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们只能这样活着 (阅读138次)



 
我们只能这样活着
 
 
有黑色的鸟在我们的头顶上奔跑
有背着面孔躲在后面的人让我们找他
可我们总是找不到,我们到
更远的地方找,也是找不到
仿佛我们在箱子里翻找那些遗物,可那儿
只有被看过数次的东西,并没有父亲、母亲
我们握不到那另一只爱或被爱的手
仿佛踉踉跄跄下楼时没有握到生活的扶手
 
我们走在前面我们记得
曾经是我们跟在后面,我们是
有玩具和有月亮的儿子,我们在上半夜
跟着谁回家。我们并不会想到
有一天会有谁在跟着我们,我们回过头来
却找不到
用过的床单,需要用手去轻轻地抚平
 
我们并没有意识到
生活会真的如此
曾经灯火闪烁,一切都是热的
而后,万籁俱寂
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我们只能这样活着
有黑色的鸟儿在我们的头顶上在使劲地奔跑
我们并不能说话
2018.01.10
 
 
记住那儿
 
 
记住那儿,我们曾在那儿走
记住你穿过的鞋子,它曾在街上走
 
记住那小小的屋子,它的门
那棵歪倒的果树,它没有任何痛苦
在你尝过的每个果子上,都咬个深深的牙印
 
记住时间并不可信
它会撒谎,你吃过的东西
并不是只有甜甜的桃子
还有又苦又硬的干杏仁
 
记住那些你相信的和那些你照看过的
记住人每天都要醒来,但每天晚上又会睡着
在每个死者的坟前都做个贪婪的记号
像你在甜甜的水果上咬个深深的牙印
别让来者在哭你的时候哭错了坟
 
记住时间并不保留什么
一切都要由人深信,由人
创造,收下、藏好,并在深夜保存
那些躺在下面的人已经不能再给你什么他们
想跟着你回来,已经不再回来,像一件睡衣被火烧尽
2018.01.11
 
 
割手腕
 
 
1
母亲从未问过孩子
为何割手腕
母亲在忙着洗衬衫
 
父亲从未问过母亲
为什么洗衬衫
父亲在忙着做午饭
 
他们的女儿
从未问过父亲为何做午饭
她在割手腕
从未问过母亲为什么洗衬衫
她在割手腕
 
2
我们也从未去关心那些老妇人
她们和人们迎面相遇
人们并不去看她们
但对于那些鲜艳的年轻女孩却不一样
对于从树上掉到头顶的一片落叶却不一样
 
她们与人们在路上迎面相遇
人们往往是远远地绕过去
小时候,我们跟着暮色从田野里回家
路过清冷的墓地时,也是远远地绕过去
 
在永恒和历史的家中
我们帮人割手腕
2018.01.12
 
 
那安排我们的
 
 
在我见到你的那天,那些地上的草多么的甜蜜
当我和你肩并肩靠着稠密的草叶在窃窃私语
我的心是多么想把它所有的爱和哀伤都倾注给你
当我想到多年以后,我和你都要躲到一棵杨树的后面
那里已经没有爱,没有话语,只有风吹着草叶吹着灰尘的耳语
安排我们的,是命运,它让我们至今
都还没有在一起,我们的罪要全部赎完,才能平静地安放我们的身体
冬天的黄昏是那么短暂,仿佛一阵星光还没有亮起,就已消失
今晚的毛毛细雨中,一只看不见的鸟儿冒雨在远处叫着
我又想起你说过的话和你什么也不说时对我的注视
我能听得见那鸟儿的孤单,那鸟儿的寒冷,和它嗓子眼中的疲惫与颤栗
2018.01.09
 
 
家园
 
 
和我一起坚守吧:冬日的家园,覆雪下的
土地
我们从每一种牲畜的眼里看我们自己
它们的眸子漆黑,在夜晚更黑
终于有了响动,黎明的光线来到了
我们的家里,我们听到了
近处的喘息和远处的车轮
驶过更远的陌生的土地
雪早已停止,而光呼唤温暖的菩萨和日子
快乐的手触摸到痉挛的肌肤和界石
雪人融化,而她的腰身更加洁白
美丽的死者和梦共同渗漏出
潮湿的灵魂和明亮的词
但一个日夜兼程的人,在他有幸洞悉未来
和词与存在的秘密之前,还必须
在泥土持续积起的尘世上日夜兼程
直到灯火弥漫的钟声再次在土地上升起与停息
2018.01.13
 
 
绿皮火车把我送到这里
 
 
绿皮火车把我送到这里
我到的地方是一个热烫的海岛
大海整日抱着
像好心的妈妈
抱着一个他人家的孤儿
太阳把田地和雨林分开
光线把日子分成白日
和黑夜
我把自己终日
藏在房屋的一角
以免被热浪过早蒸发而去
 
每夜每夜我让房子里的灯亮着
以使有人知道
我活在这里
每夜每夜我在灯下坐着
仿佛这就是我出生的房子
 
我用书籍垒起的墙越来越高
仿佛我住在另一个世纪
 
很久以前我就离家在大地上漫游
但每晚都有一只篮子提着
把我送到母亲的手里
家门和天国的门一样
都是那么的狭窄
每一个儿子起身出门
都会被牢牢卡在那里
 
岁月将它车轮的轰鸣继续
扑在我热热的耳朵上
每晚我都在灯下坐着,面对着一张空荡的白纸
2018.01.13
 
 
把快乐的日子给自己
 
 
如果不是后来的差错
我应该是个吹唢呐的人
或者是个木匠
我在结婚的人的筵席上吹着我的唢呐
在死去的人的葬礼上
吹着唢呐
我可以给一个孩子打一个小板凳
给一对新婚的夫妇打一件原木的家具
打理好田地,照顾好我所爱的人
可是在我十一岁那年
我在牛栏里捡到了一本
马克思的书
我读了从此开始思考人生为何物
应为何物
后来我又迷上了写诗
用一根木条敲着空罐子
我的时间大多都这样浪费了
怀疑,绝望,直到如今仍是
 
所以,亲爱的兄弟
我不想让人读书
也不想让人写诗
这两件事
都会让人无穷无望地沉入生与死之思
 
所以,亲爱的兄弟
信我吧
别去读太多的书
也别写诗
 
信就写到这里
别回信给我
把我寄给你的水果给孩子
把快乐的生活和日子给父母和你自己
2018.01.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