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6首 (阅读196次)



《麻雀》

阴天出门
才看见太阳是在的
在云层间苍白如纸

地球也还在
叫嚣核战的
又已绥靖

都还在的
雪化成了水
有可能变成我们的血液

樟树还在落果实
前几天是落在积雪上
现在又落在了人行道瓷砖上

瓷砖和瓷砖上的裂缝
都还在原处

麻雀叫声清亮
既没有过去的雪
也没有将来的雨
没有口音
到天边也是这样叫声


《残雪》

是夕阳了
这黄昏的光照安静
没有了融雪的淅沥
又都是日常的噪音了
又听而不闻

积雪中展露草尖如春芽
小狗惊奇
吃上几根

是残雪了
太阳一出来
即使积雪仍深厚都是残雪


《积雪》

雪从天上来
到人间成为“积雪”
积雪也是短暂的
我们的心更多变
才喜欢过的已开始嫌憎
在危脆人间不怪薄情

被人踩实的最滑
被车辗过的稀烂
在屋顶的与人群距离合适
睡过去吧雪
这一段无用了的时间

在树上的积雪压断了我们不少树枝
我们静下心来时还是觉得雪在树上最美
美短暂我们尽可能美
对镜自己面对苍老和邋遢
出门已抖擞起精神
积雪中才用心在走路了
雪在用心消失


《雪人》

铲子、推土机、溶雪剂
都不如阳光一出来
到处有了淅沥声

在尘世全有代价
普遍欢呼过的雪
受到集体驱赶

爱本来就短暂
恨到墓门关闭将告段落

大块坠落还有些突兀
引起小狗惊吠
放轻松
多关注自已消逝的速度

雪人早早不属于这场雪了
雪人模糊表情


《撒欢》

四个多月大的多多
狗生第一次见雪
撒欢!

我经历过的几十场雪有几场也回来了
不能都回来
都回来堆高出不了门

曾经也这么惊奇这么欢喜
也用嘴尝过也在积雪上打过滚
水现在这么白
白过千叶莲
能捧在手里
能敬佛
也能吃进狗嘴里
多多好吃吗
正是我吃过的味道

所有雪
都是先变水再参与生死轮回
至今没见过水变成雪的一刻
至今没有在下雪时觉得冷
至今说起“雪”时
还如青春期时念叨的女孩名字


《我们有鞋》

路上有落叶、鸟粪、樟树果迹
或许还有尖刺、铁钉、碎玻璃
没事
我们有鞋

珍惜相逢一笑
珍惜了就是在老了
稍稍像树
孤独时不生长了也不自戕

小狗也被穿上了鞋
小狗不走路了
我们有病

最不是脏的樟树果实
成了唯一扫除不去的黑迹
跟时光较劲
变得面目全非
恨起来一辈子不够恨了

好好走路
趁活着
鞋也在找脚穿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