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房內喝酒 (阅读1383次)



 [房內喝酒]
 
秀实
 
 
這个时候不必对窗外的城市有任何言说
霓虹閃烁与车水马龙都无关我们相互间的动作
生命的意义在于沉溺而沉溺时遇到
有可以掺扶的浮标。我读过一首叫葵花田的诗
诗人書写的阴暗即便是真理
房间也是真理,因为它的密閉不让洩露
壁灯如壁虎在夜里爬悬在牆上
双眼亮著,盯住一只飛蛾的肉体
真身较之羽衣更为善美。披衣是世相
其多変与眩目,而褪去华衣麗服即
生命的还原。所有未经还原的都有
对存在的瞞骗。我们喝红酒谈论一幅高牆
与一篓鸡旦,我说喜欢早上的鸡旦而妳有时
卻靠在高牆沉思,言说都荒誕而吻才让我
感到言说背后的妳是不能言说的
我把妳定义了,复把妳命名,除卻
肉身的柔软,灵魂卻有剌如孤独的玫瑰
 
注:《葵花田》,以色列诗人耶胡达・阿米玄Yehuda Amichai 1924-2000作品。刘国鹏译全诗如后:〝成熟与枯萎的葵花田 / 不再需要太阳的溫暖,/ 褐色和明智的它们,需要 / 甜蜜的阴影,死的 / 內向,抽屉的里面,一个深似天空的 / 粗布口袋,它们未来的世界:/ 一间幽暗的房屋最深処的幽暗,/ 一个人的体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