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为《湖北百年新诗选60年代诗人卷》自选诗二十二首 (阅读1233次)



 余笑忠诗选 
 
 
 
            旁观者说
 
山岗上,我观望着这条河流             
在黑夜中它是不动的
 
而光明呈现,在它的表面
 
我手中有一块石头。我强烈的欲望
也是一块石头
我抛弃的欲望,还是一块石头
 
光明呈现。在黑夜中
惟有这条河流向我敞开,它是
不动的
                     1991.4.12
 
 
            哑口无言
 
像一口废弃的池塘
她诲淫的怀抱,迎接泥土、石头
发出咕咕的叫声
 
春天来了,鸟儿们来了
手持弹弓的孩子们来了
他在酣睡中翻过身子
 
难以置信,杀了那么多的鱼
为什么没有一条
发出哀鸣                                  
                            2001.4.3
 
 
 
            正月初六,春光明媚,独坐偶成
 
 
宽衣、躺下、在河边、在早春的阳光下
啊,光阴、阅历、旧雨新枝
此时此刻,无山可登
无乳房可以裸露
无用而颓废
 
借光、借风、借祖国之一隅
借农历之一日
醉生梦死
                            2003.2.6
 
 
 
            他们这样屠杀一头耕牛
                ——据母亲回忆
 
 
他们这样屠杀一头耕牛
他们走向一棵大树
他们合围过来
他们准备了最结实的绳索
他们紧张、兴奋地大叫
他们听命于一个老手的指挥
他们让牛抬起了脖子
不是朝它的脖子捅去一刀
而是撬开它的嘴
像给它补充盐水、陈醋和饭食
 
他们朝那里投去烧得通红的一块烙铁……
那时刻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我从指缝间看到它突然仰身
前腿在空中踢踏
但它拔不起那棵树
它跪下,跪在自己的腿上
泥地上它刨出的坑洼
被它的血迹淹没
我没有数他们到底是几个人
我为他们打了酒,洗了衣服             
                     2003.6.13
 
 
 
            悼沙兰逝去的孩子们
 
             
这人间有高处,但你们攀爬不上
你们的父亲母亲也攀爬不上
这人间有歌声,照样有歌声
但你们的嘴里含着污泥浊水
你们的父亲母亲嘴里也含着污泥浊水
             
这人间有几间脆弱的教室
经不起野蛮的洪流从背后一击
这人间有一条河吞下你们
然后又风平浪静
这人间有一个悲哀的日子
它吐不掉,永远吐不掉
它要被永远诅咒
 
孩子们,这人间有花
抛向你们的是落花
在流水之上,星光之下
它们围绕着一枝烛台
如果我们誓言那烛火永不熄灭
是不是屈死的数目还将添加
                            2005 .6 .15
 
 
 
            春之歌(拟宇龙)
 
 
春天来了
我要给老马灌一点酒
我要喂小狗一颗老玉米
 
青黄不接,阴晴不定
火车往四处开
我只在原地奔腾
 
我只在原地搓手、倒脚
众人先前为我望风
现在不耐烦了: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寺门大开,香火不息
暗娼也要省亲
春天来了,我还在人间,知冷知热
2006.2.14
 
 
 
            仰 望
 
 
有时,你会手洗自己的衣服
你晾出来的衣服
滴着水
 
因为有风,水不是滴在固定的地方
因为有风,我更容易随之波动
 
我想象你穿上它们的样子
有时也会想,你什么都不穿
      
那时,你属于水
你是源头
而我不能通过暴涨的浊流想象你
 
那时,你属于黄昏后的灯光
我可以躺下和你说话
而倾盆大雨向我浇灌
 
从来如此:大雨从天上来,高过
我,和你
                     2008.10.19-12.30
 
 
 
              凝 神
 
 
这一刻我想起我的母亲,我想起年轻的她
把我放进摇篮里
 
那是劳作的间隙
她轻轻摇晃我,她一遍遍哼着我的奶名
 
我看到
我的母亲对着那些兴冲冲喊她出去的人
又是摇头、又是摆手
                         2009.3.10
 
 
 
              清明日大雨
 
      
先人散居,分此山彼山
后人雨中奔走浑身湿透
鞭炮喑哑了,香火不成灰烬了
护林员暗喜:今日当高枕无忧
 
梨花带雨,春衫沉重
我死之后旧情有望复萌
但不能是这一河黑水、一地黑沙
鸡犬叫嚷:要回就回小国家
                      2009.4.4
 
 
 
