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臭鳜鱼 (阅读186次)



搅屎棍

吴胖总是跟我聊一些
我一点兴趣
都不感的话题
并逼着我发表看法
没办法我只好
硬着头皮
对她胡喷一通
于是她就恶狠狠地
总结我说
你就是一根搅屎棍
一根典型的搅屎棍
2018.2.1


不识北当年曾力挺过我,后来可能是觉得自己比我写得好,对我爱答不理的

在我眼中无聊人
不管是打人还是被打
都应该算是一个斗士
甚至是一个猛士
因为在我眼中
他是一个真正做到了
不顾一切的人
正如他自己所言
在这一点上就连
曾德旷都没有他做得彻底
他曾在某个诗群里
挑战过不识北
认为不识北胖
胖就笨
笨就很容易被其撂倒
2018.2.1


在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姑娘更美好

门口走过去一队找饭吃的姑娘

她们是一队
身穿灰色紧身工服的
性感无敌的姑娘
她们饿了
中午
她们打湘水滨北环路店门口经过
径直往里走
哦那是一队
使我瞬间夹紧了双腿的姑娘
尤其是那两个长发披肩
双腿修长
屁股浑圆的姑娘
她们俩尤其
使我疯狂
我感觉我差不多
已经快要射了
2018.2.1


臭鳜鱼

去年三八节中午
大王在湘水滨
鑫乐汇店的微信群里
发了张照片
说真牛逼啊
三个女的来聚餐
每人点了一份臭鳜鱼
大家各吃各的
她们说
只有这么吃
才过瘾
2018.2.1


日久生情

我对日久生情
这个词
有高见
那就是一对男女
在一起
日得久了
就一定会生情
2018.2.1


去年春天,每次输两三千,接连输了四五次,我决定金盆洗手,再也不跟厨师们玩炸金花了

有很多事情
你不服不行
比如炸金花
不管我有多少钱
最终我都会输给他们
不管他们有多少钱
最终都会跟我没关系
2018.2.1


求哥说上了五环,我就知道如何回燕郊了

从上海沙龙走出后
求哥伸着个脑袋
慢慢往前开着
需要我指路么我问
需要。他说
前方红绿灯右转
顶头左转
求哥乖乖地
按照我的导航
信心十足地
加大了油门
我说说你你还
别不服气
就你这记性和眼神
没有我的导航
你就是靠高德地图
都很难走出亦庄
2018.2.1


幸亏我不是个婴儿

那次到药监局后
我还在喝那瓶冰红茶
被吴胖一把给
夺了过去
扔进了垃圾桶
我说幸亏我不是个婴儿
不然你夺了我的奶瓶
我肯定该嗷嗷大哭了
2018.2.1




本想拉徐师傅入股
湘水滨北环路店的
最初那个店是按
100万计算的
打算让他入20股
也就是让他拿
20万出来入股
他说他没那么多钱
后来我们对他说
那你入10股也可以
他说他再想想办法
他可能想用炸金花
这种方式
来赢得他的股份
可是很不幸
据说那一晚
他在湘水滨马驹桥店
一晚上就输掉了五千
我对吴胖说完了
徐师傅不仅没
凑到10个股
昨晚还输掉了
百分之零点五个股
2018.2.1


哦,两千万,可以用来干什么,我真的很期待

求哥比我大十岁
他认为他现在资产有二百万
十年后
当我到了他的年龄
我的资产至少会是他的十倍
那就是两千万我说
是的他说
2018.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