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厌恶及其他》(10首) (阅读116次)





非亚









《独角戏》
 
那个小矮人每天都会准时钻进电视机
表演独角戏
 
他的身边
围着一群拿笔记本的人
他们给他拍照,警戒,给他笑脸
听他在桌子上发话
 
我磕着瓜子,喝着可口可乐
放着手机音乐
扭着头
想象这个小矮人正在表演
 
而在电视机外面,没有一个人
愿意听他讲话
人们在家里炒菜,做饭,吃完就去卫生间洗个热水澡
然后约上朋友,一起去酒吧
喝酒
 
他爱表演就让他表演好了
他爱上电视就让他上吧
他身边拿笔记本的傻瓜,想恭维
就让他们恭维吧
 
一大群青年越过操场的栏杆
跑向正在照射的喷灯
他们踢着球
哈哈大笑
他们可不管那个小矮人
不理会他的任何
指令
 
作为一个超过五十的家伙
我,瞬间关掉电视
一脚踏出栅栏和外面的天空
世界颠倒过来
云在燃烧
 
2017,1,13
 
 
 
《厌恶及其他》
 
苍蝇。以及苍蝇的嗡嗡声。
以及它产下的卵。以及它深绿色头部
突出的眼。细腿。
细腿上的毛。以及一对翅膀。它的武装直升机。
它的部落。机器。国家。
以及它的黑色部队。
特警。攻击手。
以及它占领的电视台。电台,报刊。
它集中使用的喇叭。
它正准备降落的一块蛋糕。
以及我准备的拍击。
在路边咖啡馆。
用一份折叠的报纸。
啪,啪,啪。结束。滚。
去死吧。
 
2017,1,22
 
 
 
《我楼下的小卖部》
 
我楼下的小卖部出售各种日常用品
包括饮料,饼干,糖果,盘子,拖把,洗发水,各种牙膏
一些简单的护肤品
它们大多,有一种塑料包装
或者一个一个,密封在
瓶子里
 
这个小卖部
不出售具体的爱,诺言,义务与责任
也不出售带刺的仇恨,诋毁
谎言,和威胁
更不出售任何独裁者的
语录
 
那些由人类的行动,语言,权力构成的东西
有些极其宝贵
需要想办法
从善良那里买回来,有些则应当扔掉
扔得越远越好
 
对于进入肌体的东西,比如食品
它的保质期,大多是一年
半载
 
而对于密封在瓶子里,蓝色的
可以融化仇恨的
爱,保质期
当然是,越长越好
 
2017,1,3
 
 
 
《这一天》
 
这一天他们为一个死人在街头大声唱歌
这一天一个抑郁症青年从十六楼上跳了下来
时间是上午九点三十九分
这一天两个中年人横过马路,去办理公积金提取
这一天在路边遇到一个巨人
扭着头
看向某个窗口
这一天电视机打开
后来又关上
看球赛,不看总统和独裁者出现的新闻一台
这一天遇到一只红皮肤老鼠从墙根爬过
转眼消失在店铺门口
这一天在办公室
扯掉手脚,头颅,和脖子
四分五裂为圆形,三角形,和正方形
出门时,又迅速粘合在一起
这一天看见一条巨大的木船在一个陆地围起的湖上浮动
没有一个乘客
这一天没有
但一直走在雾里,这一天开着车
越过路口时
很高兴警察,协警,骑单车的青年
和准备穿过斑马线的行人
全都没发现我,这一天一大批在剧场唱歌的活人
摇着红旗
想复活死人
这一天愤怒就像一缕奔跑的黑烟
飞快地
穿过了民族大道和园湖路
 
2017,12,26
 
 
 
《魔幻之夜》
 
我买下一头鹰的翅膀,装在身上
借来邻居那匹马的头颅
镶在脖子里,偷偷打开门
把马卸在地上的四肢
嫁接到我的上肢与下肢
把穿了一天的衣服
扔出窗口
然后用鸟的羽毛,一片一片拼贴在皮肤上
它的利爪是我喜欢的
又尖又有力
可以啄食蛇和老鼠的嘴更是让我倾心
而老虎或狮子发出光的眼球
能让我在瞬间
抓住快速飘移的事物
现在
我已经在房间打扮好了自己
我踢了自己屁股一脚
然后让它窜出去
在午夜的大街
树林
一块湖泊边上的草地
这个与众不同的动物,吸引了月亮与星光的注意
是的是的
在这个人鬼混杂
善恶不分
无赖和混蛋充斥街头的年代
我要做的
就是在月黑风高之夜
朝夜空发出一声
长啸
 
