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说出月色,如说出一世甜蜜(8首) (阅读518次)




刘术香诗歌8首:
  
 
梦的去处
 
不在意料之中,
也不在意料之外,
一个梦绕过枕边,
八月天空高远,
高处和远处,
是梦的去处。
 
说出月色,
如说出一世甜蜜。
梦没有口,
风一吹,哗啦啦响,
月之石块,
月之浪花,倾洒一地。
梦握着梦的手,
梦口对着梦口,
欲说未说的话,
被风吹散。
 
我把八月抱在怀里,
把没有白过的月夜照亮,
月色在草里,草食月色,
咯叭叭响,吐出碎块,
白骨骼一样亮。
兔子无窝可入,
渗入白色。
狼踩过一道暗影,
与兔子比肩而立,
天空闪电短促,
梦似飞天,轻舞漫歌。
 
 
仿佛都会听见
 
有多少花开,
会有多少花落。
 
桃花落下来,
桃花说:我死了。
梨花落下来,
梨花说:我死了。
每一朵花落下来,
我们都会听到:我死了。
 
花死了,
我们听着花的声音,
看着花的形体,
花不孤独。
 
一块石头碎了,
一粒土碎了,
一只碗碎了,
一面镜子碎了,等等,
我们仿佛都会听到:
我死了。
 
死了的,会说话,
且有人听着;
会说话的人,死了,
却不会说话,
即使说了,
又有谁听得见!
 
 
春风刮出火焰
 
春风刮来刮去,
刮出火焰,
红火焰,绿火焰,
七色火焰在天空,
风有多快,
火焰飞翔多快。
 
伸手够一片火焰,
像某年流行的衣裳,
衣袖和裙摆,
看着时很软,
触着时很硬。
火焰在我手中,
生铁一样,
没有春风的温度。
 
松开火焰,
坐在山坡草地,
只看天空,
任火焰嗖嗖低空飞着,
再不接近火焰。
 
“火焰是风的残渣。”
记起一句话,
犹如在荒无人烟的地方,
看到一截蛇蜕,
白花花闪亮,
看不见头尾的蛇,
慢节奏地蠕动。
 
 
情绪片刻升温
 
这样的黄昏,
一粒土在雪下,
一把土在雪下,
一条小径上的土,在雪下。
 
雪是雪,土是土,
雪和土各自安静,
呼和吸绞在一起,
波浪一般,
在时空里起伏。
 
雪从天而降,
来自遥远,
又将消逝于遥远。
雪是一个整体,
又是许多个分支,
雪的翅膀,雪的眼睛,
小溪一样完成着自己的流向,
一粒土的光,一把土的光,
一条小径及全人间的光,
被小溪携裹,
暗自涌流——
表象安静,土是被动的,
在冬天,遥远望着遥远,
情绪片刻升温。
 
 
界河
 
那一刻不算什么,
云朵越来越小,
以至小成颗粒,
化成水珠,
从天空滴下来,
在你我之间,
形成界河。
 
我没有胡思乱想,
忘了一片树叶,
忘了一朵鲜花,
形状及气味,弥漫在人间,
照亮或遮挡,均可有可无。
 
界河如镜,
我的影子斜入河面,
还有什么也落进去,
树叶不是树叶,
花朵不是花朵,
踩着界河,冰结又散开,
有人说话,有人哭泣,
有人溶入冷风,
不同形状的动态,
顺河,逆河,
一样清澈。
 
界河之外,
没有谁看见这些。
 
 
一些花悬在空中
 
一些花悬在空中,
只是开放,
笑脸一样望着太阳,
望着星星,不看人间。
 
花的茎,花的根,
花的香味,都看不到,
闻不到,花只顾开放,
没有情感。
 
我的心飞得多高,
高不过花朵。
那不是菊花,
不是梅花,
不是人间任何一种花,
在我的头顶之上,
日夜开放。
 
风吹花朵,
花朵里的花朵,
次第绽开,
一层一层对着风,
开不绝的花朵。
 
光明与黑暗,
都在花里,
花不说话,
喜悦与忧伤,
都不说出来。
 
 
有些悬在空中
 
高于我的头顶,
有些悬在空中,
有些挂在枝头,
有些倒钩于墙壁,
不说它们的性质、状态,
不说那眼神,
那内心的孤寂。
 
夜正黑,
谁也看不清谁,
一朵花说它是红的,
一朵花说它是蓝的,
说什么就是什么,
没人纠正,
各自开着,
各自诚实,或说谎,
雨水淅沥,没过一切。
 
只能闭上眼睛,
细想,细想,
细入一秒时光,
细入一件小事的内核,
有绿萝一片片,
长出来又卷回去,
擦着墙壁,
擦着垂直向下的影子,
叫着一棵树的名字,
一片海的名字,
在月色寻觅,
踩踏或撕咬,
在最后一滴雨里,
划上句号。
 
 
被虚空吞没
 
一望无际,
是海水,是花,是麦浪,
别人的视野,
宽至无边。
 
只管前行,
路是隐形更好,
自己看不见自己,
目的在心里,
方向在心里,
筋脉融为一体,
月光照耀,
多一分与少一分之间,
存在喜悦。
 
天空没有之外,
大地没有之外,
天涯至海角,
低吟与饮泣,
没有界限。
有人在一行诗里,
有人在一首诗里,
有人背负重如海浪的诗意,
且行且乐,
身后那些眼睛,
被虚空吞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