              荷花之外
 
 
从烂泥田里长出的好东西不多
荸荠算一个
人们将它去皮,或煮或蒸,是担心
它带有可怕的菌种
 
在灵魂的下层土壤里,我不知道
会生长出什么
我只知道会有自我缠绕的东西
我只知道再写下去
就有说谎的可能,像他们
给平胸女子注硅胶
说明什么?说明有人爱的是
丰乳如臀                           
                            2010.3.22
 
 
 
              告 诫
 
      
从泥土里被刨出的蚯蚓,它们
从未见过世面的肉身
暴露出来
 
以其渺小的弹性
顶撞碎石、阳光
和阳光下它自身的影子
 
他们推过来一个被反绑着的人
命令他:吃它
 
他们又推出一个人,一个妇人
他们笑道:要不就割下她的奶子喂你
 
母亲叮嘱她的孩子:不管什么人盘问你
你都说,我和你们是同一个部分的
 
蚯蚓就一直在我们的喉结里涌动
蚯蚓也和我们是同一个部分的
                            2010.7.4
 
 
 
              哭 墙
 
      
怎样的石头
怎样的高墙
教堂只余半壁,旋即
罗马人的怒火
将它化为齑粉
      
怎样的双手
抚摸石头
如抚摸一扇门
不复存在之门
因此抚摸的是
另一双手,手心贴着手心
抚摸的是另一个人
光洁的额头,蒙霜的睫毛
摸到了睫毛油,摸到了灰烬
摸到了永别之前
屈膝深埋的……   
             
在昏花的老眼看来,黎明
即已沦为黄昏
“所有的诗人都是犹太人。”
所有的高墙
都有痛哭的一面   
 
你有不能揉掉的
眼底之沙。而哭墙
哭墙的石缝里
还会长出青草
                     2011.6.16
 
 
 
              诱人的排比句
 
      
一棵树被锯倒
一棵树在倒下时
决然摆脱所有羁绊
扫荡了相邻的枝枝叶叶
一棵树罪人一样倒下,自嘲
为时已晚
被砍掉枝桠
被简化为木头
被削掉寸寸肌肤   
直到它服服帖帖
转而承受一切:作为餐桌,作为衣橱
作为我们屁股底下的座椅
作为爱巢,作为淫乱之床
作为一条破枪
作为镂空的器具,作为木鱼      
作为纵情歌唱的音箱……
在无限多样性的排比句面前
我就像一个盲人
被一个能说会道的家伙领着
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往哪里
他总是说:跟随我,我就是你的手杖      
                            2011.12.26
 
 
 
              邱吉尔与熊十力
 
 
邱吉尔演讲时,大厅里水泄不通
女士问:难道您不感到兴奋和激动
“如果我受绞刑,观众
还会多出一倍。”——邱吉尔说
 
很难说你就没有看绞刑的爱好
如果你喜欢给人戴上高帽子
而且把受辱者的名字
故意写得东倒西歪
 
一位八旬老翁在街头跌跌撞撞
他可以在腰间胡乱缠一根麻绳
他可以赤脚,可以目中无人
因为一个民族文化快完了,完了
 
穷途末路,他给领袖写那么多信干什么呢
反过来他也可以质问:后生
你写那么多诗干什么呢
就为因特乃特你的大神?
`             2012.2.18
 
 
 
              笨拙的模仿
 
 
它的步态缓慢,它蹲伏的姿势
近乎虔诚。它不外出觅食
不理睬歪斜着身子
前来调情的公鸡
它像一个瘾君子,闭着眼睛
沉醉于它的白日梦,它好似
白日梦孵着的一枚蛋
它的身下没有一枚蛋
 
当你呵斥它,把它从窝里驱离
它报以不满的怪叫
不一会儿,又折回窝里
那稻草铺就的,满是羽毛和绒毛的
它独享的小小乐园
 
我几乎被它想作母亲的渴望打动了
但为了对它的空想作出惩戒
它会被人一把拎出来
往它的鼻孔里插上一根羽毛
如果它还要赖在窝里,就会把它的头
按进水中。这最狠毒的清醒疗法
简直把它吓成了木鸡
 
