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年12月8首 (阅读1117次)



 《从这张纸到另一张纸之间的事》
 
由一张纸翻到另一张纸,便是
从北宋翻到南宋
也是从鹰翻到没有羽毛的天空
我们很少从最后一页写到第一页
不可能用南宋的水
去浇灭北宋的火
那天,我写了个边旁
天下人便知道,它的另一旁
即将飘来一朵白云
内心的事注定呼之欲出
唉,这就是哀愁的秩序
书生们喜欢撕了再撕
又写一张,喜欢用南宋的墨
把北宋颠倒过来,写成
老死不相往来
或在最后一页才写到开宗明义
发现第一笔就错了
像燕子那样不懂事
说江南与江北,自古有两个故乡
2017-12-31
 
 
《剑》
 
炉火空茫,他们要我打造出一把
最锋利的剑
其实最好的铁器都不是肉眼能看到的
也不是我的炉火千呼万唤的
一遍又一遍的淬火
好剑是身体里一块最要紧的骨头
具体是哪一块,许多人
一直摸不到
摸不到的一把剑你我很少有机会使用到
你也是铁匠,一生的锻造
花费了最隐忍的心血
万古来我们两手空空,长夜里
这身皮囊即是剑鞘
听到了铮铮作响,坏脾气与心有不甘
火花飞溅,或泪水空流
自言自语:我有千岁忧,却已锈迹斑斑
2017-12-27
 
 
《不屑》
 
越来越感到,好事已经做到了头
坏事却要做了又做
明月和清风都有点变旧
荒郊有飞蝠,那是不久前的志士,没世而不名
我在南方写诗,四周都是鸟粪
想继续祥好,却陷入无依无靠
温厚,仁,美貌,节,独善,这些词越写越少
羞辱我的,还有不时泛起的掌声
2017-12-22
 
 
《猫鼬唐米花》
 
年轻貌美的猫鼬唐米花比往日更散漫地
出来兜风,误进入别人的地盘
便不见了身影
若干时日后,它带出了一群新鲜的生命
说明它经历了许多事:
征服与相许,交配,沦为他人妻
以及,现在的儿女绕膝
头顶的星斗听说也是这样繁衍而成
一不小心便有了满天星光
但没有看见它的相公跟着出来
原因极可能是,一,它是被男方逐出的
二,那男的,又去找别的相好了
2017-12-20
 
 
《我私下里养了那么多东西,十只老虎,一只蚂蚁》
 
私下里我养了那么多东西
十只老虎,一只蚂蚁
遥远的天边几颗具有私人小名的星星
那群神出鬼没的蓝鲸
太平洋洋面上今年第某号台风
一罐月光,取于山顶上枯坐的夜晚
总有个声音在威胁我
说:我要杀了你
我说慢,我把我养的一样样拿给你看
结果这人就改了口,说错了
我不能杀你,我也杀不死你。
2017-12-18
 
 
《我与那个网名叫时光魔术师的人厮混了这么多年》
 
那天起,他取了这个怪名后,那天起
他也开始有了我的名字。
一人做事可以一人当吗?那天起
我也开始思考这问题:当老虎又被叫作大虫
弘一的身后还有个李叔同
便明白为什么许多候鸟在南方是这只鸟
到北方又成为另外物类的秘密。
一只鸟被同一场风雨吹打,可以流出
不一样的眼泪。仿佛是
与另个人靠在一起,又相当于
一碗苦药分成了你喝一口我也喝一口。
这分身术还包括看住他的种种器官
他的眼睛,鼻子,口臭,有毛病的胃口
铁石心肠成了你的心肠与我的心肠
统一使用与各自为阵,像天下合久必分
你看我多出一条尾巴,我看你
完全是被国家划出的另一块地。
某面镜像里也有全家福的时候,再多看一眼
又藏有各自的小把戏。这是难题
也是某王朝的两个版本,你的正史与我的野史
2017-12-12
 
 
《那么多人喜欢一上来就扒光你的衣服》
 
那么多人喜欢一上来就扒光你的衣服
喜欢你亮了底,让你最不想
让人看到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昨日,我又看见一个女人
在大街上剥另一个女人的衣服
好像只有扒光别人,留一点点也不行
才有最后的胜利,我思考过
这当中的人心,拼命哭并用手遮挡的一方
又被人掰开,没有一个改口说
“你看吧!这是我的玫瑰,比你们都开得好!”
2017-12-10
 
 
《谒李叔同净峰寺留锡处石室》
 
在一个最好的时代依然能看到
李叔同自制的便溺处
同样,这一是一二是二的下午
天上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雨水
对我的头脸洒下几滴,又立即无影无踪
我爱这座儒释道相依同处的奇山
变形与寄存手法多端
满眼乱石,比世道中的拥塞
分出了更细致的分道与扬镳
某处有仙人登天的足印
显然,在世的人,都有逃遁的子虚乡乌有村
更爱先生的隐与显,有形与无形
在山顶呼啸而去的大风中
人间留下了人间,肉身却不尽然
而你我一定有孤清时的排除,比孤愤更不得法
一泡冲天,对着满天下的这名声鹊起
2017-1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