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们绕着春天一圈圈游走(十三首) (阅读318次)




刘术香诗歌十三首:

 
地老天荒处
 
天荒地老处,
是沙漠隐身之地,
埋藏闪电,
阻隔雷鸣,
一根草冒出血泡,
与鱼的筋骨,象的吼声,
有一丝半缕的关系,
心底悲怆,一声声踏过,
风从沙起,向着没有边际的
陈旧、朽断,作狐状搜索。
 
没有一处安静,
让一片树叶重整容颜,
组合是最后的计策,
纷纷扬扬,
白色巨伞飘向遥远,
原始部落石刀青亮,
经不起时间敲击,
空中依旧空,空,
无觅万般风情。
 
拾起一粒沙,
如握住闪电的泪水,
烧灼之痛横陈万物之上,
太阳钻进云朵,
月光与黑暗较量,
没有人坐在窗门之后,
剖析谁与雷声相近,
谁在闪电一端,
闭上眼睛,掐灭一柱香火。
 
 
误食人间蓝烟
 
疼痛和温暖同时呈现,
从手腕走到指尖,
一场雨就化了,
泥泞遍地,白色梦幻,
一粒粒破碎。
 
没有一只鸟儿,
把鸟鸣吐出并讴歌什么,
羽毛轻柔地滋生,
又簌簌收敛,云层下压,
森林自燃,海水倒灌,
瞬间诗意丛生,
星星里的村庄,
绿色灯笼,蓝色手绢,
走村串苍,雪花相伴,
手臂白净,心门虚掩。
 
有过只有感情没有感觉的麻木,
而今,感觉什么,
触动什么,模模糊糊的美艳,
修正春天,修正岁月,
走进雪,走出雪,
一种力量,万千牵念,
给没有终结的旅途,
烙刻纪念。
 
欲望异化,种子飞洒扑入大地,
秧苗点点,串着过往烟火,
天堂村庄,误食人间蓝烟。
 
 
怀抱火焰
 
麻雀抱着火焰,
蜻蜓抱着火焰,
低空飞过,没有声响。
菊花在高处,
洋姜花早已谢落,
叶子碧绿,露水回旋,
昆虫做巢目不斜视。
火焰由红到蓝,
独自灼燃,
麻雀不肯松手,
蜻蜓夹紧双臂,
漫天云朵,摇摇欲坠,
火焰鞭长莫及,
天地之间的空,
可多可少,可闹可静。
 
下午带着下午,
凌晨带着凌晨,
奔跑只是表象,
森林吸走大片阳光,
阴影里含着热浪,
在不知名的地段,
原始部落捧出石具,
压碎闪电,火光四射,
生命旺盛,四野空空,
正适合万物生根。
 
麻雀低首,蜻蜓含腹,
怀抱火焰,没有目的。
 
 
风吹过土丘
 
风吹旷野,
隐蔽多年的往事,
露出花瓣。
有人采摘,有人踩踏,
过路之人,手足僵直,
闻到花香,已是奢侈。
 
风慢慢吹过土丘,
吹过一丛野凤仙,
紫色花蕾轻轻晃着,
随风做梦,
随风醒来,开花,
淡淡的紫,向外蔓延。
有人站在远处喝酒,
有人在高处舞蹈,
都与云有关。
白云彩投下黑影子,
罩着远处,罩着高处,
孤独里的欢欣,
被硬壳包裹,
在黑色里自生自灭。
 
风吹过土丘,
只是吹过。
 
 
世间回到初始
 
我喜欢在湿津津的泥土上,
轻轻走动,走出一串脚印,
脚印和我并排而立,
仰望杏树枝头,
点点粉花,羞色绽放。
 
花开之前雨来过,
花干开着,雨已过,
地还湿着,空气清新,
没有尘,没有闲言碎语,
从湿地上起飞,
干干净净的杏花,
微笑,开怀大笑,
一尘不染。
 
低头看我的脚印,
印痕浅浅,都是清洁,
没有落叶,没有落花,
遮盖它,掩埋它。
 
山间清晨,
杏花树下伫立,
觉得世界回到了初始。
 
 
灯红酒绿谣
 
月光之外,灯红酒绿,
灯里开花,酒里开花,
没有蕊的花,
没有香味的花。
 
雪花在飘,
打不湿人间花朵,
黑色浪潮翻卷,
遮掩只有精神
没有肉体和物质的事物,
花在灯里摇摆,
花在酒中开合无序。
 
一卦信在月光里打开,
信笺上没有花朵,
种子不会游走,
方框字方了又方,
棱角里藏满秘密,
握有针尖的人尚未醒来,
秘密如水,流向月光,
钻石取火,钻木取火,
燃烧与熄灭,不费吹灰之力。
 
读着即已焚毁,
蓝天白云噼啪作响,
一丝忧伤蒙住眼睛,
任鸟飞翔,任花开放,
羽毛和犄角来自同一躯体,
慢走,慢走,
人间尘沙愈磨愈碎。
 
 
月光里的影子
 
月光里影子众多,
树的影子,花的影子,
陶罐、瓷碗的影子,
一一鲜活。
 
影子们不看别人,
只看自己。
厚实的影子,
轻薄的影子,
没人感知它们的温度,
甜蜜外流,
小范围的欢乐,
短距离的忧伤,、
在土层深处,
在钢筋水泥混凝土的墙壁,
有序排列。
 
月光只有光,
没有心,没有欲望,
月光与世无争,
风之上有月光,
风之下也有月光,
月光之重,压倒山峦,
月光之轻,风吹浪卷。
一滴月光,一片月光,
一地月光,一世月光,
除了孤独,除了柔软,
月光里的一切,
包括影子,都会消失。
 