它不可以和母鸡平起平坐
在雏鸡身边,带着耻辱标记的它
会被它们真正的母亲
频频驱赶
                     2013.1.29
 
 
 
              惊 梦
 
 
有一回,我居然梦见了慈禧太后
和她的长指甲
她的长指甲表明,她并不需要环握住什么东西
没有谁敢于动她一根指甲
她向我夸耀她的指甲还在生长
 
她俯身对我耳语:“我还有一颗妇人之心
妇人至痛,莫过于分娩死婴。”一股凉气
令我惊醒……我摸了摸我的脸
以确认它即使被抓挠过,也像新土豆那样
只是被蹭掉了一块皮
2014.4.24
 
 
 
            红月亮
 
 
想起和父亲在大河里看见红月亮的那个傍晚
那是在劳累了一天之后。我们的腹中      
空空如也。红月亮
升起在东边的山头上
为什么它变成了红色的?
带着这个疑问我和父亲望着月亮
不同于父亲和我
不同于流经我们的河水
在少年的我看来,孤悬的月亮是没有源头的
那一轮红月亮
那一刻,全世界的河川都归它
但只有流经我们身边的河水
在不一样的月光下,泛起小小的波澜
2014.5.9
 
 
 
            乌龟想什么
 
孩子们逮住了一只乌龟
把它的身子翻过来,让它四脚朝天
又在龟甲上放了一块石头
 
孩子们猜测:乌龟想什么?
假如乌龟能想,它会不会
后悔:与其有坚硬的甲壳
不如有修长的四肢,即便要死
也会四肢交叠,整理最后的仪容
 
蓝天平静、高远。乌龟
又能想什么?它有无法挽回的过去
像一块石头压着它,它的甲壳
原本就像石头。一只乌龟
从来就不能
好好抱一下另一只
2014.10.20
 
 
 
              二月一日,晨起观雪
 
 
不要向沉默的人探问
何以沉默的缘由
 
早起的人看到清静的雪
昨夜,雪兀自下着,不声不响
      
盲人在盲人的世界里
我们在暗处而他们在明处
 
我后悔曾拉一个会唱歌的盲女合影
她的顺从,有如雪
落在艰深的大海上      
我本该只向她躬身行礼
2015.2.1
 
 
 
              目击道存
 
 
阳台的铁栏杆上有一坨鸟粪
我没有动手将它清理掉,出于
对飞翔的生灵的敬意
我甚至愿意
把它看成
铁锈上的一朵花                 
2015.7.24
 
             
              木芙蓉
 
 
如今我相信,来到梦里的一切
都历经长途跋涉
偶尔,借我们的梦得以停歇
 
像那些离开老房子的人
以耄耋之年,以老病之躯
结识新邻居
 
像夕光中旋飞的鸽子
一只紧随着另一只
仿佛,就要凑上去耳语
      
像寒露后盛开的木芙蓉
它的名字是借来的,因而注定
要在意义不明的角色中
投入全副身心
2016.1.13
 
 
 
              谒屈子祠
 
 
大江东去。不乏众水西流
如屈子投江之汨罗
如苏子暂栖之兰溪
如我的母亲河:蕲河
我列举它并非为了比附
也并非暗藏勃勃野心
因为我想起了幼年时听说的事
发洪水时,思乡心切且异想天开的武汉知青
跳入蕲河,欲顺河而下
再逆流而上
一位朋友在诗里说,想到知青这个词
就感觉湿漉漉的
这一下子戳到了记忆中的痛处
而关于疼痛,又有什么比痛楚一词
更有分量?
2016.10.25


       余笑忠,1965年1月生于湖北省蕲春农家。1982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文艺编辑系。1984年发表诗歌处女作。1986年大学毕业后供职于湖北人民广播电台,从事文学编辑、主持,创办的《文海纵横》节目向听众介绍了现当代诗歌。2000-2004年,担任《界限》网络诗刊编委,2004年参与创建《平行》诗歌网站,2012年7月—2017年2月任《诗歌月刊》“先锋时刻”栏目特邀主持。曾获《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联合评选的“2003 中国年度诗歌奖”、第三届“扬子江诗学奖·诗歌奖”、第十二届“十月文学奖·诗歌奖”。多首作品被收入国内诗歌年选及《中国新诗百年大典》(长江文艺出版社2013年版)。现供职于湖北广播电视台音乐广播部,兼任微信公众号《遇见好诗歌》主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