坐下来,看一个个山头传递青云
传递水墨与泉鸣,于天际蠕动
我没有要等的人或兽
气定神逸,不吞山河
我总是把光阴过旧,又把时间过新
 
                2018.1.1
 
 
《雪梨》
 
从冰箱里拿出一个雪梨
在棕色茶几上它一身冷汗
 
曙光从落尽叶片的榆树枝条照进来
越过梨,光在我交叉的手上交叉
 
房内光追着光,虹彩深藏
光融进尘埃、风、咳嗽和阴影,仍干净
 
雪梨的冷汗聚成下滑的泪滴被光擦亮
光在我脸上无止境重叠又夭折
 
光一直在生,又一直在死
每天每刻我都在浪费无限的光潮
 
雪梨还在红光中生长,我咬了一口
像咬去地球的一块雪
 
                 2018.1.4
 
 
《瓦枕》
 
你枕过棉枕、木枕、鸳鸯枕
你枕过云的枕头,流水的枕头
有时你也枕在雪上,月光上
但你绝对没有枕过火焰凝冰的瓦枕
比黑夜更黑的枕头
当考研队员打开宋墓的一瞬
你看到身体已不知去向
一堆黝黑的脆泥枕在一片黑瓦上
像枕在紫黑光阴的臂弯上
最忠诚最寂静的最后的枕头,深埋
地下的历史的弧形硬盘
轻轻托举着宋代民间虚无的头
一千年来从不曾滑落
也没有变成你想要的黑玉
 
                 2018.1.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