 
不可以怀念宁静
 
天空趋于红色,
蓝星星、白月亮,
欢喜也罢,悲伤也好,
在红色虚雾间,
渐渐模糊。
 
水天相接已没有意义,
海水一退再退,
地平线仅为虚设,
指尖触摸之处,
强台风没过船只,
没过桅杆之顶,
叹息捂在胸口,
白色浪花被象征性地微卷,
踏浪之狐,碎步招摇,
走向哪里,锋刃如雨,
岁月旧颜翻新,
伤口的缝隙,
找不到避风港湾。
 
坐过的岩石,
踩过的沙粒,
哀伤具体为肉身,
红色物质红至深黑,
天空毒雾澎湃,
越过万物表达的部分,
抓紧鸟羽,揪断曾有的光芒,
呼天喊地,
石破天惊,只在词语里,
舒展自己。
 
抛开一些日子,
天空仍旧宁静,
而这,多么不易。
 
 
春天是一块田地
 
春天是一块田野,
不管多冷,它都存在,
含着花香,看谁都用暖色目光。
 
我们绕着春天,
一圈圈游走。
阳光最明的部分,
在身后,散散落落,
轻轻晃动,
隔着细碎的水纹,
隔着澎湃潮水,
评价春天的内涵。
我们只是过客,
似一枚纽扣,
抑或一截线头,
在或不在,
春天的光焰都不吐露。
 
山间有冬天,城市有冬天,
春天把自己叠起来,
整整齐齐,
每一个角,每一条缝,
都不闲着——按着,
种子要发芽,按着,
花朵要盛开,按着,
不属于春天的季节,
春天不能打开。
 
 
春天欢聚一处
 
春天聚于一处,
很多年的春天,
小灯笼一样,
闪着淡黄色的碎光,
聚在一起。
 
每一个春天微笑,
只是微笑,
不说出自己是何年的春天,
不说出那年的炊烟,
弯出屋檐,向着哪个方向,
悄悄缭绕。
 
春天抱着自己,
饱满的躯体,
芬芳的心室,
灼灼冒出彩焰,
多么温暖,
多么香甜呐。
蝴蝶隐身,
在春天与春天之间飞扑,
黄色蝶翅,蓝色触角,
柔软,灵动,
诠释春天的密码。
 
春天的家园,
春天的舞台,
在我们触手可及的地方,
被蝴蝶看管。
 
 
走亲戚看花
 
像走亲戚一样,
看过杏花去看桃花,
粉色村落,红色房舍,
屋门打开,窗扇打开,
春色深深春意暖暖。
 
杏花始终微笑,
开着,落了,
从没沮丧,
人间美好,
笑是取好的赞美方式。
 
杏花看不见桃花,
它的欢喜由看花人传递,
桃花学着杏花笑,
笑容更加丰润,
枝头摇晃,向远去的杏花
挥手送别。
 
左手杏花,
右手桃花,
仅是气息,是春梦,
双手合十,忘掉一切,
整个春天都在。
 
人可以孤独,
可以与世无争,
但不能错过春天,
去一花又一花的亲戚家看看。
 
 
小鸽子把花含在眼里
 
有可能,
每一朵花除了笑,
还在回忆往事,
说去年的夕阳,
说小鸽子刚学会飞,
在天空晃晃悠悠,
一会儿落在屋顶上,
一会儿落在空地上,
红眼睛里照满花朵,
蓝色花、白色花、黄色花,
都是红花。红花,红花,
红花跟着小鸽子飞。
 
每一朵花,每一朵花,
笑着,想着,说着,
在春天的山谷,
不分昼夜地热闹着,
从枝头到地面,
都是城市、乡村,
都是舞台、广场。
每一朵花都是主角,
自己无可替代,
人间一趟,
必须做得最好。
 
花开花落,
都一样,只有生,
没有死,
小鸽子已经飞来,
小鸽子把花含在眼里,
花朵永在。
 
 
花的笑声
 
杏花开满枝头,
即使没有风雨,
也会有花落下来。
像人一样,
生病会死,
不生病,到了该死时,
也会死。
 
我随意望向一朵花,
粉红鲜净,安静恬淡,
它尽情地开着,
别的花也尽情地开。
谁会落下来,不结果,
空来世间一场,
谁会成为果子,
让生命完满。
这些,花不知道,
只管开着,释放甜味,
释放欢乐。
 
花儿们开着,
没有颓废,没有忧虑,
笑脸对着笑脸,
笑出声来,
花瓣飞落,整朵花落下来,
都是花的笑声,
花的凯歌。
 
总有一些旧隐于其中
 
春天到来,
一切都是新的,
新树芽,新花朵,
新风,新雨,新雾。
 
总有一些旧隐于其中,
比如一团旧火,
一片旧了又旧的月光。
树梢上,墙头上,
旧的东西没有实体,
看不见,摸不着,
甚至一想到它们,
思绪瞬间断层,
新风吹来过,
新雨打湿地面,
成群结队的旧,
落荒而逃。
 
旧去的那些,
没了棱角,没了个性,
光泽黯淡,气息稀疏,
墙壁上的旧,山崖上的旧,
天空上的旧,
旧是一个群体,
却空如纸壳,火苗及光亮,
都是虚指。
 
一团火焰,一片月色,
抱着自己的旧衣旧物,
被风吹散,被雨打湿,
散着,湿着,
些许的热,些许的亮,
会远,会近。
 
————————
作于2015年3月
2018年1月整理打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