嚎——
嚎嚎——
嚎嚎嚎——
 
 
 
《在午后读一本有关民国的书然后午睡》
 
你有过那种午后昏迷的沉睡吗
街上人声嘈杂
兵荒马乱
人们跑来跑去
寻找丢失的孩子
你有过在一块床板上昏睡一直无法醒来的时刻吗
在街边一个透进凌乱光线的饭馆窗口
在所有人四处逃难的年代
我有过
 
2017,10,8
 
 
 
《巨人》
 
有一个巨人在我走出小区大门时
站在我的面前
 
我想去市中心,看望
一个很久没见的
朋友
 
给他带去一些问候
一些值得看的书
当然还有一瓶红酒
 
那个巨人
像一个充气的物体,站在我进城的一条桥上
 
我去敲那个朋友的门
嘿,有多久没见你了,打开门的瞬间
我搂了搂他的肩膀
 
那个巨人,从郊区
一路悄悄地尾随着我,他的头部
顶到了路灯上面甚至百货大楼的屋顶
 
我在朋友的房间,和他一起摆开了酒杯和筷子
在桌子上摊开报纸
放上牛肚,花生,卤猪头肉
外加一壶喝完又烧
烧完又喝的茶
 
半夜,我吹着风
从楼梯上面下来,我的朋友出来送我
我们都非常的愉快,哦,我们谈了一晚上的诗歌,有关诗歌实验的想法
也谈了一晚上那狗娘养的独裁者,神经病
和撒谎者
 
我离开的时候
月亮就挂在凌铁大桥上面
那个巨人,从远处的楼房慢慢挪动过来
 
他手上,举着一棵树
也拎着一座高楼
 
在我做梦的时候
我知道,他正从云朵的高处,俯视着我
 
2017,12,12
 
 
 
《抢救诗歌》
 
诗歌不再主动说话,在现实面前变得胆小
得了晕眩症,看见血就开始腿软
诗歌躲到了房间
那里特别安全,没有抗议和子弹
诗歌,很多时候变成一种玩具
被一个两个拿去充气
玩腻了然后扔在
楼道和墙角
 
抢救诗歌!我的脑袋向我发出指令
我把诗推出门
让他完全站到人群中间
让他去了解人们为什么会发出呼啸
给他的腿鼓劲
让他在秘密警察的恐吓面前别颤抖
有自己的独立见解
大声争取自己的权力
抢救诗歌,我让他跳上救护车
像一个真正的医务工作者
出门,带着药箱
去给濒临死亡者打上一针
让他像一个志愿者
戴上帽子
去街头承担更多的社会意义
抢救诗歌,当他受伤,发烧,我给他输液
处理他的伤口
重新接上他被黑夜撞断的上肢
把他的头颅摆正
眼球擦明亮
手洗干净
抢救诗歌,现在他是一个全新的具有勇气的人
他代替我站在语言的监狱
带铁钉的舞台
和站满警察的十字路口
 
2017,2,7
 
 
 
《在我的生活里》
 
在我的生活里我会拒绝掉某些东西
比如:撒谎者。无原则吹捧
鹦鹉和眼镜蛇的人。
不顾事实,把镜子和天空涂黑的家伙。
还有就是,缺乏自我认知
把某种局限
当作世界真理的混蛋
杂种。
 
对于这些,我的做法是
 
把它们统统塞进金属罐子
撒一把盐
吐一把口水
 
然后盖紧盖子。
 
外面,那些蓝色的天空多美。
 
2017,11,18
 
 
 
《让诗反过来,写一下我》
 
一直都是我在写诗,但最好
也让诗,反过来
写一下我
 
嫌我不够变形
因此给我一个魔方,觉得我不敢从悬崖蹦下
因此给我一个翅膀
认为我没有足够的发现
和转化能力
因此给我一个钻头,一种生物酶
和化学反应
试剂
 
我站在舞台的后台,在镜子前面
任由它给我化妆
变成一个小丑我就朝主角做一个鬼脸
描画成一个鹰头人
就猛地向屋顶飞起,打扮成一个
守夜人
就向天空放一串鞭炮
我很乐意自己
被诗写成一个窗口,一扇门
写成扭动的树
写成一只滚向大海的皮球
 
一直都是我在写诗,但今天
诗反过来开始写我
我也终于习惯在黑夜中用月亮去写太阳
用云朵去写星星
用梦中的八爪鱼去写冒烟的现实
 
2017,6,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